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431章 各施手段
    第431章 各施手段

    等到众人都离开后,晨鸣道人双手一翻,手***现了一副阵盘,正是刚刚方言遗落在此的那副阵盘。

    其实晨鸣道人早已认出了件阵盘的来历,连浩然宗的古太池都觉察到了其中的阵法,熟知宗门手段的晨鸣道人更是一眼便发现了这件法宝,这是早年间自己师姐为她唯一的弟子琦薇薇炼制的法宝,正是因此,修为并非最高的她才能第一个将阵盘收取。

    此次来到丁罗星的元婴后辈,唯有琦薇薇一人没有见面,只是让晨鸣道人可以确认得到东西的不是琦薇薇,之前从那罗驰神魂之中探查到的却是一名男性元婴修士,其修为不过元婴中期,若只是相貌不同,元婴修士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的相貌,但是气息法宝改无可改。

    晨鸣道人可以断定,古太池也能断定,那人绝对不是千幻宗修士,否则,古太池岂能如此轻易放弃,之前出言相询,也不过是试探之举,无果之后便自离去,只是以千幻宗的魅惑之术,以琦薇薇的修为,便是魅惑一名元婴中期修士又有何难。

    如今星际传送阵早已被***,星空之外更是有数名分神大修士镇守,便是有星梭之类的法宝,也没有一个人能够离开丁罗星,只要将那人抓住,无论是不是千幻宗弟子,又或者是不是与千幻宗有关联,又有什么关系。

    思虑了一会儿后,晨鸣道人一边飞遁离开此地,一边取出传讯玉符,一道道波动传了出去,向自己的后辈弟子发出了聚集命令。

    就在晨鸣道人一众千幻宗修士聚集在之前的山峰之时,浩然宗的诸位修士也聚集到了一起,古太池见到自己宗门的几位后辈元婴修士,也没有多话,只是随手扔出数枚玉简,同时朗声说道:“都去找这样一名修士。”

    几位元婴修士神识探查玉简,便出现了方言与罗驰争斗的一幕场景,只是仅凭着模糊的迹象想要找一个修士何其难,让几位修士稍稍感到些许安慰的是,玉简之中的那名修士显现出来的修为远低于罗驰,只有元婴中期而已。

    这么久追踪罗驰,让众位元婴修士信心大跌,一个元婴修士居然能够在分神修士不断锁定之下屡屡逃脱,看了这枚玉简之后,失去的信心又回来少许,总不能每一个修士都如罗驰那般变态吧。

    唯有浩然楼的尤孟看到其中的那道身影,心中稍稍一动,不过随即便暗暗笑了:“不可能,两年前还是元婴初期修为,就算他天赋异禀,又如何能够敌得过接近元婴大圆满修士的轰杀。”

    众人正要散开之时,神识之中又收到古太池老祖的传讯:“出去之后,留意千幻宗修士,若有什么异动不要声张,跟着就是。”

    同是红石星修士,老祖能够看出那副阵盘,这些人同样能够认出那副阵盘的来历,听到老祖的传讯,原本还有修士要就此问询一下也熄了念头,老祖早已看出来了,哪里需要自己提醒。

    分神修士个个都不容小觑,就在之前众位分神大修士聚集过的地底深处,良久之后,从周围浓烈的地煞之气中忽然涌出了丝丝黑雾,片刻之后,一个身影从黑雾之中凝聚出来,正是之前早早离去的黑烟笼罩,相貌消瘦,不知男女的修士。

    凝出身形之后,这名修士嘎嘎怪笑两声:“想要骗过我鬼阴子,哪有这么容易,原来那阵盘是千幻宗之物。”

    说完之后,阴森的鬼阴子黑雾翻滚着没入地煞之气中朝远方遁去,出了地面之后,鬼阴子身体一抖,团团黑雾洒落下来,每一团黑雾离开他的身躯之后,瞬间便迸射开,形成千万颗米粒大小的黑点四散开了,瞬息间便没有了踪影。

    让众多分神修士最为忌惮的衡越宗此行来了三名分神大修士,其中有一名是方言曾经照过面的君绝,站在中间,隐隐为三人之首。

    另一人身材魁梧,身后背着一柄巨斧,猛一看倒像是一名樵夫,最后一名却是身着文士儒衫,手中不时挥动着一面扇子,分明就是一个赶考书生,不过从那巨斧还有扇子中不时闪现的灵器气息,哪里是普通人可有,这二位便是衡越宗赫赫有名的山樵道人和书道人,俱是分神修为,与君绝同门师兄弟,此刻三人聚在一起,显然是在商议着什么。

    “君绝师兄,我看红石星的两个宗门似乎有些问题。”山樵道人相貌粗犷,心思却不粗,站定之后,开口说道。

    “山樵师兄所言极是,那套阵盘之中依稀有千幻宗飘幻道人的气息,若我所料不差,那应该是暮伤道人那婆娘炼制出来的法宝。”书道人随即也开口道。

    “不用管他们,无论谁得了,只要我们时时盯着这里,难道他们还能凭空进去不成。”听了自己两位师弟的话语,君绝道人没有评说红石星的两个宗门,随意说道。

    “恩,师兄说的是,不过还是找到那名元婴后辈,掌握在手里最好,只是那人最后分明是催动了虚空飞遁法宝,想要找到却是难了。”山樵道人听了君绝的话语,附言道。

    其余二人听后,也露出些许无奈神色,没有再多说什么,随即一道命令传向衡越宗的所有元婴弟子,找寻一名元婴中期修士,命令发出之后,三名分神大修士随即在这片区域继续布置起来,好像是在补充之前他们没有布置完成的一道阵法。

    至于其余几位分神大修士是否另有手段便不得而知了。

    催动流光翼的方言,几十息后便遁出了数百万里不止,虚空之中微微感应到了琦薇薇留下的玉符波动,方言神识一扫,又是召集令,自然不会去理会,这么快便有了回应,方言可以肯定与自己刚刚和罗驰的斗法有关,只是不知道罗驰下场如何,是不是如自己所愿被人灭杀。

    此刻的方言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众多分神大修士放在心上,原先到处探查寻找罗驰薛然二人的元婴修士,此刻都在寻找自己,好在之前斗法只是浑身都被法宝法术光芒覆盖,而方言的法宝光芒,就算在红石星上也没有显露过几次,倒是一时不会被人惦记。

    其实方言他甚至不清楚众多分神大修士在找什么东西,也不清楚分神大修士要找的东西,居然被他卷包烩的时候,一并带走了,方言在意的只是拥有森然殿气息的那副卷轴,方言此刻还没有来得及查看罗驰放置其中的诸多物品。

    从虚空之中遁出的方言催动飞舟又朝着远方飞遁了两天,直到自己感觉应该安全之后,方言才落了下去。

    迎接方言的是一群三阶顶级的火鸦妖兽,成百上千只火鸦妖兽看到朝自己领地落下的方言,顿时沸腾起来,扑棱棱的便纷纷起飞迎了上去。

    如今的方言不再是一年之前,还需要依靠琦薇薇才能够从三阶妖兽群中采摘到灵草,发现自己出现的地方居然是火鸦聚居的领地,方言不禁欣喜异常。

    方言将自己元婴中期的气息释放出来,他并没有打算和火鸦群正面对抗,面对如此众多三阶顶级妖兽,方言仍旧不是对手,不过穿过它们的领地,方言并费不了多大功夫。

    感受到方言的气势之后,火鸦群明显气势一顿,不过瞬息间,方言便穿过了火鸦范围,没入地底深处去了,随着火鸦首领的一道神识波动,所有火鸦又重新返回了自己的巢穴中,接受着从岩洞中冒出的丝丝火气。

    这丝丝火气也是方言欣喜的原因之一,之所以看到火鸦群,方言便决定留在这里,一来是要借助这数千只火鸦气息遮掩自己的行踪,而来便是想要借用地底的地火气息,倒不是方言想要汲取地火气息,如今的方言真火品阶在炼化了些许太殇焰之后,早已高过了普通的地火,待在这里却是想让自己桃瘴甲中的小火灵以及流光翼中的那只大鸟汲取些地火力量。

    不比紫恒炉器灵紫灵可以直接汲取门户之中的精纯火系灵力,方言也曾经想让这两只器灵和紫灵一样汲取门户中的力量,只是两个器灵修为都不够,便是修为较高的大鸟,也没有到达元婴修为,根本无法直接汲取门户中的力量。

    到了地底深处之后,方言很快便感应到了浓浓的火系灵气,比起自己门户中要驳杂的多,品阶也不够,不过却是正好适用,深入地底千丈后,方言停了下来,这次没有再布置千幻宗的幻阵,只是按照自己以往的习惯布置出数道阵法将周围笼罩。

    布置好之后,方言伸手将桃瘴甲取出,神识一动,小火灵便冒出了头,和方言心意相同的小火灵亲热的围着方言转了一圈,便一头扎入身旁的地火气息之中,说不出的惬意。

    随即方言又将流光翼中的大鸟也召了出来,出了流光翼的大鸟眼角瞟瞟方言,伸展一***躯,划做一道火光同样没入地火气息之中。

    一直不屑于方言修为的大鸟,在方言结婴之后,便有所收敛,却仍旧没有完全的敬服,不过方言也不以为意,想来大鸟以往的主人修为更甚自己现在,只要大鸟不捣乱,自己也不会和一个小小器灵过不去。

    看着自己的两只器灵都进入地火之中汲取力量,方言随即将风奴扔了出来,下了一道命令之后让风奴坚守四周阵法,自己也没有闲着,神识随即探入乾坤壶之中。

    “主人。”紫灵略带谄媚的凑了上来。

    对于方言紫灵现在彻底心服了,虽然方言一直将它当苦力使用,自从收服后没多久,便让一个堂堂元婴期器灵整天催动一道禁制,紫灵却是没有丝毫怨言。

    也是,区区数年,紫灵增长的修为比以前几十万年都多,任谁也会欣喜不已,就算当初没有誓言,如今的紫灵也不会背叛方言了。

    “紫灵,血藤萝没有什么事情吧。”方言随口问道。

    “有我紫灵守着,它蹦跶不起来了,主人放心就好了,是不是再取出一团?”紫灵肯定的说道。

    方言点点头,同时稍稍探查了一下丹灵玉璧之中的禁制空间,桃瘴毒依旧在,血藤萝如紫灵所言,被困在其中,没了什么动静。

    紫灵打出数道手诀,很快,方言便觉察到丹灵玉璧禁制中的血藤萝顿时发出数声哀嚎之音,只是早不复先前的威能,照此下去,不仅仅是它的精血精华,便是神魂力量,用不了多久,自己也可以汲取到了,不过自己现在还有蕴灵石中的妖兽神魂,虽然效果不如以往,但还足够用。

    取出一道血藤萝精血精华之后,接着又将神识探入乱石阵盘之中,将弟子石峰摄起,一道遁入流光翼中修炼起来。

    对于自己师父层出不穷的法宝,石峰早已见怪不怪了,给自己的都是灵器级别的法宝,此刻又发现一件灵器也不甚在意,只当是自己师父要考较自己,只是进来之后,发现师父根本没有多说一句话,只交代一声好好修炼,随即给了自己一把灵石后便不见了踪影。

    仔细感受了一番,石峰顿时神情大变,他不过一介散修,对于时空秘境听闻过许多,但是还从未亲身体验过,感受到了丝丝时空之力,心中惊讶的石峰满怀着对师父的敬佩之情,便盘坐下去,运转起功法来,对于手中拿着的十几块极品灵石倒是不以为意了。

    丁罗星上的动静并没有随着方言不见踪影而偃旗息鼓,只是半年之后,仍旧没有找到玉佩气息的诸多元婴修士分神修士也有些些许不耐之情,更让他们烦心的是,***了大半年的传送阵到了如今也不得不重新打开了,即使不打开,也早有别的分神大修士催动星梭来到了丁罗星上。

    就在星际传送阵打开的第二天,一直安排一众弟子探寻琦薇薇无果的晨鸣道人,便当先跨入传送阵离开了丁罗星。

    不到一个时辰后,晨鸣道人便站在了自己宗门内,先是去了一趟元神大殿,片刻之后,晨鸣道人站在宗门禁地千幻谷前,她没有返回自己的洞府,而是传出一道神识进入飘幻洞府:“师妹晨鸣拜见师姐。”

    过了半响,一道神识传了出来:“师妹有什么事情便说吧。”

    发现飘幻师姐没有邀请自己进入洞府,晨鸣道人也没有恼怒,数千年来一直如此,早已习惯了。

    “师姐,琦薇薇可曾回来?”微微一顿之后,晨鸣道人朝自己的师姐发出一道疑问。

    “琦薇薇?不是和你一道去了丁罗星?”飘幻仙子语气平缓的反问道。

    “师姐,你的好徒儿了不得,那件东西被琦薇薇得了,不过我这个师叔的话不管用啊,连番召唤都没有一次将她召到跟前,若不是回来发现她的本命元神牌依旧在,我都以为她被人灭杀了。”晨鸣道人语气客气,话语却没有一丝客气之意。

    “师妹勿怪,琦薇薇想必有自己苦衷,日后她回来,我让她去师妹处请罪。”飘幻仙子依旧一副风轻云淡,仿佛琦薇薇之事与她毫无关联。

    “师姐保重,只是现在其他宗门也盯上了我千幻宗,到时候还需要师姐出面周旋了。”晨鸣道人又道了一声别,便遁回了自己的洞府,至于相不相信刚刚飘幻仙子的话,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那边的飘幻洞府之中,飘幻仙子此刻哪里有之前的风轻云淡,躺在北极白玉床上的她一脸怒容,嘴里低声喝骂着:“大戊剑阵,五行灵雷,你究竟是谁。”

    片刻之后,飘幻仙子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眼神之中闪过几分厉色,流光一闪,玉床之前突然闪现出一个人影,面貌娇美,浑身散发出无尽灵气,精纯的金系气息,便是许多金系灵物也赶不上,只是这名娇美少女却是神情呆滞,仿佛一具木偶。

    一道道气息从北极白玉床中散发出去,沿着一道玄奥线路流转数圈之后,最后没入这名娇美少女的天灵之中。

    持续了数年之久,便是秘境之外也过去了半年时间了,原本木讷的少女神情突然生动起来,举起手臂四下活动一番,随即又起身转了几个圈,等停下来之后,少女望着北极白玉床上,眼中闪着不知何意的光芒。

    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原先还丰润的飘幻仙子此刻却又恢复了干尸模样,躺在北极白玉床上,只有微微的气息流转显示并非死尸。

    娇美少女挥动双手,一道道符文闪现,随即没入北极白玉床周围,不大工夫,整个洞府之中情景一变,原先白玉床位置早已空无一片,只剩下了周围迷离的光芒闪烁。

    就在娇美少女闪出自己洞府的片刻,刚刚回到自己洞府还不到半刻钟的晨鸣道人,一张沟壑纵横的脸上,突然闪现出一道惊疑神色:“金灵体分身之体?师姐她究竟怎么了?莫非真如我猜想的,肉身受到了极大伤害?”

    晨鸣道人思量至此,同样一个闪身出了洞府,刚刚跨出洞府,一道神识便飘了过来:“晨鸣,我要去一趟乌兰星,至于琦薇薇,那散仙传承关系太大,就算真如你言是琦薇薇所得,也不是我千幻宗能够吞下。”

    仅仅一道神识传讯,便让晨鸣道人心中大惊,数千年间,自己和师姐的差距似乎更大了几分,这具分身之体,居然有如此威能,不过对于自己师姐的话语,倒是没有半分异议,不要说千幻宗,就算势力极强的衡越宗也难独吞,半年时间封闭丁罗星,早已引起更多的宗门注意。

    (感谢‘风与风行’道友打赏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