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399章 天一禁制
    第399章 天一禁制

    感觉到了自己杀戮之刃中的杀戮之气不断消失,和自己断了联系,远处的萧恨水终于忍不住怒号起来。

    百杀之地经历多年杀戮,他和冰无暇夫妇二人好不容易才收集到这些杀戮之气,凝出两柄杀戮之刃,还没有如何建功,转瞬之间便被方言夺去,任谁也受不了,尤其是对手还是自己一直认为蝼蚁一般的存在。

    “哈哈哈哈。”方言发现自己的乌黑印记吞噬了这么多的杀戮之气后,发生了质变,似乎自己也可以催动杀气凝出长刀一样的武器,有了这种不需耗费多少法力的神通之术,方言对于眼前情况,又生出了无限信心。

    就在萧恨水狂怒的一刹那,方言身前一道暗芒射出,仅仅一瞬间,情势突变,一直防御的方言突然爆出了又一波攻势,除去刚刚偷袭而出的无柄刃刀外,不再催动法宝轰杀,而是以刚刚领悟出的凝聚杀气兵刃为法门,只是他凝出的不是长刀,而是一柄柄长剑。

    方言攻击目标不是萧恨水,方言清楚,萧恨水作为天魂宗核心弟子,肯定还有其他手段,自己想要和他争斗,还是有所不足,但是头顶的皇翎伞不同,显然这件法宝和自己的大戊剑阵一样,是对方的本命法宝,只要能够将皇翎伞击破甚至击毁,和将萧恨水击伤并没有不同。

    被方言生生夺去了自己的杀戮之刃,此刻又见到对方用相同的手段攻击皇翎伞,萧恨水不由怒喝出声:“气煞老夫。”

    警兆突现,萧恨水只来得及闪避一下,却仍旧被无柄刃刀击穿了右臂,连续两次被方言偷袭得手,接连的不顺心,萧恨水几乎要吐血了。

    即便如此,他却仍旧没有去管那柄无影无踪的偷袭法宝,而是伸出手催动自己的法宝皇翎伞,不是轰击方言,而是选择了收回,方言的这一选择却是击中了萧恨水的软肋,若仅是皇翎伞也就罢了,其中却还有他的妻子冰无暇的神魂藏身其中,萧恨水不敢任由方言轰击皇翎伞,尤其是他清楚那杀戮之刃的可怕攻击力,自己的皇翎伞论品阶,还比不过那套天魂棋阵,若是将其中妻子的神魂击伤,后悔都来不及了。

    到了这一刻,萧恨水哪里还不知道眼前的对手根本不是金丹修士,而是实打实的元婴修士,手中手诀不断,只是先前为了禁锢了数千丈虚空,萧恨水之前布置了种种手段,此刻却是影响了收回自己的法宝,半息功夫,对于一个元婴修士足以发出数百道攻击。

    元婴修士,金丹大圆满修士,相隔一线,却是天差地别,身为元婴后期的萧恨水最为清楚不过,一个元婴修士若是拼命,别的不说,就那套天魂棋阵要是自爆,皇翎伞就算不当场被轰为齑粉,也不会残留多少,就算自己碰到也要重伤,如果是金丹修士的,则根本没有这个可能,甚至没有攻击皇翎伞的机会。

    萧恨水心中第一次有了无力的失败感觉,之前对手金丹修为,自己夫妇两大元婴中期修士联手都没能留下,如今自己虽然晋升元婴后期,相比起来,法力提升自然比对手结婴增加的要多的多,但这都是量的增加,远不如结婴之时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

    方言敏锐的觉察到了萧恨水对于皇翎伞的情绪,虽然不清楚其中何故,却知道自己该如何办,原本禁锢周围数千丈虚空的皇翎伞,瞬间便受到了方言连续不断的轰击,数条杀戮之刃接连不断朝上方斩杀,每一柄虽然都不如先前萧恨水那两柄长刀威力巨大,但是胜在数量众多,足足十几柄。

    “道友,住手。”

    发现攻击奏效的方言正要加大力度,将皇翎伞彻底击破的片刻,突然收到了萧恨水急切中带些恳求的讯息。

    恩?方言有些愣神,一个元婴后期修士居然会露出这种语气?自己不过是攻击他的一件法宝,即使是本命法宝也不至于如此,自己的攻击强度不过是想要打开一道缺口,让萧恨水受些伤害,却是伤及不到根本。

    “莫要怀疑了,只要道友停手,萧某答应你日后也放你一马。”萧恨水知道自己的话难以令人置信,也看到了方言还要施展的功法,又传出一道神识,同时将自己的结界立即散去。

    方言这才知道了萧恨水确实是认真的,一个元婴后期修士做出如此表态,方言也不再多言,只是一拱手道:“方某告辞。”

    立即招呼风奴蜂王兽,催动昇虞木灵舟,朝远处飞遁离开,飞遁之时,方言双手挥动,数道手诀打出后,几十枚符文渗入飞舟之中,不多时,飞舟气息便被完全遮掩,再不露出丝毫。

    一脸落寞的萧恨水望着远去的飞舟,百般滋味在心头,挥手将自己的皇翎伞收起,一甩头,朝无相聚集地而去。

    飞遁出数万里后,方言才稍稍心定,后面没有萧恨水的踪迹,直到此刻,方言也有些后怕之心,刚刚自己的法力再过片刻便要告罄,就算是轰破那皇翎伞,自己也没有别的有效手段招数能够对付元婴后期修士的轰杀。

    方言自己的底牌除了傀儡人外已经尽出,这些手段对付一个元婴后期修士,如果在这一战之前,方言还会觉得有些许可能,现在却是知道还差的远,除非自爆诸如大戊剑阵,天魂棋阵,甚至傀儡人这种手段,否则绝对没有丝毫胜利的希望,就连逃脱也是奢望,却不料最后得了这么一个结果。

    对于方言来说,这是比最好结果还要好的结果了,能够正面抗衡一个元婴后期修士,对于一个元婴初期修士,真可谓是一种荣耀,虽然方言心里对于这种荣耀没有丝毫的兴趣。

    这次经历,虽然危险,却也收获巨大,方言不仅仅得了那些杀戮之气,多了一门不需耗费多少法力,便可以杀敌的手段,而且在生死之间,更是将自己体内潜藏的潜能激发出来,对于自身修炼有了更深的感悟,修为提升了一截,省去了数十年不说,而且这种修为提高比按部就班提升的修为更加坚实,更加难得。

    最重要的却是心志凝练,唯有生死一瞬间,才是磨练心志的不二法门,生死磨练本就是许多修士提升修为,凝练心志的常用办法,只是这种方式有效却也危险之极,非心志坚定者不敢用。

    方言此刻盘坐在飞舟之内,不停运转星云诀,补充自己损耗的法力,神识之中还在不停的推演刚刚结束的战斗,推演之中,方言发现似乎有几处自己还可以做的更好。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没有了萧恨水这样的修士追杀,方言也不欲与更多的魂兽争锋,只是默默的修炼,体悟和萧恨水一战中的种种,飞舟任由风奴催动,风奴蜂王兽两大元婴级别的护卫下,偶遇几只魂兽也尽可以避开,再没有受到什么阻拦便深入蛮荒两亿里。

    方言有鲁南子给的玉简,越接近通天谷,这玉简之中的介绍越详细,虽然相隔了无数年,但是对于那些修为高绝的魂兽来说,也不过是睡个懒觉,闭个闲关的时间,总得来说,和鲁南子玉简之中并无太大不同。

    到了这里,方言不再让风奴操控飞舟,而是亲自出马,兜兜转装,却是沿着一条安全通路朝通天谷进发。

    通天谷传送通道,在元婴级别的修士中并不是什么秘密,大机宗全宗数十代都没有出现过一个元婴修士,却是将先祖的经历当做了传说。

    前行之中的方言,便碰到了数道遁光,都是法宝流光,不用说,都是来往于两个大陆间的元婴修士,方言在天魂城中也曾旁敲侧击打探过,别人没有鲁南子的手段,也没有自己手上这样详细的地图玉简,敢到这里的,无一不是对自己修为极其自信之人。

    到了此处,不是相熟之辈,谁也不会轻易和别的修士搭讪,所有碰到的遁光都是戒备森严,远远避开,方言也没有心思和别人打交道,正乐得自在,有了这些修士出现,方言也清楚自己已经跨过最危险的地方,通天谷就在不远处了。

    又过了数个时辰,方言已经看到数百里外的一片山谷之地,远远望去,仿佛随手划出的一横,方言虽然第一次见,也知道那儿便是通天谷了,在这里已经可以觉察到隐隐的禁制波动,沧桑雄壮之意扑面而来。

    方言稍稍停顿,又是一个加速便朝那禁制之处遁去,前进了数十里,禁制之意越来越强,所有的波动头都是那随意划出的一横。

    玉简之中早有介绍,通天谷禁制乃天地生成,当初先辈修士发现这通天谷之时,这道禁制便早已存在,虽然近几年一划,却是奥妙无穷,无数的修士都到这里来研究过它。

    天资不同,感悟不同,但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无不为通天谷至简中蕴含至繁的禁制而震惊,所有人都称这道禁制为天一禁制,意思是周天合一,传闻,若能够将这道禁制参悟通透,便能达到极高境界,超越分神也未可知。

    只是这只是传闻,并没有哪个人真正因为感悟这道禁制而修为大涨,但这并没有让来这里参悟禁制的修士减少。

    方言初到,便看到了周围几十座山头上,都有修士盘膝而坐,面朝的都是这通天谷禁制方向,而他们身旁的守护阵法,无一不是仿照这天一禁制而设,只是水平参差,不一而足。

    让方言有些讶然的是,他还感应到了几只魂兽气息,也各自占据了一块地盘,相互守望,却也在感悟这道天一禁制。

    方言来到这里,自然也要见识一下连鲁南子都看不出来历的禁制,没有急着踏入其中,而是放出神识朝那简单之极的禁制探去。

    就在方言神识刚刚触及那禁制的一瞬间,便感觉到自己的心神轰然一声巨响,并不是真的发出巨响声,除了方言,没有谁听到这声巨响。

    方言的心神一下渗入这道天一禁制之中。

    大巧不工,初一探查仅仅是简简单单的一道禁制,等到方言的神识心神探入其中,却发现,原本极其简单的天一禁制,突然生出了无穷的变化。

    方言仿佛置身虚空之中,周围都是一道道轨迹划过,每一道如流星,如电光,突兀出现,却又给人一种自然而然,本该如此的感觉,瞬间后,原本空无一物的虚空中,便布满了道道划痕,纵横交错,如同一张巨网。

    方言显示一惊,随即却是一喜,立即将心神沉入那漫天亮光之中,不再理会周围事情,只想将每一道划痕的轨迹都深深记住。

    这道道划痕,哪里是什么流星电光,道道都合乎天道,蕴含至理,分明是禁制之本所在,所有禁制都是以这最简单的划痕构成,这周天的动静,就是禁制由简入繁的过程。

    方言陷入感悟之中,蜂王兽和风奴自是紧紧盯着四周,忠心护卫主人,突然间,一兽一奴发现了有一到身影接近自己所待的飞舟。

    蜂王兽首先放出神识警告来人,风奴却是没有放出神识,而是一下将自己的气息放开,做出了迎战准备。

    不知道是被方言的两个手下吓住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那人发现了蜂王兽风奴气息之后,便停下了身形,却也没有离开,就在飞舟一侧数里处待了下来,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看到来人不再近前来,蜂王兽和风奴也没有动作,只是神识目光没有一丝放松,紧紧探查那人,一有异动,他俩的猛烈攻击瞬间便会施放出去。

    一瞬间,又或者是无数年,方言周围亮光交织的网格开始消散起来,不是消散,而是融合,由繁至简,从漫天的划痕,逐渐减少,减少,到了最后,又变成了一道最初识的划痕,随即消失不见,只留下方言一个身影空落落的待立在虚空之中,一切都仿佛是虚幻一场。

    不知何时,方言的双目紧闭,身体之中的星云诀却是飞速运转起来,方言的双手在自己的身侧不停的划出一道道的轨迹,依稀间便是刚刚虚空中的划痕轨迹,又像是星云诀的路线图,每一道都隐隐合乎天道。

    一道道阵法禁制,在方言双手间闪现,从刚入墨灵宗时候学到的防护阵,到他后来从九幻真人那儿学到的星极宗各式阵法,在这片虚空之中,原本方言徒手无法布置出来的诸如天月九幻阵,甚至那封界大阵九锁翎陷阵都现出了阵图轨迹,一个个缩小了无数倍的阵法就在方言的身前出现。

    一道道阵法刚刚刻画出来,随即便又消散一空,又一道阵法凭空而成,方言仿佛陷入一种不能自主的状态之中。

    方言双手仍旧在刻画阵法禁制,却是紫琅石壁中的阵法,从第一套开始,瞬息间便有八道阵法刻画出来,这已经是方言当初感悟的极限所在。

    但是这一刻,方言却是没有停手,双手挥动间,又刻画出了七副阵图。

    如果九幻真人能够看到方言此刻的动作的话,一定会惊讶的掉下下巴来,其中三幅他也认识,正是紫琅石壁中第九、十、十一三幅阵图。

    方言当初可是没有见识过这三幅阵图啊,除了这三幅,居然还有四副,这是九幻真人也没有见识过的阵图,每一道都繁复无比,仅仅阵图便能够感觉到这些阵法如果真的布置出来,不知道有多么大的威能。

    突然间,方言刚刚刻画出的所有阵图同时闪现,团团围在方言的周围。

    方言仍旧双目紧闭,双手手诀不断,便看到他身前的副副阵图起了变化,融合,分离,再融合,形成了十八道符文悬在方言周围,方言仍旧催动神识控制,想要再将这十八道符文再融合一步,却是怎么也做不到,片刻后,十八道符文都融入方言的身体消失不见了。

    就在这一刻,方言突然醒来,周围哪里还有什么虚空,自己分明还是站在飞舟之上,蜂王兽风奴仍旧守卫一旁,再想之前的一幕幕场景,仿佛一场幻境。

    方言却知道,这不是什么幻境,自己的的确确踏入过那片虚空,只是不是肉身,而是神识踏入其中,就如同当初进入幻化虚空一般,这一切都是眼前这道禁制弄出来的玄虚。

    方言再伸手,想要如刚才一样刻画出阵图,却是再也做不到,对于这种情况,方言并不奇怪,刚才是神识之中,现在却是真实世界中,要是如刚才一般轻松刻画出来,反倒会让方言心惊。

    就算如此,方言也知道自己这次感悟颇深,不知道别人在这天一禁制之前有多少感悟,至少方言自己是很满意的,闭目沉思,十八个符文就在自己脑海深处,清晰可辨,正是刚刚在那虚空中凝练出的十八道符文。

    很快,方言身前便出现了一道简易之极的防护阵法,这样一道阵法出现在一个元婴修士手中,委实有些丢脸面,方言却是一点不在意,仍旧探查着眼前这道防护阵法。

    过了片刻,这道阵法突然起了变化,瞬间之后,化为数十个符文散开,每一个符文都和方言识海中的十八道符文之一相像。

    “哈哈,果然如此。”方言欣喜一声,想要再做研究,一道神识突然传来:“方言小子,还不准备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