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463章 随风潜入
    第463章 随风潜入

    森然殿之中,方言反手一转,手上出现了一只元婴体,似乎还有些许气息尚存,方言看看了眼前这只元婴体,随即催动搜魂便探入其中,仔细探查一番之后,随即收起功法。

    方言身前一式式手诀打出,道道符文闪现出来,逐渐没入元婴体之中不见了踪影,方言没有停歇,直接催动功法,开始炼化起这只元婴体来。

    以方言如今的修为,炼化一个元婴初期修士的元婴体,效果并没有多大,和自己炼化灵气区别不大,方言已经很久不做这种事情了,这种东西本该让瑶光或者月儿炼化才对,这一刻方言却是郑重其事的在催动功法炼化。

    仔细看去,便发现,方言郑重的并不是元婴体,而是元婴体中被符文层层禁锢的一团核心,不大功夫,一只元婴体便被方言汲取炼化了九成九,只剩下了最核心的一团,却是看不清其中模样,唯有道道符文流转。

    刚刚这只元婴体是太一宗元婴老祖元昊道人的元婴体,方言将他们灭杀的时候,早已探查过他们的神魂记忆,发现了元昊道人与冬道人的元婴之中,和元朗道人一样,有一道隐秘的禁制所在。

    这一次方言没有贸然扫探这道禁制,只是将他们收起后便没有太多理会,直到自己将森然卷轴祭练掌控。

    此刻方言并没有催动森然卷轴,只是存身其中,森然卷轴的品阶超过了方言的预计,比自己的无暇玉棋子还要高些,是不是达到上品方言不能确认,但在中品灵器之中绝对是超然的存在,只是这件法宝并没有轰杀之力,只有虚空之力以及隐匿气息的功效,对于虚空之力,方言只是微微感应了一番,还没有亲身试验,催动一次需要耗费极大的精力,方言可不想自己跨入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上却没有了丝毫法力。

    方言手中剩余的一团元婴便是那道隐秘禁制的藏身之处,只是方言的预计却是有了偏差,就算是在森然卷轴之中,他的神识刚刚碰触到这道禁制,那道阴冷气息又一次闪现出来,方言可以确认这道气息根本就是藏身于禁制之中,这一次方言却再没有陷入彷徨之中,只是紧固心神,在气息消失的一瞬间,方言似乎觉察到了这道气息缩回禁制之中。

    分神气息,哪怕有了准备,也有着极大的威能,又一次如同水涝一般的方言回想刚刚,却是感觉到这一次这道气息的威能比起元朗道人那一道要弱几分,方言微微思索了片刻之后,便不再理会,退出了森然殿,在洞府秘境之中现出身形。

    森然卷轴无用,方言也不再多想,催动自己的神魂之力,开始慢慢消磨那道隐秘禁制,已经不是第一次磨杀,方言轻车熟路。

    接下来的十几天,方言一直盘坐在地,不停的催动自己的神魂力量,终于将那道禁制生生磨杀掉大半,到了最后一刻,又出现了些许波动,居然又想自爆元婴体毁掉禁制,只是这一次方言不仅将元昊的元婴体炼化了九成九,剩余的一小部分也早已被层层符文包裹起来,却是容不得他自毁了。

    一直静静流转的符文在这一刻,突然间光芒大盛,一道道禁锢之力立时闪现出来,将禁制之外仅存的元婴体自爆之力通通束缚起来,方言只看到自己刻画的符文啪啪碎裂,手中立即打出手诀,一道道符文闪现出来补充进去,同时神魂之力不断,依旧冲杀着仅剩一丝的禁制之力。

    啪的一声巨响传入方言神魂之中,元昊元婴体神魂记忆之中那道隐秘异常的禁制终于碎开,那道气息又一次闪现,方言的双手动作登时加快了几分,更多的符文瞬息之间便将这道气息团团包裹,就在将要禁锢的一瞬间,这道气息还是消散了去,没有了踪影。

    没有将那道气息收取到手,方言微微有些失望,随即神识一动,身前的符文消散开,顿了一下之后,方言催动搜魂术立即扫过刚刚破开的禁制之内,一片片零散的记忆之中,果然有太一宗灭杀各处宗门,强占其他宗门秘境的痕迹。

    探查半响过后,方言脸上露出的依旧是一副迷惑神情,元昊道人记忆比元朗道人要多不少,却也尽是些零散画面,并不连贯,对于那些与自己在妖禽神魂之中见识过的宏大场景,方言兴趣不大,但是有关于宗门秘境的事情却依旧不够详细,若不是元昊道人的神魂记忆出了问题,便是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这些宗门秘境的具体作用。

    一不做二不休,将剩余的点点元婴体炼化之后,方言转手便将冬道人的元婴也摄出,手中又开始打出道道手诀,一枚枚符文闪现没入元婴体之中。

    秘境之中一个月之后,冬道人的元婴体最后一丝也消散不见,炼化之后的方言没有动作,急救盘坐在地上,却是没有继续催动功法,也没有祭练哪件法宝,却是在思量着什么。

    半响之后,几名待在洞府之中的修士觉察到一股微微波动,便发现刚刚还在自己身侧不远处发呆的紫灵前辈突然间没有了踪影,这位前辈向来神出鬼没,况且修为高绝,这几位黄姓族人也只是稍稍探查一下,便又各自修炼去了。

    以方言如今的修为,加上刚刚祭练的森然殿,便是分神大修士的探查也可以避开,何况自己身旁这些金丹之下的修士。

    方言没有惊动任何人,片刻之后带着紫灵和两只灵宠便从灵渊谷洞府之中穿出,很快便再一次来到了太一宗山门外,只是如今这里早已变成了封缘宗太一分宗了,护宗大阵却依旧是当年模样。

    就在方言收敛气息站在太一分宗山门处的时候,太一秘境深处,三个元婴修士盘坐在一处空间之中,其中二人便是方言有过交道的印神道人和古缘子二人。

    另外一人同样是元婴气息,应该是封缘宗四位元婴修士之中方言唯一没有见过的羽飞道人,他正面对着空间壁障,手中一道道法力流转,逐渐的在他的身前出现了一支支箭羽,其中蕴含的威能不下中品灵器,随着箭羽逐渐凝实,只听他嘴中大喝一声:“疾。”

    破空之声不断响起,一支支箭羽先后射向他身前壁障之上,刚刚触碰到壁障的箭羽登时闪现出一道道波动,覆盖了丈余大范围,不过数息功夫,上百只箭羽便连续射中空间壁障随即消散,刚刚波动覆盖的壁障似乎又淡薄了些许。

    “羽飞师弟的修为是越发精纯了,不用数年便能突破到元婴中期,好。”印神道人朝刚刚催动功法的元婴修士摆摆手说道,语气之中欣喜之意明显。

    果然是封缘宗赫赫有名的天才修士,不到三百年便结婴成功,如今已经到了元婴初期的巅峰,随时有可能突破壁障,晋升元婴中期的羽飞道人,若是以往时候,羽飞道人听到自己印神师兄的夸赞,自然会欣喜,印神道人是他最为钦佩的人物,这一次却是没有丝毫喜色露出,只是朝两位师兄点点头,随即默默的盘坐下去,打坐恢复去了。

    对于羽飞道人的情绪,印神道人古缘子都清楚的很,他们的这位天才师弟一生以天才自处,以前也确实配得上天才之名,整个天风大陆上历史上也唯有寥寥数人能够与他相比,却不料,这一次刚刚出关不久便听说了青云宗的路远修士,尚未与路远碰面争锋,路远便已经陨落,而灭杀路远的却是另一个绝世人物,修炼不过几十年的方言,如何不让羽飞道人失落异常,不复往日的自信。

    看到自己的师弟依旧如此,印神道人因为唯有心中摇摇头,却听到那边古缘子低沉的声音传来:“印神师兄,已经十几年了,收效甚小,太一宗也是传承数千年的宗门,没有太一令,只靠这样死磨硬泡,那道门户恐怕再有十数年也难打开,不若我们再去找找太一令?听说九幻真人又闭关不见了好些年了。”

    听到古缘子的声音,一直没有说话的羽飞道人却是神情一振,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两位师兄,蠢蠢欲动之情丝毫不掩。

    “古缘子,你已经见过那方言,莫非过了这几年,你有信心与元婴后期修士一战?”印神道人闻言一冷,朝自己的两名师弟瞪了过去,丝毫不客气。

    对于方言的实力,印神道人可是真真切切见识过了,方言以一己之力力抗五大元婴修士围杀,甚至灭当场重伤两人,之后更是将叶天青逼迫到那种程度,最后与元婴中期的星无意联手愣是将已经有了突破迹象的叶天青斩杀在灭体雷光之中。

    对于叶天青究竟如何被灭杀,事实上印神道人一无所知,以他的能力,还无法将神识透过灭体雷光探查其中情形,不过雷光散去之后的情形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叶天青被轰杀的一点渣渣都不剩,太一宗的两位元婴修士则不见了踪影,肯定是落入方言星无意之手无疑。

    听到自己师兄的质问声音,古缘子当即没有了声息,没有师兄的支持,单凭他一个人,可是没有信心与方言争锋,方言身上可是有两只化形妖兽灵宠,比自己宗门的鹤童子还要厉害,尤其回来之后,听师兄提及那只蜂王兽身上居然有祭练了中品灵器,若是硬碰硬,恐怕一个照面便可以斩杀鹤童子。

    另一侧的羽飞道人闻言也是神色一黯,他同样从师兄那里听闻了方言的种种壮举,虽然不信,却不由他不信,几个师兄弟都是如此,就连鹤童子都如是说,岂能有假,羽飞道人有心独自去一趟柏邬洞府,却一直没有做出这个决定,羽飞道人嘴上不说,心中却是知道自己胆怯了,面对一个比自己更天才万倍,能够和自己师兄一争高下的方言,他胆怯了。

    一时间,师兄弟三人都无话可说,印神道人打压了两位师弟的念头,也不再多言,迈步走到了刚刚羽飞道人盘坐的地方坐了下去,反手一转,印神碑便出现在他的身前,没有丝毫的花俏,只见一道道印神碑虚影从印神碑中射出,轰击到了那闪现出淡淡门户影子的壁障之上。

    敢情十多年来,三位元婴修士就是在这里消磨门户之上的封印力量,倒是和方言磨杀那神秘禁制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这里是太一宗宗门秘境之中最为重要的秘库之地,不知经过太一宗多少代先辈修士不断的封印加固,岂是元昊道人三人神识之中那道偷偷摸摸布置下的隐秘禁制可比,就算他们三个修为不低,没有传承令牌,想要轰开这道秘库门户也不知要耗费多少功夫。

    秘境空间之中只有印神道人身前印神碑轰击门户传出的阵阵轰隆之声,其余二人则都在打坐恢复,谁都没有觉察到秘境空间之外,出现了一道淡淡的波动。

    催动森然卷轴,手中拿着太一宗元婴老祖太一令的方言踏入太一秘境之后,便发现整个秘境空间之中居然没有一个低阶修士在修炼,直到催动手中的太一令之后,方言才感应到了秘境最深处传出的阵阵波动。

    有着森然卷轴这样一个可以瞒过分神修士的法宝,方言根本不怕在这里被人发现丝毫,直接便遁向传出波动的空间入口处,神识微微一探,便看到了印神道人师兄弟三人,以及印神道人正在轰击的空间壁障。

    方言不由有些郁闷,因为自己正是要去这处空间内,而最终的目的地也正是印神道人轰击的门户之中,从元昊道人几人的记忆之中,虽然没有得出他们抢夺别的宗门秘境空间的缘由,却是知道了每次得到秘境传承令牌之后,元昊道人几人都会去秘境深处一道门户之中,而那道门户的位置就是现在印神道人几人轰击的地方。

    方言不得不承认,每一个元婴修士都不可小觑,便是没有元婴老祖太一令,这几人凭着自己的手段也找到了太一宗秘库的位置,这种地方绝对不会从金丹修士的宗门令牌中得知,哪怕他是掌教之尊。

    听到了里面几人之前的几句对话,方言不由佩服几人,他们已经在这里待了十几年,甚至还打算再待十几年,就算是在秘境空间之中,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熬得下去的。

    这却是方言想岔了,对于一个元婴修士来说,闭关十几年几十年都算不得什么,便是数百上千年也正常的很,面对太一宗宗门秘库这样的地方,便是花费时间再长些,也是值得的,嵌蓝星上众多修士眼界可是远没有方言这么开阔,一件中品灵器便是了不得的存在,可没有一个人将中品灵器让自己的灵宠祭练,哪怕再亲密,就算是下品灵器若不是底蕴深厚的大宗门,也难说结婴便能拥有。

    而各个宗门存放宗门宝物的地方,秘境秘库是第一选择,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安全,历代先祖坐化陨落之时也通常会选择将自己最后的遗物留在宗门秘库之中。

    不用催动只是隐匿身形的话,森然卷轴并不会耗费方言太多法力,方言隐身于森然卷轴之中,一直关注这空间之中几人的动静,眼看几人轰击这么久,也没有看到如青云秘库门户前那道幻影剑灵,想来不是被他们灭杀就是根本没有了,这几人方法虽笨,却总有一天会打开这道门户。

    印神道人的修为远远高过自己的师弟羽飞道人,足足两个时辰之后,印神碑的攻势才稍稍缓了下来,印神道人也准备收住法宝起身了,就在这一瞬间,突然间那道本不该此刻打开的门户突然间有了波动,一道空间之力闪现其中。

    “这是怎么回事?”封缘宗三名元婴修士同时惊呼出声,再看时,却发现那道门户又恢复了先前模样,似乎刚刚那道波动只是几人错觉,根本没有出现过一样。

    空间之中三个人,修为最低的都是元婴初期巅峰,岂会有此种错觉出现,每个人心中都清楚,太一宗的秘库门户确实开启过一瞬间,只是任凭三人如何探查,也找不到任何异常气息,哪怕一丝也没有。

    面面相觑的师兄弟三人相互看看,有些不知所措,片刻之后,古缘子开口道:“莫不是我们的轰击碰触到了关键节点?阴差阳错打开了门户?”

    “不可能。”印神道人当即说道,却是说不出具体理由,毕竟每个宗门的禁制手法都不相同,他们三个封缘宗元婴老祖又如何知道太一宗当初众多元婴修士是如何布置禁制阵法,印神道人只是不能相信,宗门秘库这等关键地方,绝不会出现这种差错。

    片刻之后,还是古缘子说道:“印神师兄,不管是不是,我们总要再轰击它的,师兄先休整片刻,让我来试试便知。”

    “古师弟稍等,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想将此地禁锢再去轰击那门户。”印神道人突然开口阻止了古缘子的行动。

    “师兄,你是说有人一直在其中闭关修炼?刚刚觉察到我们的气息?”羽飞道人问道。

    印神道人没有说话,古缘子和羽飞道人却是明白了自己师兄就是如此猜测的,仔细想想也极有可能,若真有人在秘库之中闭关修炼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而唯有这样才能解释刚刚出现的情况。

    思虑至此,他二人也动起手来,辅助自己师兄在空间之中布置起阵法禁制来。

    (喜欢本支持白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