65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 第290章:给你福利要不要?
    一秒记住【65小说网 www.65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结实修韧的手臂上,被她咬出了一圈小小而秀气的牙印。百度搜索65小说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她当真没有嘴下留情。

    可能是将心中的不满、委屈、羞恼等各种情绪都发泄出来了,温阮倒是没有那么气他了。

    刚刚被他狠狠亲过,她眼里还带着一丝迷朦的水汽,脸颊绯红未完全褪去,有着说不出来的滟潋动人。

    他盯着她泛红的唇瓣,眸色暗了暗,“给试用期么?”

    温阮想到视频里厉双儿那些话,想必她是真对霍寒年没什么感情的。

    他说能处理好,应该也是能处理好的!

    温阮沉默的几秒,突然抬起头看向霍寒年。

    被她那样一看,他呼吸加重了几分,“入股不亏。”

    温阮被他的话,逗得扑哧一笑,“我考虑考虑,你先换身衣服,我们去医院。”

    听到医院二字,霍寒年微微皱了下剑眉,直接回拒,“不去。”

    “你必须去做个胃镜检查。”

    “不碍事。”

    温阮上前一步,素白的小手,忽然揪住他胸前的T恤。

    霍寒年冷峻的身子一僵,垂眸看着抓着他的白皙柔荑。

    “阮阮,我不介意你对我做点什么。”他坏坏的勾了下唇。

    温阮踮起脚尖,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不去医院,我现在就告诉你答案,我拒绝给你试用期。”

    霍寒年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了下来。

    温阮关了火,转身就要出厨房。

    走到厨房门口,身后的人跟了过来。

    他一把握住她纤白的小手,拉着她一起进了他的卧室。

    他将她压到床上,双手撑到她脑袋两侧,“去,不过再亲一次。”

    不待温阮说什么,他就强势的吻了上来。

    还没来及得深入,就听到她唔唔的说了句,“你是不要将感冒传给我?”

    霍寒年这才想起,自己昨晚淋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冷水澡。

    “该死的!”他身子往她边上一躺,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

    温阮看到他丧丧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

    细白的手指,朝他肌肉紧实的手臂戳了下,“快去换衣。”

    他突然侧着身子,修长的手撑着侧脸,黑眸半眯的看着她,“你去给我选。”

    他眼睛属于典型的内双,细长、漂亮,睫毛又浓又密,像是自带眼线,瞳孔如黑琉璃般,清冷中又仿若漩涡,吸引着人不断地沉沦、深陷。

    温阮丝毫不怀疑他在无形之中撩她。

    她嗔了他一眼,从床上爬起来。

    走到宽大的衣帽间,她转了一圈。

    啧啧砸了下嘴巴,这人衣服,只有两个色。

    黑,白。

    老沉得好像三四十岁的人一样。

    挑了件黑色丝绸质感的V领衬衫,同色系九分长裤,她拿到卧室递给他。

    “你换衣服,我先出去。”

    霍寒年将温阮拉住,“给你福利,你不要?”

    温阮小手握成拳头朝他砸去,“别耍流氓,我才不要。”

    霍寒年舌尖抵住后槽牙,低笑一声,那声音仿若从胸腔深处发出,磁性又撩人。

    温阮面红耳赤的瞪了他一眼,小跑着出了卧室。

    刚到客厅,手机铃声响起。

    大伯母打来电话,问她逛完街没有,什么时候回家吃晚饭?

    温阮想到还要送霍寒年去医院,她对大伯母撒了个谎,声称要跟在帝都上大学的高中同学在一起吃饭,晚点才会回去。

    接完电话,霍寒年从房间出来了。

    看到他的一瞬,温阮差点不能呼吸。

    他特么,就是故意的!

    裤子穿好了,但没系皮带,有点松垮,他看着清瘦,但其实全是紧致的肌肉。

    宽肩窄腰,锁骨下方,是肌理分明的胸膛和块块如壁垒般排列的腹肌,结实强劲又不会显得夸张,恰到好处,人鱼线一直蔓延至裤腰。

    温阮不太喜欢肌肉超大块的那种身材,霍寒年的刚刚好,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

    温阮颤着长睫挪开视线。

    霍寒年走到她跟前,垂眸看着她白里透红的小脸,“怎么样,喜欢吗?”

    温阮恨不得朝他踹去一脚。

    让他换个衣服,还这么騒里騒气的!

    “快点扣上扣子!”

    他盯着她,笑容邪痞,“替我扣。”

    “霍寒年,你别得寸进尺。”

    他没有说话,修长玉净的手指,捂了下胃,剑眉蹙了蹙,作出一副不太舒服的样子。

    温阮,“就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

    霍寒年挑了下英气的眉梢,骨节分明的长指挑起温阮下颌,“阮阮,你这话就不对了。”

    温阮一边系他替扣子,一边哼出一声,“你还能找出比你脸皮厚的?”

    霍寒年双手搂住温阮盈盈一握的纤腰,英俊的脸庞朝她靠近几分,“秦放不比老子脸皮厚?”

    想到秦放那小子的嘚瑟和炫耀,霍寒年磨了磨牙,“等他来帝都,老子要好好整下他。”

    提到秦放,温阮替霍寒年扣衬衫扣子的小手微微一顿,她抬起清澈盈亮的鹿眸,“你会在感情还没有成熟的情况下,夺走我最重要的东西吗?”

    霍寒年呼吸,一滞。

    他怎么可能不想,发了疯似的想!

    但他不能。

    霍寒年盯着温阮看了几秒,薄唇里吐出几个字,“你还小。”

    温阮见他盯着自己锁骨,她脑袋一热,回了句,“我不小。”

    霍寒年拍了下温阮的脑袋,眼神别有深意,“你说的对。”

    温阮用力推了他一把,耳朵泛红的与他拉开距离。

    剩下的几颗衬衫扣子他自己系好,温阮将褒好的粥盛了两碗放到餐桌。

    两人吃了东西后,一起出门。

    到门口的时候,霍寒年将温阮拉住,“你住你大伯母家习惯么?”

    温阮嗯了一声。

    霍寒年单手抄在裤兜,嗓音低沉沙哑的道,“这里只有我一人住,你要不要搬过来?”

    不待温阮说什么,又听到他说,“离帝都大学比较近,你平时可以走路去上学,我只是偶尔住这边,不会打扰到你。”

    温阮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了。

    “我跟倾语说好了,等她来这边上学,一起在外面租房子。”。

    提到叶倾语,霍寒年就想到她俩以老公老婆互称,他脸色沉了几分,“什么时候来个男人将她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