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464章 黑色圆球
    第464章 黑色圆球

    一天之后,刚刚布置好禁制阵法的封缘宗三位元婴老祖,又一次感觉到了那处秘库门户闪动了一下,再细探去却是依旧没有更多的发现,连续两次出现如此情况,任谁也知道门户之中出现了自己不能掌控的变故。

    那道门户只有淡淡的空间之力散出微微的波动,觉察这淡淡的空间之力波动,三位元婴老祖心中却是一紧,自己一直想要轰击开的太一宗秘库门户居然自己打开了?有了空间之力闪现,便是没有太一宗宗主令,也不用再费十多年的功夫去轰击门户了,很快他们便可以踏入其中。

    这种变故,却没有让三位封缘宗元婴老祖露出丝毫的喜色,几位元婴老祖几乎同时心中闪现出不妙的念头,随即便想起了当年太一宗那些年反常的举动,太一宗先前到处收取小宗门秘境的做法,封缘宗与太一宗原本颇有交情,这几位元婴老祖岂能不知,后来几大宗门联合压制太一宗的这种做法,其中也有封缘宗一份,只是就算他们,也不清楚太一宗究竟为了什么。

    如今太一宗元婴修士陨落殆尽,却在轰击太一宗宗门秘库的时候,出现了这种变故,难道真如当年众人所猜想的,太一宗掌控了一个什么秘密人物?而那人物就藏身于太一宗宗门秘库之中?

    连续两次门户波动,绝对不是偶然,第一次可以认为对方是突然发现了门户之外的动静后退了回去,那第二次又是为何?对于元婴级别的修士,难道还需要连续两次来验证自己的探查吗?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古缘子和羽飞道人满身戒备盯着那秘库门户处,半响之后没有丝毫动静,他们便回身过来看着自己的师兄印神道人,便看到印神道人同样在紧紧盯着那道门户,手中早已祭起了印神碑。

    “印神师兄,无论如何,我们总要进去才知道。”半天不见秘库门户中再有动静的古缘子终于开口说话了。

    听了古缘子的话语之后,印神道人却仍有疑虑,依旧沉声不语,其余二人知道自己师兄在顾忌什么,他们心中又何尝不是同样,古缘子说完一句话之后,便默默等待,等自己的师兄做出最后的决断。

    “羽飞师弟,你在此处催动阵法禁制,古缘子,你与我进入门户之中,记住小心行事。”印神道人终于做出了决定,门户已开,终究还是要进去一探究竟,两大元婴中期修士联手,便是龙潭虎穴也尽可以闯一闯了,做出决定之后的印神道人突然发现自己自从碰到方言大杀四方之后,似乎没有了从前的锐气了。

    古缘子刚刚提议的时候便早已做好了准备,听到这句话之后毫不意外,当即催动了自己的护身法宝。

    印神道人说完话之后,当即催动印神碑,轰向秘库门户之上,就算是门户大开,印神道人也不敢有丝毫大意,以法宝开道,同时将自身与古缘子一道护在其中。

    没有预想中的轰击,甚至没有丝毫的动静,印神道人师兄弟二人便在印神碑的护卫中穿过了秘库门户,一切都让他二人有些不能相信,只是踏入秘库之后的二人四下扫视,不由发出一声惊喝之声。

    这里哪里是太一宗这样的大宗门秘库之地,本应该堆满高阶物品的太一宗秘库之内,此刻却只有一半禁制尚存,只一眼,印神道人与古缘子二人便发觉,所有的高阶法宝,灵草丹药已然不见,剩余的不过是些低阶物品,对于宗门之中的金丹修士或许有极大用处,但是对于他们这样的元婴修士,却是鸡肋一般的东西了。

    只是惊喝一声之后,印神道人古缘子同时催动了自身护身法宝,神识四下探查,比之前更为慎重几分,缘由便在于从空气之中散出的丝丝灵气波动,二人发现这里许多东西都是片刻之前才被人取走。

    能够瞒过自己二人的探查,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就算叶天青在此处,也绝对做不到这一点,印神道人与古缘子越是探查,心中越是忐忑,突然间,耳边传来一道神识传讯:“两位道友,方某告辞,望二位好自为之。”

    “方言?”印神道人、古缘子同时惊呼出声,只是再朝四下探查,又哪里有方言的丝毫踪迹。

    “不好,羽飞师弟。”突然间,他二人想起了还在外面催动阵法禁制的羽飞道人,连忙催动身法又一次踏出秘库门户,只是这里一片平静,身在阵法之中的羽飞道人根本没有一丝感觉。

    “印神师兄,古师兄,这么快就出来了?”发现阵法突然出现波动,羽飞道人本是一惊,随即发现是自己的两位师兄,便开口问道。

    “羽飞,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古缘子当即问道。

    “动静?没有啊?古师兄,发生什么事情了。”羽飞道人闻言一惊。

    “方言刚刚就在秘库之内,片刻之前他离开了。”古缘子随即说道。

    “什么?方言?不可能,我就在这里,阵法没有丝毫波动,怎么可能有人离去。”羽飞道人听到自己师兄的话语,却是大声喊起来。

    “羽飞师弟,不要喊了,你看看你身前是什么东西。”一直没有出声的印神道人突然开口道。

    听到印神道人的话,不仅羽飞道人朝自己身前望去,古缘子也朝那边看了过去,就在羽飞道人身前不及一丈处,一枚小小的令牌漂浮在那里,三人都与太一宗元婴老祖交好,一眼便认出了这枚令牌的来历,太一宗元婴老祖太一令。

    “这?”古缘子羽飞道人同时一个愣神,脸上惊惧之意尽显,不仅仅是因为这枚突然出现的太一令,更让他们惊惧的是这枚令牌出现的位置,整个禁制阵法之中三个节点之一,能够将令牌放置于此,绝对不是偶然。

    羽飞道人神色尤为难看,若是那人想要击杀自己,恐怕此时自己已然是一具尸体了。

    羽飞道人所想之事,印神道人同样想到了,他可是见识过方言的手段,虽然不清楚方言为何如此做,这份情却是不得不承:“此事就此作罢,以后见到方言此人,一定要以礼相待。”

    “谨遵师兄吩咐。”古缘子羽飞道人当即应道,从前或许他们俩还有要和方言一较高下的打算,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却是将这个念头彻底的熄了,尤其是羽飞道人,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便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之后,心中对于方言居然生出了敬畏之情,甚至超过了自己的印神师兄。

    “古缘子,你将这枚令牌祭练一下,然后进去收取其中物品,之后便可以让门人弟子到太一秘境之中闭关修炼了。羽飞,你和我返回封缘宗,突破元婴中期之前,不要再出来了。”片刻间,印神道人便将眼前的这枚太一令探查一遍,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之后扔给了古缘子。

    对于自己师兄的安排,古缘子和羽飞道人只是应了一声,都没有多说什么,尤其是羽飞道人,此刻还在恍惚之中不能自拔,眼前不时闪现出一道刃光斩向自己的情形。

    不大工夫,封缘宗太一分宗前出现了两道身影,不久之后,封缘宗内众多弟子便收到了掌教传令,撤销了一张通缉令,至于通缉令中提及的方言是何人,如今又为何撤销通缉令,整个封缘宗也没有几个人知道缘由,知道方言来历的几个人,如来自太一宗的几位金丹修士,心中却是百味杂陈,不知做如何想。

    返回自己洞府之中的方言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直接便遁入了秘境最深处,进入秘境深处的方言当即盘膝坐地,身上法力涌动,一道道符文闪现出来,随即没入方言的身体之中,仔细看去,方言居然显露出了些许吃力的表情。

    过了很久,方言才收住了功法,神情之中却早已显出了疲惫之色,方言却没有停歇,立即在秘境空间之中布置起了阵法,在自己洞府之中,方言少有这样的动作,以前许多时候,方言都只是让两只灵宠护卫自身,偶尔布置一道阵法也是辅助性的阵法,却极少花费如此大的精力,布置如此强度阵法。

    花费了数个时辰之久,方言布置出了一道阵法将自己笼罩其中,这道阵法居然不是普通的防御阵法,反倒是一道困杀之阵,似乎方言并不是为了防御外敌,而是要防止什么东西逃出此地。

    布置好阵法之后,方言便盘膝在地,恢复早已消耗大半的法力,周围的灵气瞬息间便朝方言涌来。

    数个时辰之后,神情饱满的方言反手一转,手中便出现了一颗乌黑色的圆球,上面黑雾缭绕,各种气息不时闪现,随着黑雾翻腾,一道道符文也散出光芒,将它们压制下去。

    方言看了看手中这颗圆球,若不是它突然异动,居然将那太一宗秘库门户打开,自己又如何会如此轻易便退了回来,那儿可是还有不少东西还没有来得及收取。

    从青云宗秘库之中回来后,方言便认定了许多宗门秘库并没有传闻之中那般富余,若不是有一柄青云巨剑,方言在青云秘库之中的收获根本就不能和传言相比,因此方言对于太一宗秘库根本就没有抱什么希望,若不是自己在元朗道人几人神魂记忆之中碰到那道阴冷气息,方言便是放弃到太一宗秘库也说不定。

    直到方言站在太一宗秘库之中,才知道自己的想法错了,大错而特错,宗门秘库和传言中一样的富余,十几件灵器法宝并排而立,一道道禁制将他们禁锢其中。

    光从露出的些许气息,方言便可以断定这些灵器法宝都不是普通货色,虽然品阶未必有多高阶,大半都是下品灵器,只有寥寥三两件是中品灵器级别,方言却一点都不敢小觑这些灵器法宝,每一件都有着自己的威严,能够做到这一点,唯有历经杀伐才能有此威能,方言清楚自己的桃瘴甲品阶或许比这里大半的法宝都高,但是若要摆在一起,不一定会有这样的威严。

    见到这种情况,方言顿时想起了当初青云秘库之中,同样是并排着十几件灵器级别的法宝,只是它们的禁制却消失一空,器灵更是消失不见,连本体都有了损毁,如今看着太一宗秘库之中的情形,方言却是有些明白了,原本青云宗秘库也该是眼前这幅模样,只是不知为何青云巨剑器灵居然破开了原先禁锢它的禁制,这才有了吞噬其他灵器法宝器灵的机会。

    方言看过了一排法宝,随即扫向了另一侧的一排丹药,比起法宝,丹药要少的多,只有三颗,在嵌蓝星,六品丹药已经是极品中的极品,难怪太一宗会将这几颗丹药封存在此,只是在方言眼中,这些丹药却算不得什么了,只是扫过其中一颗的时候,方言的眼神登时有了些许变化。这颗丹药之中隐隐有一股晦涩的波动,丹灵?唯有在丹灵玉璧之中方言才听闻过有这样的存在,就连紫灵这个丹炉器灵也从未碰到过这样的事情,随即方言想到紫灵数千年中不过是一个人孤寂修炼,没有见过好像也算不得什么。

    见到如此众多的高阶法宝,甚至是那颗将要生出灵智的丹药,方言自然十分的欣喜,不过却没有立即动手收取,因为方言将整个空间探查良久,并没有发现自己想要找的东西,这里并没有一个可以比拟分神的存在。

    隐匿在森然卷轴之中的方言在秘库之中仔细探查,几乎将方圆不过数十丈的秘库一寸一寸的扫探过,依旧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

    又探查了良久之后,方言可以确认自己确实找不到这样一个存在,若不是根本不存在的话,就是对方的隐匿身法不下自己,想想元昊道人几人记忆之中的些许事情,方言一个闪身便遁出了森然卷轴,身上灵甲催动,一层桃瘴毒将方言牢牢护住,便真是一个分神的存在,只要不是他的本体,拥有森然卷轴的方言心中也不惧,何况若真是一个分神大修士,哪里还会用得到那样的小手段。

    戒备十分的方言小心翼翼的在秘库之中来回探查,对于门户上的动静也时时注意,没有自己的出现,封缘宗几位元婴修士或许会再费十几年功夫,但是方言刚刚穿过门户进入秘库,自己的身形能够隐匿不虞被他们发现,但是那道门户的波动,可不是方言能够隐匿的了的,若是他们发狠,动用大杀招来轰击这道门户,可是用不了多久便能轰开了,若不是为此,方言一定会隐匿在森然卷轴之中再探查一段时间才会动手,又如何会现在便遁出森然卷轴,还要时时注意那极可能的高阶存在。

    随即将灵宠扔出来,同时传讯紫灵仔细探查四周,方言便开始收取周围的法宝之物,原本是为宗门后辈准备的法宝,不过几个时辰便全部落入方言手中,那颗将要孕育出丹灵的丹药自然早早便收入怀中。

    对于许多宗门元婴修士来说,打开其上禁制,收服其中器灵是一件极难的事情,但是对于方言来说,这些却不是什么大问题,方言现在的实力早已不弱于太一宗历代先辈,更是感悟过天一禁制、紫琅石壁,这里的禁制不必说,若是不祭练,只是抹杀其中器灵,就更不放在方言心上了,桃瘴毒一出,元婴以下的器灵,没有一个能够抵御片刻,而这里又怎么可能出现超越元婴的器灵。

    直到方言收取到这颗黑色的圆球,方言无往而不利的桃瘴毒突然间没有那么好用了,其中的器灵不仅没有被灭杀,反而消磨掉了几丝自己的桃瘴毒。

    这颗黑色圆球方言早已探查过,不过是一件下品灵器而已,否则也不会到现在,方言才来收取它,却不料它居然有这种能力,居然能够挡住自己的桃瘴毒毒杀。

    方言手中一动,手中的桃瘴毒随即收了回来,神识再一次将这颗黑色的圆球笼罩起来,同时身上早已将数件防御法宝催动,如此古怪的东西,不得不小心对待。

    就在方言的神识触到黑球的一瞬间,一道阴冷的气息闪现出来,瞬息之间便朝方言涌了过去,似乎想要侵袭方言的识海,不是方言一直找的那道气息又是什么,只是此刻这道气息比起太一宗三位元婴修士神魂记忆之中封禁的那丝气息要强横的多,瞬息之间,方言便清楚这道气息就是自己这次的目的所在,居然隐匿在这么一件诡异的法宝之中,一团黑雾笼罩之中,却是能够将自己的神识挡在其外,它的气息更是不露出一丝。

    方言的识海岂是这般容易侵入进去的,一丝力量刚刚进入方言的识海,便遭到了轰杀,方言的神魂力量可是比元昊道人要强不知道多少。

    经此一招,方言却是肯定了自己之前的推断,手中催动法诀,一道道波动闪现,涌向这只突然出现变故的黑色圆球。

    (感谢大家,喜欢本支持白沙,白沙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