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466章 变故
    第466章 变故

    当年搜探蕴灵石中那只妖禽时候的方言,不过金丹修为,不知天高地厚的方言一下将那只妖禽的记忆全部接收,最后若不是方言当机立断,立即将那些记忆通通封存,差点便精神错乱。

    那只妖禽九幻真人认为至少七阶,如今方言已经可以确认那是一只修真界通用的四阶高级妖兽,至少是相当于元婴大圆满的存在,甚至可比分神初期也未可知。

    诡异圆球之中的这只神魂论品阶还在那只妖禽神魂之上,方言便是修为远高于当初,也不敢莽撞行事,好在这只神魂还不是真正的分神修士神魂,否则方言还不敢如此动手搜魂夺取记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方言脸上表情逐渐有了变化,疑惑,震惊之意不时闪现出来,方言脑海之中多了许多从未听闻的东西,分神大修士,哪怕只是一个残魂,其中记忆也浩如烟海,神魂之中记忆非常的不完整,零零散散,断面横生,方言还需要仔细梳理才能从这纷繁甚至有些杂乱的讯息之中找到自己所要的东西。

    那只妖禽的记忆方言花费了很多年才慢慢吸收为己有,只是那只妖禽记忆之中并没有太多方言可用的东西,杀戮之外还是杀戮,除了一幕幕杀戮场景之外,方言只是了解了那只妖禽生存的地方,依稀感应到那里似乎不是自己所在的这个修真界。

    在这只残魂的断断续续的记忆之中,方言不止一次看到了一位满面沧桑的中年男子,应该就是这只神魂原本的肉身模样,方言也将这个面容牢牢记住,谁知道这个中年男子有没有真的陨落,毕竟方言抹杀的不过是一道残魂而已。

    这位中年男子灭杀妖兽,闯荡各处,方言又一次看到了类似于那只妖禽记忆之中的的杀戮场景,只是角度变的不同,这些方言并不在意,如今他已然成了这种模样,便是当初再如何风光又与自己有何关联。

    直到梳理这名分神大修士的残魂记忆之时,方言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他的修为,单只是那些灭杀妖兽的几个片段,方言便能觉察到超过了仓道与当年灭杀那只六阶魂兽的威能,如果分神大修士也分三六九等的话,方言可以断定华家老祖应该是较低等级,仓道与鲁南子肯定要高于华家老祖,而这只神魂的本体分神修士,至少不会比仓道低,或许更高也说不定。

    苍茫大陆,巍峨高山,波澜沧海,亭台楼宇直冲云霄,各式飞禽走兽都超过了方言的认知,和那只妖禽记忆之中有几分相像,间或偶有几道人影闪现,却都是模糊不清,只能看到宝光缭绕,各式法宝法术或绚烂,或磅礴,又或隐秘,只是这散乱的画面,方言便看的心中激荡不已。

    这只残魂残缺的厉害,这些画面都凌乱异常,根本无法窜连成线,方言也只能凭着这些散落碎石一般的点滴讯息,猜测着这位分神大修士的来历,以及他所在的那个世界。

    真正让方言神情一振的是,这只神魂断断续续的记忆之中,方言看到了几个宗门之名,其中赫然有柏缘宗之名,封魔殿中的那位老人曾经提及过他出身于轩岚之域柏缘宗,方言也不是很清楚不知道此柏缘宗是否就是彼柏缘宗。

    除了柏缘宗之外还有许多的宗门,只是并没有方言关心的天星宗,因此方言也无法断定这名分神大修士是不是真的来自于老人的故乡之地轩岚之域。

    唯有一点方言可以肯定,太一宗之所以会到处吞并小宗门,所为的正是因为这只残魂,他居然能偶汲取秘境空间力量,只是他汲取了空间力量究竟是想要恢复自身,还是能够通过这些秘境空间另有他用,方言就不得而知了。

    很快的,方言又看到了几个清晰画面,却是知道了太一宗元昊道人和冬道人是如何知道自己灭杀元朗道人的了,这只残魂居然可以以残留讯息推演出种种来去处,只可惜这部功法衍神诀,从这只神魂残魂之中,只能看到他利用这部法诀推演自己的片段画面,却没有这部法诀的修炼方法,让方言很是有些失望。

    方言从没有见过还有如此手段,当初从石落珊嘴中听闻华家的浮光掠影之术能够重现场景便让方言吃惊不已,从没有想过还有更精妙的手段,其实是方言不知道,他自己早已不是第一次被人用同样手法推衍了,当年在大魂星天魂大陆之上,便被萧恨水的师父葛道离夫妇利用绺天月影镜推算过他的行踪。

    数个时辰之后,这团残魂之中的零散记忆快要翻看完毕,方言神情逐渐平静下来,就在这一刻,变故突生,一道灰暗力量突然从神魂核心之中闪现出来。

    方言大惊,怎么可能,自己分明已经将他斩杀,死的不能再死,为何还会有这股力量存在,几乎一瞬间,方言便停下了搜魂术,睁开眼睛,紧紧盯着手中的神魂核心,神识再一次探出,细细探查。

    让方言失望的是,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的地方,仿佛刚刚那道灰暗力量从未显现过一般,这团神魂核心和之前一样,只是一团精纯能量罢了,但是方言知道,那道灰暗力量绝对不是自己错觉,而且那道灰暗力量自己还有一股熟悉之感,似乎在什么地方曾经见识过类似的力量。

    半响过后,没有发现的方言也没有继续搜魂的打算,反手将这团神魂力量收起,日后只要将它炼化,便是其中有什么古怪,也奈何不了自己。

    刚刚的搜魂,让方言神识损耗不少,有些疲累,此刻自然需要静静恢复,扔了一颗定神丹在口中,就在方言将要炼化丹力的刹那间,突然觉察到了自己识海之中有了一丝不妥,似乎多了一团东西。

    识海之处岂是小事,大惊之下的方言哪里还顾得上炼化丹力,连忙将神识沉入识海深处,朝着自己刚刚觉察到的那团物事探去,一团灰暗静静的漂浮在方言的识海深处,方言只感觉头皮一阵发麻,识海是自己的神魂根本之处,如今居然有了一团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好在那团灰暗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静静漂浮在那里,很快方言便发现了,这团灰暗正是自己刚刚感应到的那道灰暗力量,他居然直接跑到自己的识海之中,还静静的待在哪里。

    方言哪里会容自己识海之中出现异物,当即催动功法,想要将他赶出识海,让方言吃惊的是,这团物事虽然没有丝毫要破坏的意思,但是任凭自己如何努力,根本无法挪动他半分,似乎他在这里安家了。

    方言心中一狠,身上法力涌动,数道气息瞬息间便涌入识海之中,既然赶不出去,那边在这里抹杀掉,却不料自己的数道气息,包括桃瘴毒,杀戮之气,邪祟之气,收效极小,几乎没有。

    停下攻击,方言再次仔细探查这团不明物,突然间,方言发现了这团物事之上闪过一道晦涩的波动,极其微弱,几乎不可查探,与之伴随而出的,还有一道灰暗力量同时闪现出来。

    方言一个愣神,发现了这道晦涩波动,方言心中顿时想起自己为何会有某种熟悉的感觉了,自己确实见过这种东西,当初在封魔殿中老人身上十八条索链只是漂浮的符文传出的波动便是这种波动,而那道灰暗力量不正是黑魔界魔头的气息吗。

    魔头?还是被人用禁魔符文禁锢其中的魔头?方言立时便想起了那位以自身封印魔头的老人,当初和老人交流时间极短,方言也知道能够被人用这种符文禁锢的魔头肯定不是低阶魔头。

    方言就算感悟过天一禁制,对于禁制符文有了极深的感悟,但是对于那封魔殿里外各处的符文还是一知半解,难窥究竟,如今却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又一次见到了这种符文,更重要的是,与这道符文同时存在的还极有可能有一只高阶魔头,想到老人不经意间显露出的威能,方言知道自己恐怕是惹了大麻烦了。

    如果这道符文之中禁锢的魔头真如封魔殿中那只一样高阶,凭方言的修为能力,等他冲破禁锢,方言恐怕连死都是奢望。

    认出这道符文之后,方言又一次催动了辟邪雷光,斩杀魔头,辟邪雷光乃是无上利器,当年老人说自己的辟邪雷光品阶不够,方言却也要试试才行。

    一道十分粗壮的辟邪雷光登时闪现,射向那到符文之后,方言催动了一道辟邪雷光之后,便停了动作,神识紧张的看着前面的反应。

    刺啦啦一阵声响之后,辟邪雷光便没入那道符文之中,方言尚未来得及欢呼出声,便将早已准备好的辟邪雷光通通收起,哪里是轰杀那符文之后的魔头,恐怕自己在轰击下去,反倒是帮助他将冲击禁锢符文了。

    到了这一刻,方言清楚自己似乎真的没有手段了。

    (感谢‘做小生意’道友打赏鼓励!从今天开始改为3000+章节,第二更在晚上七点,晚上十一点会有加更,多谢各位道友支持,喜欢本书的道友请到《》支持白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