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573章 第一滴血
    第573章 第一滴血

    星葬法袍仿佛没有存在一般,这只妖兽的轰击直接便轰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上,落在地上的方言尚有些无法接受,又一道怪异花纹闪起,这只妖兽脑已经又一次飞跃起来。

    哪里还敢再直接硬抗妖兽轰杀,方言顾不得胸中气血翻腾,当即闪身朝着一侧而去,妖兽一个转向,依旧朝着方言冲撞而来。

    猛然间,方言想到,这只妖兽实力强横,但却没有先前在平台之上那两只幻化出的更有威能,若是与红秃子几人争斗的那只,直接轰到身体之上,自己又哪里还能够站起身来进行闪避,恐怕早已被直接轰杀了。

    这只妖兽似乎并没有远距离轰击的手段,只有近身搏击这一招?方言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想到这里,后退中的方言当即双手连动,数颗灵雷闪现,朝着身后追击自己的妖兽轰杀过去。

    啊?方言突然发现,自己的灵雷根本没有爆开,灵光一闪便消失不见,仅仅一刹那,妖兽的第二次撞击已然落到方言身上。

    “方言,这是什么鬼东西,为何星葬法袍拦不下它的攻击,这又是什么鬼地方,空间居然直接吸收法术轰击,难道是禁法空间?”已经被惊动的胡道人同样惊呼出声,居然无视上品灵器的防御,这是什么样的手段,就算胡道人也从未听闻过。

    方言又哪里能够回答的问题,胸中气血翻腾更厉害,只是听到禁法空间时候,方言心中稍稍一动,催动功法,压下体内气血,手中连续弹射出几道最最简单的水箭,就如方言刚刚踏入修真界时候的手段。

    随即方言便看到几道水箭就在刚刚离开自己的手掌的一瞬间便如同破入虚空一般消失不见。

    不论是不是胡道人所言的禁法空间,方言都清楚自己的法术攻击已然没有施展的必要,白白浪费法力而已,没有丝毫犹豫,反手便将青云巨剑祭出,催动剑诀朝着妖兽斩杀过去,法术不管用,那我便催动法宝,莫非还能抵御法宝轰击不成。

    瞬息之后,方言便哑然了,这只妖兽确实能不能够抵御法宝轰击不知道,自己的飞剑根本无法催动离身,道道剑光刚刚闪现便如同先前水箭一般消失不见,手握飞剑本体倒是击中了妖兽,只是随着它身上一道符文闪现,飞剑威能瞬间消散不见,而妖兽动作甚至没有一丝停顿,又一次撞向了方言的胸前。

    终于压制不住,方言嘴巴一张,一口精血便喷射而出,一直紧追不舍的妖兽发现方言喷涌而出的精血,第一次停下了身形,连连闪动,便将漫天血雾通通摄走,而后站立在那里,露出一副满意神色,

    方言顾不得吃惊,心中只是大骇,从没有想过会遇到这种情形,灵甲没有效用,法术攻击被莫名空间直接吞没,飞剑本体轰击居然也被轻松化去,从站到这里还不到一息功夫,自己已然被眼前妖兽击伤,损失一滴本命精血,而自己的本命精血居然被对方直接吸收,空间只有十几丈见方,便是想避开也避不开。

    方言想要立即遁入森然卷轴之中躲避,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遁入法宝之中,诸多手段居然在这一刻通通没了作用,眼看妖兽又一次跃起朝自己而来,刹那间方言已经思绪百转却依旧没有一个方法,究竟该怎么办,眼看妖兽又要及身,方言唯有将梵诀锻体术催动到极致,将自己肉身防御催动到最强,硬生生来抵挡这道轰击。

    又一次被击中,第二口精血喷射而出,“啊。”方言大喝一声,已经百般无奈的方言唯有长喝一声发泄心中郁闷,看到妖兽就在自己眼前又在收取自己的本命精血,方言右手握拳便朝着妖兽轰击过去。

    本是泄愤的举动却有了意外结果,忽然间,方言觉察到了自己的拳头直接击中了妖兽身躯,飞剑都没有丝毫效果的妖兽,在自己一拳之下居然微微一顿。

    考验?肉身?巫祖?方言脑中瞬间便闪过无数念头,仿佛一缕曙光划开了漆黑的夜空,方言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

    胸中气血依旧翻腾不已,方言却是不管不顾,觉察到自己的拳头攻击居然有了效果,方言哪里还有半分迟疑,当即便不再如先前一般狼狈逃窜,身形闪动间,瞅准机会,便连连拳打脚踢,这已经不是修士手段,倒像是地痞流氓,不过方言却不是第一次这样与人争斗,记得当初方言刚刚筑基,与那虚丹修士毒罗交手,便是凭着自己强悍的肉身近身搏杀,最后又靠着一件高阶符宝才将那人击杀,那一次的斗法还让方言收获了一大笔灵石。

    只是后来随着修为的增加,方言肉身越来越强悍,却是极少再动用这种近身搏杀的手段了,无他,用不到,不到万不得已,又有哪个修士会选择这种方法,倒是许多妖兽都习惯用这种近身搏杀的招数。

    一人一兽,你来我往,方言又吐出一口精血的瞬间,妖兽也受到方言的连续轰击,一声吼声响起,同样大嘴一张喷出一口精血,方言觉察到了这股精血之中蕴含的气息,居然和自己隐隐相连,在妖兽摄取自己精血的同时,方言伸手一挥,将妖兽精血同样摄入手中,入得手来却发现其中大半根本就是自己的精血,妖兽尚未来得及全部炼化。

    吐出一口精血的妖兽却是萎靡了不少,方言顾不得炼化这滴精血,翻手收起,便又连连出拳,击向正在那里狂吼的妖兽。

    一人一兽你来我往,不过几十息便轰击了数百击,拥有丹药补充的方言逐渐开始占据了上风,随着又一声哀嚎之声响起,牛头独足妖兽砰然一声倒地,一只如此妖兽生生被方言击杀在地。

    方言也不轻松,妖兽刚刚倒下,方言当即便吞入了数颗丹药,只是这种地方,方言也不敢安心炼化,丹药刚刚入口,方言便将目光投向周围。

    恩?突然间,方言发现周围的情景又在自己没有丝毫察觉的情况下大变,身前处那道长长的骸骨之阶重新出现,这一刻,方言才发现,这节台阶之上,修士骸骨多了许多,整条台阶都被修士骸骨所覆盖。

    修士骸骨算不得什么,方言在自己的身侧居然出现了一道门户,这便是通过了一道考验?一直在找寻出路的方言当即大喜,原来这里便是一段考验的结束,自己想要离开,从这道门户中跨出去便可以。

    不对,那只妖兽尸身呢?台阶重新出现,那十余丈的空间早已消失不见,方言目光投向身前宽有数尺的台阶之上,却发现那只与自己近身搏杀,让自己损失了数滴本命精血的妖兽居然无影无踪,骸骨铺就的台阶之上,浮着数滴血滴,正在那里滴溜溜的摆动着,周围几滴之中居然都是自己的气息,根本就是刚刚自己喷射出去,被妖兽收取的本命精血,最中央一滴却是一滴乌黑如墨的血滴。

    方言挥手便将自己的精血收起,有这些精血在,只要自己将它们重新炼化入体,依旧会有损伤,但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收起精血之后,方言顿时将目光投向这滴乌黑如墨的血滴,一瞬间,方言便觉察到了其中蕴含的精纯力量,并非如自己精血中一般,而是一股古怪力量。

    猛然间,方言似乎觉察到了什么,随即将这滴乌黑血滴收入掌中,没有退身踏出门户,也没有立即盘膝修炼炼化自己的本命精血,却是开始细细探查这滴古怪血滴的气息。

    片刻之后,方言脸上露出了些许惊喜神色,这乌黑血滴之中,有一道方言熟悉的能量,便是先前让他梵诀锻体术提升到了二层顶峰的那黑气能量,只是这血滴之中的要更精纯,更纯粹,就在探查这滴黑色液滴的瞬间,方言便觉察到若是自己将这滴血滴汲取之后,自己的梵诀锻体术或许能重新突破三层。

    方言早已算计过,以自己现在的梵诀锻体术能够承担十倍于初识时候的威能压力,如今这里已然是五倍之多,若没有这道门户出现,方言也不用考虑,但是现在出现了门户,方言已经能够全身而退,却在这一刻又出现了这样一滴乌黑血滴,蕴含这精纯能量的乌黑血滴,极有可能让自己梵诀锻体术突破提升的乌黑血滴,却是让方言生出了别样心思。

    若真是如此,自己足有实力再等上这道骸骨之阶,究竟要不要试试?

    片刻之后,方言便生出了决定,不管后面如何,还是先将自己实力恢复再说,首要先将自己损失又收回的本命精血炼化,然后再试着炼化折翼滴乌黑血滴,若真如自己所想,能够将梵诀锻体术突破二层达到三层,足以让自己更进一步,到时候绝对可以承受几十倍甚至更高的威能压力。

    至于是否要继续朝上去,还是等有了结果再做决定,思虑至此,方言当即盘膝坐地,让深藏自己体内的两只灵宠包括紫灵胡道人随时注意四周,方言自己就在门户之前盘膝坐下开始炼化原本就是自己的本命精血。

    (二更到,明天朋友小孩满月,更新也要晚些,感谢诸位兄弟姐妹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