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486章 临近
    第486章 临近

    此刻方言手中便是那团被符文封印的雷之本,这些有些怪异的符文以及其中流转的法力,和自己以往所接触的有很大区别,尤其是其中流转的力量,也不是修士法力,而是妖兽的妖力,正是这些符文,让方言对于先前那只雷翼鸟的表现有了些许猜测。

    依照方言的推测,自己两次感应到这道雷之本的波动,正是因为那只雷翼鸟打开其上的符文,而它的目的应该和自己一样,也是要炼化雷之本,采取的方法也是分多次慢慢吸收炼化。

    只是它后来出现的时候闪现的空间波动,那里分明有一间洞府存在,却不知道它为何会将这么珍贵的雷之本随意置于山谷之中,或者是那颗雷光星球之上,根本没有别的东西敢于冒犯它的威严?方言想想,似乎极有可能,自己遁去的时候,那道山谷周围数万里之内,似乎就没有碰到别的雷翼鸟出现,应该是那只巨型雷翼鸟的领地。

    重重封印之中的雷之本便是有刹那波动,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发觉的,除非有人和自己一样将雷之本融入元婴之内,方言甚至想到,自己在星空之中那次感应八成也是因为这团雷之本的波动,否则尚在星空中飞遁,还在法宝之中的自己,元婴如何才能有那样的悸动。

    而那只雷翼鸟每次炼化一道雷之本的时间便应该是两个月左右,自己感应到这股波动,赶到那处山谷之时,应该是它刚刚收取了一道雷之本,准备炼化或者刚刚开始炼化的时间,随即被自己的动作将它惊动,正是由于它身体之中有尚未完全炼化的雷之本,才让自己有了逃遁离去的机会,而之后的追杀似乎也验证了这一点,若真是分神修为,催动雷遁之术,方言不认为自己可以与胡道人汇合,哪怕它落后了片刻。

    虽然不清楚事情是否和自己所猜测的一样,但是方言想来就算有所偏差也相差不大,总之如今是便宜了自己,这么一团雷之本,若说他之前收取的那些是小虾米的话,这一团绝对是一条大鱼,千倍不止,方言没有见识过分神大修士的雷劫,但就算是分神修士的大劫之中蕴含的雷之本,也不一定有这么多,若是这么一团雷之本放到修真集市拍卖会场的话,就算是分神大修士也会为它争破了头皮。

    只要将它完全融入元婴之中,方言对于罡雷的收取再没有丝毫担心,进入轩岚之域之后,只要能够找到罡雷所在,自己就一定能够收取,将辟邪雷光品阶提升。

    方言探出神识,开始细细探查这道雷光之上的封禁符文,半响之后,方言叹道:“想不到妖兽也有这等阵法造诣,似乎和修真界阵法禁制有不少区别啊,想要解开符文,收取其中的雷之本,还要花点时间才行,若是将这团雷之本全部炼化,不知道会是什么样,想来我再进入那雷光星球之中,也可以和那些雷翼鸟一样操控百里雷光吧。”

    稍稍休息的方言又一次将神识探入其中,慢慢揣摩其中构造,没有完全弄清楚之前,方言可不敢贸然去破解这些符文,这团雷之本能量之大,若是与符文起了冲突,恐怕自己的森然卷轴加外面胡道人的星葬法袍都要遭殃,何况研究这些妖兽布置的符文,对于方言的阵法修炼也有极大益处。

    一晃又是十几年过去了,胡道人颇有些无奈,这些年不说再没有先前在雷光星球之外那般爽快过了,就连平常的截留也比以前少了很多,不知道那位究竟在他的法宝空间内干什么,难道一直在睡大觉?偏偏自己想要传话,也找不到他踪迹所在。

    距离血色大漩涡越来越近,胡道人也越发的紧张起来,不再像开始时候那般全速飞遁,血色大漩涡附近危险重重,稍有踏错便会万劫不复,而且越是接近血色大漩涡,来往于两界之间的修士也会出现,这些人哪一个都不会比自己原先的主人实力差多少,恐怕如自己和那位两个元婴修士甚至是元婴中期的修士,是有史以来修为最低的组合。

    就在这一天,胡道人突然觉察到自己本体法宝空间之中闪过一道隐秘的空间波动,神色一喜,随即便听到了方言的声音:“胡道人,劳累了。”

    消失了十几年的方言出现在了星葬法袍空间之中,朝辛劳已久的胡道人打招呼。

    “方道友,你可算出来了,咦?”胡道人话语未完,便盯着方言上下打量,脸上尽是惊讶之色,眼前的方言依旧是元婴中期修为,法宝空间之中上百年时间修为并没有涨多少,但是胡道人却觉察到了眼前的方言和以前的有了不同,一种精神气质的不同,举手投足之间都比之前多了几许霸道之气,虽然方言依旧是那样的礼貌,没有丝毫倨傲之气。

    胡道人器灵之体,对于自己的感应没有丝毫的怀疑,他可以肯定方言这些年中有极大的收获,这收获并非是修为之上的,只是这股霸道之气极不稳定,若隐若现,或强或弱。

    猛然间,胡道人有种奇怪感觉,虽然星葬法袍恢复了三成,比初见方言之时提升了极多,但若现在自己和方言再次交手,恐怕结果比那次还要不如,甚至自己会落败也未可知。

    胡道人很快便发现了自己的心神变化,在方言身上威压最盛之时,自己心中居然会出现一种莫名的恐惧,心中一惊,这种心神变化,比斗法失败更加可怕,就算是器灵之体的胡道人,若是有了这股念头,提升境界之时也会受到心魔侵袭,大惊之下的胡道人连忙将这股念头驱逐出去,再抬头时,便看到了满脸微笑朝自己望来的方言,连忙拱手恭喜道:“方道友,这些年来收获不小啊,恭喜恭喜。”

    方言微微笑道:“不过收取了些许雷系灵物,算不得什么,道友辛苦了这么多年,也该休整一番了,接下来的路途便交给我吧,只不过道友需要将路途指给我才好。”

    说话间,方言一挥手,一道瀑布一般的星辰之力便朝胡道人落下。

    惊喜之中的胡道人连忙将这些星辰之力通通收起,有了这些星辰之力,星葬法袍再恢复一成也没多大问题,胡道人如何不喜,此刻的他早已忘了这十几年中对方言的不满,只是收起之后胡道人却是没有同意方言的提议。

    “方道友,告诉你路途没问题,这里的星图我也有一份,你可以研究一番,日后说不定还需要自己走一遍,不过飞遁之事,我们不如就在前面那颗星球待一段时间,我闭关一次,将这团星辰之力炼化之后,再出发比较好些。”

    方言没料到胡道人会如此说,听出了胡道人话语之中另有意思,当即问道:“胡道人,有话直说便是。”

    方言说话的时候,胡道人当即觉察到方言身上气势一变,一股威压一闪即逝,一股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威压,胡道人当即想到了自己当年的主人,以及许多分神大修士,唯有在他们面前,自己才会有这种感觉,如今居然在修为还要远低于自己的修士身上发觉,

    “方道友,这里距离血色大漩涡不远了,以我的遁速两年之内可以到达血色大漩涡之外的艾邑星,这段路途之上极有可能碰到分神大修士,若是他们觉察到星葬法袍遁光的话,肯定会忌惮几分,就算有人真要灭杀我们,我们也能逃遁离开,星葬法袍的遁速便是在轩岚之域也是赫赫有名。”

    又一次平复了自己心情的胡道人缓缓解释道。

    胡道人虽然说得有些含糊,方言却是听明白了,胡道人这是担心自己的星梭品阶太低,被高阶修士低看甚至随手灭杀,星葬法袍则没有这个担心,分神修士看到星葬法袍也不会随意出手,他们可不知道法袍之内只是元婴修为修士坐镇,想不到自己在森然卷轴之中待了这么久,已经快要到达目的地了,听到胡道人说后面极有可能碰到分神大修士,方言有些庆幸,幸亏自己出来了,若是碰到了分神大修士再出现,指不定惹出什么麻烦呢。

    只是心中所想,却是没有告诉胡道人,方言只是说道:“胡道友说的有有理,你去那颗星球闭关一段时间,我过段时间去找你,这些年来一直待在里面修炼,领悟了些许东西还需要熟悉一下。你也不用担心我的安全,就算遇到分神大修士,实在不敌我遁入我的法宝之中隐匿便是,就算分神大修士也绝对不会探查到分毫。”

    对于方言的这句话,胡道人倒是相信,他自己便见识过方言的隐匿功夫,论神识探查,借助星葬法袍的胡道人并不弱于许多分神大修士,听到这里,胡道人也不再坚持,甩手给了方言一枚玉简,说了句万事小心,便催动自己本体法宝星葬法袍朝着刚刚指向的那颗星球飞遁而去。

    胡道人何尝没有听出来,方言话语之中另有意思,想来方是在那雷光星球之上得了什么东西,这些年炼制成法宝,刚刚炼制成功想要试验一下威能如何,法宝空间之中可无法全力催动,胡道人虽然是器灵之体,却也知道这是人之常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