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594章 就是找他
    第594章 就是找他

    剑星道人并没有理会周围的后辈弟子,说完之后,当先一步朝外飞遁出去,太余道人没有二话,当即跟在剑星道人身后朝外飞遁出去。

    蔺如是陆嵋山二人却是稍稍落后了些许,剑星道人这位师叔蔺如是熟悉的很,不过眼下还有陆嵋山并不是自己宗门师兄弟,还要解释一番才好,行进间蔺如是朝陆嵋山传讯道:“陆兄,不好意思,先出去一下吧,我这位师叔可是霸道的很。”言语中颇有些歉意。

    陆嵋山倒是没什么,他自己只是元婴修士,能够藉此机会认识几位分神大修士,还求之不得呢,点点头示意无碍。

    跟在剑星道人身后的几人都在暗暗揣测,究竟是何方高人,能够让剑星师叔亲身出迎,只是又随意便带上自己一行元婴后辈,似乎有些失礼,剑星师叔没有解释,也没有哪个人敢开口相问,唯一肯定的是,似乎这位尊贵客人与那甲字一号院中的客人有些关联。

    很快众人便觉察到了不对劲,按说迎接客人应该去山门处才对,但剑星师叔却直直遁向了星罗峰,星罗峰是什么地方,天星宗所有人都知道,每一个天星宗门人弟子初入天星宗都会先在星罗峰修炼,那里是天星宗外门弟子所在,就算蔺如是,太余道人这样的内门弟子除非有要事,也极少再去星罗峰那里,今日剑星师叔这位核心弟子居然会亲临星罗峰,外门弟子,核心弟子,相差何止万里。

    片刻之后,剑星道人一行人便落在了星罗峰上,刚刚落下没有数息,便有数名元婴修士急急赶到,领头一人身形富态,双目精明,不似修士倒像是一个精明掌柜,看到剑星道人几人连忙施礼:“见过剑星师叔,闵秋来迟,还请师叔几位恕罪,见过几位师兄,诸位可是星罗峰的贵客,请师叔和几位师兄到大殿一坐。”

    这位富态老者闵秋也是内门弟子,如今负责外门弟子事务,自然认得宗门内核心弟子以及几位天才师兄,只是他也心中纳闷,不要说剑星道人这样的核心弟子,就算是蔺如是这位天才弟子,几十上百年也难得一见,如今如何会有闲心跑到星罗峰来。

    剑星道人没有接他的话,扫探了几眼之后沉声说道:“闵秋?大殿不必去了,你将一年以来投身进入宗门的修士名册取一份来,我要查看一下。”

    恩?听到剑星道人的话语,所有人都愣了,堂堂核心弟子,怎么会关心起外门弟子来,这些事情还不至于惊动核心分神弟子啊,就算几十万外门弟子加在一起,也不应该放在一名分神核心弟子眼中才对。

    闵秋道人一脸忐忑,心中猜测,莫非这位师叔是来找自己的毛病,这些年掌管外门,委实得了不少好处,但这似乎也不至于惊动这位师叔才是,原本负责外门就是如此,否则又有几个内门弟子会放弃修炼,一次便要花费百年时间来管理这些俗事,难道外门弟子中出了什么问题?心中忐忑,闵秋却也不敢多问,当即朝自己身旁一人吩咐一声,那人得了命令之后,一个闪身便飞遁离去。

    看到周围几名后辈一脸疑问,尤其是闵秋还有些紧张,剑星道人说道:“不关你的事情,我只是要找一个人,若他真在,你也少不了一分功劳。”

    听到剑星道人的语气并没有半分责怪语气,闵秋道人也唯有暗自安慰自己,功劳倒是不必,只要不是什么大错就好,只是不知道自己这位师叔究竟要找什么人。

    其余几人也在暗暗揣测,难道一年之中有什么天资卓绝之人投入宗门?只是剑星道人说完一句话后便不再多言,只是远远望着刚刚那人飞遁离去的方向。

    不多时,那人便又飞遁过来,落下之后,当即将一枚玉简交与闵秋道人,闵秋道人也不敢丝毫怠慢,立即将玉简交给剑星道人。

    没有说话,接过玉简之后,剑星道人当即将神识没入其中,不过数息之后,便看到剑星道人收回神识,朝闵秋说道“闵秋,将这几名元婴修士都唤来。”

    所谓八百元婴入内门,那是指在天星宗修炼晋升元婴,但如果本已晋升元婴再来投身入门,却是没有这个说法,就算金丹后期进入宗门再行突破也不行,否则若天星宗内门如此好进,那轩岚之域不知有多少元婴修士会直接投身入门了。

    事实上,已经晋升元婴的修士托身进入天星宗,成为一个外门弟子,都有自己的打算,绝大多数都是为了天星宗这面大旗而来,否则便是天星宗这样的大宗门,身为一个外门弟子又如何比得上其他一些小宗门对元婴修士的待遇。

    修真世界每天都有数不尽的仇杀之事,总有许多修士得罪了惹不起的敌人,这些人或者潜藏隐修,或者托庇于大宗门之中,每年都有不少元婴修士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投身进入天星宗,对于这样的修士的想法,天星宗自然也清楚,肯定不会和从小培养的一般对待,便是资质极佳之辈,也需要重重考验才能考虑让他们进入内门。

    难道剑星道人要考验这几名元婴修士?并不是没有过这样的先例,有一些危险任务,也容许外门弟子中的元婴修士出马,也算考验这些人对天星宗的忠诚度,只是似乎这样的事情也不该由剑星道人这位核心弟子出马才对。

    闵秋心中还在猜测,手中早已取出传讯玉符,传入几道讯息,随即将玉符收起,静立一旁,等待几名新进入的外门元婴修士的到来。

    方言来到天星宗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只是他没有如胡道人所言,直接去找那些核心弟子比如剑星道人,甚至没有和那常辉道人,太余道人联系,就连自己的传讯玉符也换了一块,对于天星宗的一切,方言听到的都是传闻,虽然名声不差,但许多事情,方言还是要自己看看才会做决定,因此如今的方言便成了天星宗一名外门弟子名叫严复。

    这段时间以来,方言去过几次天星集市,太多的事情还无法了解,但是胡道人所言天星宗护短却已经听闻过好几次,并不是一味偏颇护短,而是不允许别人以大欺小,以多欺少,至于后辈公平争斗落败,天星宗却是不会插手半点,这点倒是深得方言心思,若是一味护佑后辈,方言反倒看不上了,那和那些纨绔二代又有什么区别。

    这一日,方言刚刚从天星集市上卖了些丹药后返回自己的安静院落,这也是方言身为一个元婴外门弟子的优待,那些金丹之下的弟子可没有这样的院落,刚刚坐定的方言正打算开炉炼制些修补识海损伤的丹药,忽然收到了一道讯息传入自己的传讯玉符。

    闵秋道人?方言和这位外门执事并无深交,除了第一次投身入门的时候打过一次交道,后来便没有见过面了,却不知他为何会传讯息给自己,山顶广场?

    方言微微思量一番,便起身离开自己的院落,朝山顶处飞遁过去,半路上,方言才发现还有几道元婴气息也和自己一样朝着山顶处飞遁过去。

    不多时后,方言便来到了山顶广场,忽然间,方言身形一顿,他看到了远处的剑星道人,没有丝毫犹豫,方言当即掉转身形,便要朝来路返回,现在的方言还没有打算与剑星道人见面。

    只是方言刚刚转身,便听到剑星道人哈哈大笑之声传来:“方言,你果然在这里,怎么见到我便要逃,我有这么可恶?”

    居然是来找自己的?方言心中一愣,自己来了天星宗并没有露出丝毫气息,不要说星葬法袍,就连星云诀也没有动用过,这位剑星道人为何会知道自己身在此处,还专门跑到这里来找自己,胡道人不是说核心弟子根本不关注外门弟子吗?

    心中思量,方言却也知道自己今天躲不过了,一个闪身飞落下去:“方言见过剑星前辈。”

    “哈哈,好,闵秋,你和其他人回去吧,我就是找这个小子。”剑星道人看着方言站到自己身前,朝那边的闵秋挥挥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