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成偏执霍少的小仙女 > 第224章:只要我在,就不会允你伤害
    一秒记住【65小说网 www.65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温阮透过后视镜看向开车的秦放,纤眉紧拧的道,“秦放,车速太快了,不能减速吗?”

    秦放额头上的冷汗落了下来。

    他拼了命想将车速减下来,可就是减不下来。

    刹车好像出现故障了。

    可是,他的新车才开了一两回,怎么就出现故障了?

    由于从郊区回市里,道路两侧,是万丈悬崖,若跌下去的话,很可能会粉身碎骨!

    霍寒年见秦放减不下车速,他面色沉凝的道,“刹车失灵了?”

    秦放惊慌失措的点头。

    他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前面不到一百米就是个弯道,刹车失灵的话,车身会随之往外甩,车速会变得更加无法自控。

    霍寒年皱了下剑眉,黑眸漆漆地道,“方向盘往左打30度,放松身子,紧张只会更糟糕!”

    秦放刚要照霍寒年的做,前面突然驶来一辆小货车。

    小货车行驶的速度相当之快,并且没有按道路行驶,分明是朝着秦放的车子撞来。

    秦放吓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霍寒年眼疾手快,倾身去稳秦放手中的方向盘。

    险险避开了小货车的碰撞。

    但小货车拐了个弯后,又从后面气势汹汹的追来。

    温阮见情况不妙,赶紧给暗中保护她的保镖打电话。

    同一时间,霍寒年吩咐秦放加档,踩油门,以疾驰的速度驶过弯道。然后又迅速调头,在小货车驶来的一瞬,先跟它撞了上去!

    小货车始料不及,大奔撞上来的一瞬,小货车侧翻,不受控制的朝悬崖坠去!

    大奔在撞上小货车后,车速不受控制,车尾重重地撞上了防护拦,然后,同样朝着悬崖坠去。百度搜索65小说网,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温阮身子跟着车子一同往后仰,心跳,到了嗓子眼。

    眼看车子要栽到悬崖,在悬空到一半时,被卡在了防护栏中间,停了下来。

    车身摇摇欲坠,仿若只要车里的三人稍微动一下,就会坠下去。

    温阮脸上的血色,褪了几分。

    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不害怕。

    秦放已经吓得两腿发软发抖了。

    唯有霍寒年,他一双黑眸深得如同泼墨,浓稠得能滴出水来。

    棱角分明的轮廓,阴沉到了极点!

    他拿出手机,拨打救援队电话。

    很快,暗中保护温阮的两名保镖过来了,他们拿出绳索,将大奔和他们开的车绑定在一起,暂时能稳住车中三人的安全。

    没多久,救援队就过来了。

    霍寒年,温阮,秦放三人获救。

    后车窗的玻璃碎了,有碎片插入温阮纤瘦的肩膀,衣服被染上了点点腥红。

    但她楞是没有吭过一声。

    救援队叫了救护车过来,三人一同上了救护车。

    护士在车上替温阮处理了肩膀上的伤口。

    秦放和霍寒年也受了点伤,但没有温阮的严重。

    看到温阮肩膀血肉模糊,护士从里面取出好几个玻璃碎片,秦放和霍寒年都变了脸色。

    秦放捂住眼睛不敢看。

    光看着就疼,温小祸水却一声不吭!

    而霍寒年,看着温阮的眸色,越来越暗,越来越深。

    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

    ……

    市医院。

    三人都被医护人员带去进行了检查、包扎。

    吴警官得到消息,先去了事发地,又匆匆赶了过来。

    “小货车是个废弃车,车里一个司机,我们找到时,车子发生爆炸,暂时还查不出司机信息!”

    吴警官看着面色阴沉,黑眸里像压着一层狂风暴雨的霍寒年,“这次跟上次的,应该是同批人吧?”

    霍寒年紧抿着薄唇,低冷地嗯了一声。

    “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有人想要你性命?”

    霍寒年眼底里的色泽冷了几分,没有再说话。

    ……

    温阮并没有将肩膀上的伤放在心上,原本她都不想来医院的。

    她在医院后花园找到霍寒年。

    他站在一棵樟树下,黑衣衬衫被夜风吹得微微鼓起,身形笔直淡漠,浑身透着股阴寒的气息。

    他修长的指尖,夹着一根香烟

    缭缭升腾的烟雾中,他的轮廓显得讳莫如深。

    温阮感觉到他身上气场的变化,像是有什么压抑又紧绷着。

    她走到他跟前,纤眉一拧,踮起脚尖,将他指尖的烟抽走。

    “你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要抽烟!”

    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烟被她抽走后,他又从裤兜里重新掏出一支。

    温阮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看着他凌厉又紧绷着的下颌,她有些恼火的道,“霍寒年,今天的事,我和秦放都不会怪你……”

    温阮话没说完,阴郁冷漠的少年,就低头睨了她一眼,眼神漆黑幽冷,像是没有任何温度一样,“你是我的谁,凭什么管老子?”

    温阮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间。

    四周的空气,明显冷凝了几分。

    温阮纤长的羽睫颤了颤,想说点什么,却听到他再一次开口,“你累不累?”

    看着他眉眼敛着的戾气与阴沉,温阮垂在身侧的双手微微收紧,“我不累。”

    “可是我累。”

    温阮又是一梗。

    气氛更加闷滞了。

    温阮胸口像是被块石头堵住了一样,闷闷的,让她有些难受。

    不知过了多久,她轻幽幽的问,“是我让你累了么?”

    霍寒年颀长清瘦的身子靠在树杆上,将烟咬到了薄唇间,低头,拿出一个银色打火机。

    幽蓝色火苗窜起,照亮他棱角分明的清瘦脸庞,一半在明,一半在暗,光影绰绰,神秘又危险。

    他刚将烟头点燃,下一秒,又被一只小手抽走。

    “霍寒年,只要我在,就不会允你伤害自己身体!”

    少年抬起修长深黑的狭眸,没有表情的俊脸冷若冰霜,如炬的目光如一把锋冷的利剑落在温阮清丽纤尘的小脸上,“你以为你是谁?”

    温阮呼吸一紧。

    他今天很反常,说的话,相当伤人!

    她冰雪聪明,岂会不明白他心中所想?

    无非是今天她和秦放遇到危险,差点坠进悬崖,让他觉得是他连累了他们!!

    她长睫轻颤的看着他,“霍寒年,你能好好说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