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574章 失败
    第574章 失败

    将近两天之后,几滴本命精血已经被方言收入体内,完全炼化还需要花些功夫,却是急不来了,先前已然被那妖兽炼化了些许,一进一出间又损耗了不少,不过方言已经很满意了,此刻他正盯着手中最后一滴血滴,那滴妖兽所化的乌黑血滴。

    顿了片刻,方言一道手诀打出,裹向这滴乌黑血滴,一丝丝力量从乌黑血滴之中被抽出,随即进入自己身体之中,方言早已将梵诀锻体术催动,裹挟着这丝丝力量在身体之中缓缓流转。

    若有人在一侧,便能够觉察到方言身体之外一道道波动忽隐忽现,依稀间便是那妖兽催动的符文,只是方言早已陷入不问外事的修炼意境之中,却是不知道这些情况。

    之前在那平台之上汲取那黑气之时,方言便有些许感觉,如今这乌黑血滴之中力量精粹了不知多少,随着丝丝力量入体,方言立时便感应到了一股莫名之意,不同于自己以往汲取的任何力量,不是灵气灵石的感觉,也不是无上灵气的感觉,而是一股非常玄奥的意境。

    不知道过了多久,方言手中的乌黑血滴消失不见,方言猛然间睁开了双眼,满是欣喜之色,稍稍一顿,便看到方言将梵诀锻体术又一次催动起来,原本已然到了二层顶峰的炼体功法赫然已经突破。

    只是片刻之后,方言的神情便露出失望之色,梵诀锻体术如方言所料,突破到了第三层,方言的肉身强度立时提升了数倍,现在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方言的肉身催动到极致已然超越了下品灵器的防御,达到了普通中品灵器的防御,只是方言这一刻发现那一滴乌黑血滴并没有让自己的梵诀锻体术完全突破,只能说冲开了一个小小缺口,但是现在那滴乌黑血滴已然消耗一空,不用多久,这道缺口会重新被堵上也说不定。

    想要彻底巩固梵诀锻体术的境界,方言唯有一个选择,放弃退出门户,再上骸骨之阶,根据胡道人之前的言语判断,方言几乎可以断定,上面肯定还有这种血滴幻化出的妖兽,若是再灭杀一只,得到一滴乌黑血滴,自己的梵诀锻体术绝对可以完全突破,或许要浪费些许时间,却极有可能让自己实力大增,对于自己进入落雷渊同样有巨大好处。

    微微思量,方言神情立时坚定,当下起身,朝着身前的骸骨之阶踏上,一步踏出,身后处的那阶台阶消失不见,随之而去的还有那道应该是退出之路的门户。

    有进无退,方言早有经验,催动护体功法,蹬蹬蹬便朝上而去。

    那股威能压力又开始增加着,更猛烈的轰击轰到方言的肉身身上,不过方言已然突破的梵诀锻体术催动之后,比先前还要轻松几分,六倍、七倍、八倍、九倍,半个时辰之后,方言又一次停了下来,再踏出一阶便是十倍压力了,那柄无极天门剑便插在这一阶台阶骸骨之上。

    按照方言判断,一步之后,便应该是又一处可能出现退路门户的地方,也该是又一只妖兽出现的地方,也是自己之所以没有退出的目标所在,顿了片刻,方言放了一颗玉露灵丹在嘴中,深深吸一口气,迈步踏上这一阶台阶。

    上一次早已证明胡道人他只能存身于星葬法袍之中无法遁出帮忙杀敌,现在方言的帮手唯有两只灵宠,虽然两只灵宠修为要低,但是身为妖兽的它们也算皮糙肉厚,就算不能帮助自己轰杀对手,也可以吸引几分注意力,只是有了先前与红秃子几人的莫名分开,方言不敢现在便将它们放出,生怕会踏入不同空间之中,唯有等待见到那平台妖兽之后再动作。

    哪怕是做足了准备,方言依旧没有觉察到周围有丝毫波动,如先前一样,一步踏出之后,便看到了台阶已然不见,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个十余丈的平台,以及一只牛头独足的妖兽,只是那柄杜天野道人嘴中的无极天门剑不见踪影。

    不假思索,方言一道神识便要将两只灵宠放了传出来,却不料,原来受到压制的不仅仅是自己的森然卷轴空间,就连灵宠袋也同样,神识能够探入,但却根本无法将两只灵宠放出,那边妖兽早已跃起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哪里还会让对方的轰杀击中,方言连忙将神识收回,根本没有丝毫停顿立即催动身法开始闪避,错身之时,直接轰出一拳击向这只妖兽。

    眼前这一只妖兽感应之中与前一只没有什么区别,两个照面之后,方言便觉察到了不同,这一只要远远超过前一只,自己两拳虽然没有正正击中,但威力绝对不小,对方居然只是微微一顿随即便又朝自己撞杀过来,而自己不过被它的轰击扫到了边际,便觉察到气血翻涌,虽说有自己先前损耗了精血的缘故,但是眼前这一只牛头独足妖兽的强大毋庸置疑。

    如此妖兽,可以想象若是被它正面轰中之后是何等景象,而方言自己的攻击相比于它的肉身,又是那样微不足道,如此下去,便是方言将精血吐光又如何能够将它击杀,心中吃惊的方言连连闪动,不敢再像先前一次一样与妖兽正面对抗,拼着损耗精血来灭杀对方,现在的情况是,就算损耗精血,也难以将这只妖兽轰杀,方言唯有连连闪动,避免给妖兽有丝毫正面冲杀的机会。

    只是平台不过十余丈,方言身上诸多手段难以催动,不过几十息功夫,方言已经被连续扫中多次,之前损失的精血还未完全炼化恢复,转瞬间便又喷了两滴出去。

    从开始时候,方言便知道自己绝对无望登顶,去通过那巫祖立下的考验,获得那巫祖传承,而后成为一个武帝、战帝一般的存在,现在方言是为了一滴乌黑血滴,才放弃退出那道门户,毕竟梵诀锻体术对于方言来说太过重要,尤其是看到了突破的希望,最近以来,方言越发感觉到了那道印记的松动,恐怕不用几十年便会彻底破开,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几十年不过眨眼间,若非如此,方言又如何会冒现在的风险,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落雷渊,已经祭练了星葬法袍,胡道人都觉得方言进入其中危险重重,可以想见那里究竟是何等危险,方言自己一个元婴修士,若没有几分实力,便是去了,恐怕也会如胡道人所言一样,以失败告终,就算借助星葬法袍防御留下性命,但收取不到罡雷,和被轰杀陨落也没有太大分别,不过是时间罢了。

    眼下的情况却是出乎了方言的预料,如今看来,似乎放弃的不仅仅是那一道门户,还有自己的后路,不仅乌黑血滴无望,似乎自己便要陨落在此了,不过现在没有到最后,方言没有丝毫放弃,至少自己身上还有海量的丹药,价值几十万极品灵石的丹药,足以让方言支持很长一段时间,如今的方言已经不想击杀妖兽获取乌黑血滴的事情了,只是吞服丹药,炼化丹力,身形连连闪动,避免与妖兽的正面碰撞。

    转瞬间,百息时间过去了,还在不停闪动的方言,突然觉察到压力一轻,原本追逐自己的妖兽忽然之间不见了踪影,只是方言还未来得及放松,便感觉到一道空间波动将自己笼罩。

    “啊。”惊呼一声,方言眼角处只看到身前骸骨之阶又一次出现,而自己身侧似乎一道亮光闪过,似乎便是那柄门板一样的巨剑。

    怎么回事,方言尚未探查清楚,随意觉察到自己双脚已经踏足一块实地,正要催动星葬法袍护体的方言,忽然觉察到了两道熟悉的气息闪过,连忙压下了自己的冲动,随即催动雷厉灵甲护住身体。

    (感谢‘做小生意’‘網路小子’两位兄弟捧场支持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