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437章 深陷绝境
    第437章 深陷绝境

    一路飞遁的方言已然习惯了如今的节奏,现在方言的想法很简单,便是找到一颗拥有星际传送阵的星球,只是没有星图的他,根本不清楚漫天星光之中哪颗星球才是自己想要的,星光之中有修真星也有荒漠星球,甚至还有其他有着大古怪的星球。

    方言不止一次想要再次进入自己法力流转速度突破之前的那种状态,若再来一两次,方言或许能够甩开分神大修士的追杀,只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如当日那般,最后方言不得不无奈的承认,入定一事要靠机缘,便如当初自己陷入幻化星空一般,刻意而为,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只是在这空无一物的星空之中,想要真正摆脱分神大修士的追杀何其难,便是自己遁出千万里,上亿里,只要自己法力耗尽,换做其他人催动星梭,哪怕是修为最高的火灵,不用多久,便又会被后面的星梭追了上来。

    方言便是想要借助他人力量,又去什么地方找,空旷星空之中,除了漫天的星光闪烁,再没有旁人,除了身后两道紧追不舍的遁光,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方言没有碰到过哪怕一道遁光。

    方言心中起了焦虑之意,自己一路飞遁还没什么,修为稍低的赤蝉和蜂王兽最近却是有些吃不消了,连续半年多无休止催动星梭,炼化法力,让它们生出了疲累之意,现在勉强还能撑住,终究有一天会撑不住,到时候,无论哪一个先垮掉,当前的情形都会遭到破坏,或许是被后面的分神大修士追上,又或者是让血藤萝重新焕发出活力。

    就算到时候,方言将血藤萝连带丹灵玉璧舍弃,恐怕也难以甩开分神大修士的步伐,这才是方言最为担心的。

    就在方言一边催动星梭,一边心中还在思虑间,突然间,心中警兆突起,恩?方言立即朝后方望去,依旧一道遁光闪现,另一道应该还未追上来,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等方言再将目光掉转回来的时候,大惊失色,自己星梭前方也出现了一道遁光,不仅如此,再看左右居然都有遁光闪现。

    五道遁光隐隐间将方言的星梭笼罩起来,再往前飞去,不出十息,便要进入对方的攻击范围,方言头皮一阵发麻,埋伏?什么时候,自己忽然便闯入一个埋伏圈中。

    大惊之下的方言立即操控星梭想要改变方向,想要朝着几道遁光之间的空隙处飞遁出去,只是,方言的飞遁方向微微一变,那几道遁光同样做出了调整,依旧是一个大口袋等着方言往里钻。

    我命休矣,方言心中暗喝一声,眼看逃遁不出去,方言索性将星梭停了下来,留些法力或许还有希望。

    数息间,五道遁光已经出现在方言周围不足十里处停了下来,只一瞬间,方言便觉察到了五道气息通通锁定自身,五名分神大修士,围杀一个元婴中期后辈,方言足以自傲,但是方言又哪里想要这种自傲了。

    微微探查了一下,就连虚空也被几位分神大修士禁锢了,便是想要借助流光翼暂时逃离也做不到了,这也正常,在丁罗星上便知道方言有虚空飞遁法宝,若是他们不禁锢虚空,反倒不对了。

    “见过几位前辈。”方言倒也光棍的很,被围拢之后,身上灵甲灵光闪现,手中同样准备出了搏杀架势。

    几位分神大修士早已遁出星梭,看着岿然不动的方言摆出这种架势,不由的有些失笑,区区一个元婴中期修士,难道还想搏命不成。

    之前几位分神大修士或许还会忌惮方言拼命,若是他以及他身旁的没有影迹的元婴后期修士自爆中品灵器,或许能够伤到分神大修士也不一定,但是眼下几位分神大修士已然付出了不小的损失,便是在遭遇中品灵器级别的星梭自爆,也不过是将损失变得更大一些罢了。

    “两位仙子,可以拿出来了吧。”将方言笼在中央之后,几位分神大修士却是不再理会他了,对于方言的礼敬之语根本无视,古太池朝着对面的晨鸣道人朗声说道。

    “古道友,先前我们约定是将他擒获之后,再做交易。”晨鸣道人当即答道。

    “难道现如今,他还能逃出去不成。”出声的不是古太池,却是阳明道***声喊道。

    “阳明道友,那就稍待片刻,等我擒下他之后再说了。”晨鸣道人不和阳明道人争论,嘴里说着话,手上却是已经一道法力波动朝着中央的方言笼罩下来。

    方言还没有来得及抵挡,早有另一个人出手了,浩然宗的牧野荒。

    “牧野道友,这是何意?”晨鸣道人一击被挡下,当即不悦道。

    眼看周围几位分神大修士居然起了争论,却是让方言心中一喜,只是片刻后,他就再也高兴不起来,分神大修士,便是起了争论,也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机会。

    听着周围几名分神大修士的争论之语,虽然方言心中巴不得他们起了冲突,却知道他们也只是斗嘴谈条件,并不会真的起了争执,让自己觅得机会,为了争得一个契机,方言方言反手一转,立即将自己看不透的那枚玉佩取了出来拿在手上,神识中却是紧紧关注着几位分神大修士的反应。

    从刚刚几位分神大修士的言语间,方言认出了这几位分神大修士的来历,在红石星红石城待了不短时间,虽然没有见过,却也对红石星几个宗门之中的分神大修士有所了解,至少他们的名字还是听说过的,如方言一直以来的预料,那名女修士便是千幻宗的晨鸣道人了。

    只是和琦薇薇那样千娇百媚的妙龄女子比起来,这位老妪却是奇特了许多,女性向来爱美,修士亦然,修真界之中男性修士不注意仪表之人很多,但是女性修士如这位晨鸣道人这般却是极少,筑基修士便可以保持青春容貌,何况分神大修士。

    另一名妙龄女子却是依稀间让方言看到了琦薇薇,虽然相貌甚至气息都没有一丝相似,方言心中却是感觉到她似乎就是琦薇薇,或许就是那股神态,想来他就是琦薇薇身后的那位分神大修士,也就是千幻宗的另一名太长老飘幻仙子了。

    对面的阳明道人同样声名赫赫,想来其他两位同样是浩然宗的两位分神大修士了。

    对于自己如何选择,方言没有丝毫犹豫,如果能够用玉佩换得一线生机,方言不会有丝毫犹豫,千幻宗的两位仙子方言不存任何希望,自己灭杀了琦薇薇便注定了与她们之间不会有任何回旋余地。

    如今方言真正是瓮中之鳖,插翅也难逃,方言倒是放开了,取出玉佩之后,便朝着浩然宗的几位分神大修士朗声开口道:“几位前辈,你们果真是为这枚玉佩而来?”

    看到方言手中的玉佩,几位分神大修士神识立即探查过来,只是瞬间之后,立即收了回去,并没有如方言预料一般激动。

    方言心中一沉,难道他们不是为这玉佩而来,可是自己身上又有什么东西是值得几个分神大修士在意的,那件上品灵器级别的灵甲有资格。

    如果只是千幻宗修士,或许会有这个可能,单单琦薇薇当初的话语,方言便知道自己将她灭杀一定会引来分神大修士,但是绝不可能招来如此众多的分神大修士,尤其还有浩然宗分神大修士,何况这与丁罗星上的种种遭遇根本不符,一个瞬间,方言便否决了这个想法。

    又或者是森然卷轴?这件法宝得来后,方言因为祭练星梭的缘故,后来并没有怎么祭练,到现在也还没有完全祭练,这个倒是有可能,无论玉佩还是森然殿,都是从罗驰身上得来的,只是自己听了罗驰的话语,便一直以为玉佩是关键之物,或许罗驰认识有错也说不定。

    方言还在思虑间,便听到阳明道人怒喝一声:“小子,难道还想用一枚无谓玉佩蒙混我们?”

    看到方言手中的玉佩,古太池只是迟疑,没有对罗驰搜魂的阳明道人只是听自己师兄讲过罗驰蒙骗之事,神识扫过方言这枚玉佩之后便喊出了声音。

    方言又哪里知道当初罗驰曾经拿着一枚玉佩蒙骗众人,此刻他拿出一枚玉佩,上面确实没有丝毫的奇特之处,方言也曾经仔细探查过这枚玉佩,除了第一次恍惚间有过些许类似寒山令的感觉外,之后再没有一次有过类似感觉。

    之所以一直认定这枚玉佩奇特,除了自己第一次探查之时的恍惚外,倒有大半缘故是因为罗驰的话语,再加上之后诸位分神大修士不懈的追杀,让方言认定了这枚玉佩有奇特之处,听到阳明道人不似作伪的表露后,方言不禁产生些许疑问,难道自己一直猜错了?又或者罗驰本来也没有发现什么奥秘?

    方言也没打算再如何,现在他是真不知自己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几位分神大修士觊觎不已了,反手想要将玉佩收回之际,突然觉察到又一道气息锁定了自己,比起之前的几道气息还要强横许多。

    手中玉佩好似被人用法力包裹,便要脱手而去,方言还未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的催动功力牢牢护住,将要动其他手段之时,却发现早有两道波动截断了包裹玉佩的法力波动,替自己解了麻烦来。

    方言心中惊讶,这是哪位分神大修士出手了,抬眼望去,却发现惊讶的不仅仅是自己,千幻宗浩然宗的几位分神大修士同样如临大敌。

    “哪位道友,何妨一见。”古太池沉声呼喝道。

    说话间,三名浩然宗修士以及两名千幻宗修士隐隐将包围圈缩小了几分,距离方言不过数里远近了,原本抓捕方言的几人此刻却是将方言牢牢护卫起来。

    方言心中却是涌出了些许希望,原来又有高人驾到,貌似瞒过了眼前这几位分神大修士,此刻几位分神大修士的举动,也绝不是什么护卫举动,这不过是他们怕自己被那不知名对手趁乱掳走罢了。

    对于方言来讲,便是情况再坏,又能比自己被五名分神大修士围在中间坏到哪里,唯有出现变数才有机会。

    只是方才那不见来的法力虽然只闪现了一霎那,但是方言可以确认那股波动锁定自己手中的玉佩无疑,

    “几位道友,打扰了。”虚空之中突然闪现出数道人影,出来后,全部拱手朝千幻宗及浩然宗的几位修士施礼道。

    方言却是生出几分古怪之意,无他,因为刚刚出现的几道身影中居然发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当然不是看到了仓道与或者鲁南子这样的熟人,而是看到了当年在泰然星上向自己打探过罗驰二人的那师徒二人,说起来,若不是他们二人追杀罗驰薛然,方言也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或许现在还在泰然星上修炼。

    “君绝道人?”

    “书道人?”

    “山樵道人?”

    “衡越宗?”

    方言耳中传出几声低低的惊呼之声,虽然收敛了许多,方言仍旧听出千幻宗以及浩然宗几位分神大修士语气之中的惊异之意。

    这几位分神大修士的名号方言没有听闻过,不知道自己看着眼熟的那位究竟是哪位。

    衡越宗?同样是方言未曾听闻过的宗门,但单单看自己周围这几位分神大修士的表现,方言也知道,这个衡越宗绝对是一等一,比千幻宗又或者浩然宗都要浩大的宗门了。

    这几位新出现的分神大修士似乎也不是普通的分神大修士,修真界实力为尊,方言绝对不认为新来这几位是依仗宗门名声将前几位压服,他们本身的实力才是最大的震慑之力。

    “浩然宗几位道友,千幻宗两位仙子,如此可不是待客之道?”说话的正是方言认识的那位修为高绝的修士,另一名当初和方言交谈过的元婴修士,此刻站立在后面一排,显然如今场合,已经不是他一个元婴修士能够出面的了。

    “君绝道友说笑了。”古太池微微一笑,朗声说道。

    就在古太池说话间,一道微不可察的神识波动从古太池身上传出,掠过方言,传向周围的几人,瞬息间,数道气息笼向方言,原本争执不下的浩然宗千幻宗五名分神大修士突然之间形成了默契。

    似乎早已料到了这几人的动作,就在古太池话音未落,其他四人身形刚动的片刻,衡越宗三名分神大修士,手中同样有了动作,同样是数道气息笼向了方言,他们距离较远,却是后发先至。

    “衡越宗的道友,这是何意。”仅仅落后一霎那,浩然宗的几位分神大修士,法力同样将方言笼罩其中,古太池当即喝问道,语气之中再没有先前的客气。

    不仅浩然宗的古太池发出了喝问,千幻宗的晨鸣道人也厉声问道:“衡越宗可是欺我红石星无人?”

    这个女人倒是够狠,知道单凭千幻宗根本不入对方法眼,干脆将整个红石星搬了出来。

    “两位道友言重了,只不过这位小友乃是鄙人弟子旧识,我不过受弟子请求来搭救于他罢了。”君绝的声音不紧不慢传出,若是不见眼前形式,倒像是和老友交谈一般。

    “哈哈,君绝道友说笑了,这位乃是本人将要收的弟子,日后收徒之时,还请诸位道友前来观礼,不过现在就不劳道友费心了。”听到君绝的话语,古太池没有反驳,反而说出了一句更扯淡的话语。

    方言没料到突然之间形势大变,原本以为他们会起冲突,自己好有机会离去,虽然希望极小,但是现在却是原本的五个分神大修士变成了八个分神大修士,不仅仅是气息锁定,根本他们的法力波动已经将自己牢牢锁定,就算自己现在自爆身上的灵器法宝,也无法改变自己被分神大修士围困的现状了。

    就在方言束手无策间,耳边突然传出一声古怪难听的声音,仿佛两块骨头摩擦发出的刺耳之声:“小子,想活命的话,就放松神识,我帮你脱困。”

    方言瞬间便觉察到一股神识突然没入自己识海之中,仿佛想要控制自己神魂,方言哪里会相信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修士神识,周围这几个分神大修士是来对付自己,这突然出现的一道神识同样不怀好意。

    方言当即催动功法想要将其抹杀,却发现根本办不到,这道神识的诡异远超过方言的预料,不过瞬息间,便接近了方言的神魂核心处,如果让他侵入神魂,那岂不是要被夺舍了?

    “你?”突然间,方言神识之中传来刚刚那个骨头碴子的怒喝之声,方言的举动虽然没有将他抹杀,却是惊动了周围的其他分神大修士。

    “鬼阴子?找死。”数道声音同时响起,浩然宗,千幻宗,还有新来的衡越宗突然间同仇敌忾起来。

    “啊。”方言只觉察到神识之中发出一声惨呼之后,自己天灵处突然冒出一道黑烟,随即散去,识海之中的那道神识顿时消失不见。

    方言随后觉察到外围又一股波动,一个烟雾缭绕的身影突然闪现出来,面皮枯瘦,不知男女。

    (感谢‘读书zhi人’打赏鼓励,恭喜晋升秀才,白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