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390章 碎丹结婴
    第390章 碎丹结婴

    结婴来的极其不是时候,哪怕再晚几个时辰也好,如今正面对十几只魂兽在阵中轰杀,虽然都被困在阵中,但是真正想要灭杀它们,还需要一番费力才行,方言的百息元婴才是最大的杀手锏,五行灵雷,乌黑印记,天魂棋阵,大戊剑阵是方言的底气所在。

    如今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要结婴,方言又如何能够浪费法力去轰杀那些魂兽,能不能全部灭杀先不说,便是全部轰杀了,没有法力的方言又如何去碎丹结婴,一时间,方言陷入两难境地。

    此刻外围杀阵倒是不用太过担心,有风奴催动,也不比方言差多少,只有内层噬魂大阵中的魂鬼需要注意,一旦方言结婴时候耗损太多,实力无法压制其中魂鬼,极有可能会反噬其主。

    需要方言做决断的时刻到了,是自己飞身遁离这里,还是留下来先灭杀魂兽。

    飞身遁离这里安全系数高,但是方言绝对不能将所有手下都带走,尤其是蜂王兽,如果蜂王兽的气息消失,杀阵之中的魂兽一定会觉察到,以方言如今没有流光翼的遁速,比起那几只魂兽可是强不了多少,还要准备时刻都有可能来临的碎丹,想要保命,唯有舍弃蜂王兽才有希望。

    方言知道,只要自己命令蜂王兽坚守在这里,它绝对不会违背自己的命令,但是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方言就将这条路舍弃了,蜂王兽从方言踏入修真界便跟在身旁,方言早已视他为自己的亲人孩子一般,又怎么舍得如此放弃。

    战吧,冲击元婴一次不成还有二次,虽然难度更高甚至陨落,但是方言坚信自己一定可以,蜂王兽如果失去,可就再也找不回来了,不是每一次,都能像那次赤蝉一样幸运,只剩下一缕气息还能恢复过来。

    现在不是迟疑的时候,瞬息间,做出决定的方言,往嘴里含了一颗蕴灵丹,并没有立即炼化,而是预放在口中,只等等下法力损耗之时补充,是什么结果,就看接下来着十几息功夫了。

    没有丝毫保留,方言将噬魂阵催动到极致,将那杀阵也笼罩起来,手中同样是手诀不断,有了噬魂大阵后,方言没有再催动天魂棋阵,只是将黑白二气化出两道利刃杀入阵中,同时五行灵雷,大戊剑阵也都催动起来,右掌中的乌黑印记也夹在在阵阵攻击之中涌了过去。

    风奴不必说,在方言的命令下,也将自身实力发挥到了十分,噬魂大阵之中的魂鬼更是叫嚣着朝那些魂兽杀去,修为稍低的赤蝉也奋勇朝前而去。

    蜂王兽化形之后,灵智大涨,早已明白方言此刻的用意,没有太多动作,却是不顾身体极限,极力炼化起蕴灵丹丹力来,只等数息之后便也加入杀敌行列。

    在攻击的同时,方言却悄悄的将阵法外围露出了一丝空隙,方言用意并不在全部灭杀阵中魂兽,他只是要以雷霆万钧之力震慑它们,将它们惊走便好了,唯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节省自己的法力,为片刻后将要降临的碎丹成婴留下足够的实力。

    想要震慑这么多的魂兽,却只有全力以赴才能做到,因此,方言一上手便发挥了自己的全部实力,在方言的指挥下,所有攻击并没有分散开来,而是集中在阵中三四只魂兽身上。

    相比于各自为战的魂兽,方言一方好似一股绳,借助阵法之利,原本实力较弱的方言一方,却是发挥出了比那些魂兽更为强悍的攻击,无数道的攻击之下,只在数息间,便取得了满意的成果,全力轰击的四只魂兽,一死三伤。

    死去的一只虽然只是一只三阶魂兽,但也对其余众多魂兽造成了极大的震撼,本以为这里不过是一只没有手下,愚蠢到独自化形的魂兽,想要来占点便宜,却没有料到对方有如此强大的后盾手段。

    很快,便有魂兽发现了阵法的缺口处,第一只产生退意的魂兽离开了,有了第一只,便有第二只,又是两息之后,又一只魂兽被方言等灭杀了,这次可是一只四阶魂兽,几乎所有的魂兽都恐慌起来,这些魂兽都是心智通透之辈,比不得修士,却也知道形势,眼看不是方言的对手,立即蜂拥朝那缺口而去。

    若是以往,方言自然不会放过这等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此刻却不是逞强的时候,看到众多魂兽都朝后退去,方言立即停下了手中手段,只由风奴赤蝉追杀而去。

    经过这番厮杀,见识过自己这方实力,这些魂兽一定不敢轻易再来,等自己结婴成功,如果它们再来,可就真的是找死来了。

    仅仅数息功夫,方言便耗去了一大半的法力,好在取得了理想效果,嘴中的蕴灵丹早已吞入腹中,力求在碎丹来临之前将自己法力补充到最多。

    方言已经不去关注外面的厮杀,立即盘坐下来,准备迎接碎丹来临,却不料,心中警兆突现,一道阴冷气息突然朝自己袭来,竟然还有一只阴影兽隐藏在杀阵之中没有被发现,甚至瞒过了略微有些分心的方言,直到这一刻才露出了它的杀气。

    “啊?”方言惊呼一声,正欲催动功法抵挡,却看到一道黄光闪过,一道身影挡在了字身前,方言心中一松,蜂王兽恢复了几分实力,已然化形的蜂王兽比只论修为,比自己还要高几分,有它护卫,偷袭魂兽不足为虑了。

    一个闪身,方言飞到了刚刚蜂王兽待立过的地方,不再管手下一众人兽的杀伐,其实方言早已感应到了,那些魂兽已经离开阵法朝远处遁去,整个阵中,如今除了自己的手下外就只有刚刚那只偷袭自己的阴影兽了。

    坐定的方言立即将噬魂大阵收起,免得在自己结婴重要时刻,噬魂大阵中的魂鬼有什么变故出现。

    只来得及朝自己的一种手下发出一道神识,方言便觉察到了自己丹田之中的五色金丹,啪啦一声有了声响,方言明白金丹将碎,不假思索,方言立即将天龙玉佩取出,放在自己胸口。

    然后神识内视进去,便看到了自己的金丹之上出现了道道裂纹,瞬息间便布满了整颗金丹。

    同时一股巨大的,深入神魂深处的痛楚出现了,来自神魂的痛楚,不是某种功法能够抵御,唯有以绝强心志忍受过去,如果忍受不住,唯有失败一途,绝没有其他可能。

    金丹缓慢但是坚定的碎裂开来,丝丝雾气升腾,将整棵金丹包裹起来,这些雾气都是碎裂金丹所化,也是结婴的根本所在。

    此时,方言便是想要有所动作也不能,唯有稳定心神,坚定心志,忍受着阿鼻地狱般的痛楚不停歇的在自己神魂之中涌动,相比起来,身体上的痛苦可以忽略不计。

    将所有魂兽轰出阵外后,风奴已经和赤蝉返了回来,有风奴控制着杀阵,一人两兽合力,很快便将那只阴影兽灭杀,阵法恢复了平静。

    风奴和两只灵宠都知道方言此刻关键时刻,和刚才守卫蜂王兽一样,守卫在阵法外围处,尤其是刚刚化形的蜂王兽,更是一脸戒备,将自身气息完全散开,警示周围有可能接近的高阶魂兽。

    连续不断的痛楚足足有两个时辰,方言才感觉到了自己金丹的最后一丝也升华为雾气,之所以比蜂王兽多了这么长的时间,却是因为方言的积蓄太过深厚,方言如此积蓄,碎丹也罢结婴也罢,都要比蜂王兽难的多,也要难过大部分修士。

    碎丹之后,方言丹田之中充满了雾气,五种颜色,交缠其中,或聚或散,种种玄奥在其中,即便是自己的金丹所化,方言也无法掌握其中的种种变化之处,或许修为更高时候才能理解其中的奥妙吧。

    没有任何停歇,方言明白结婴最为关键的时刻要到了,当即掏出自己准备已久的甘灵芝元丹扔入口中,同时将在蛮谷灭杀掉几名金丹修士身上得来的几样东西一同扔入口中,虽然比不得自己炼制的甘灵芝元丹,但总是对结婴有助的灵物,多一分保证总是好的。

    随着甘灵芝元丹还有数种灵物进入丹田,原本缓缓流动的雾气突然有了波动,方言觉察到在雾气的最中央有了些许变化,出现了一枚种子,开始吸收周围的雾气。

    方言明白,那就是婴种了,只要将这些雾气吸收完全,便会凝出自己的元婴,到了这个时候,就需要自己催动加速了。

    方言动作却是一点不慢,刚刚觉察到婴种出现,立即催动星云诀,周身法力顿时运转起来,朝着丹田之中涌去。

    方言低估了结婴的困难程度,又或许是自己的金丹太过强悍了,之前方言早已打探过很久,对于结婴也有了很大的了解,但是此刻自己结婴之时却发现了问题,自己的法力强横,还远不足以支持雾气化婴。

    原本应该是可以的,如果没有之前的消耗的话,方言的法力就算不支,也不会相差太多,偏偏碰到了之前的事情,方言法力消耗大半,如果是在来这处山谷之前,消耗如此多的法力,用一颗蕴灵丹也能补充个七七八八,虽不至圆满,也能有八成以上。

    但是经过几个月昼夜不停的炼化无上灵气,方言的法力早已比先前扩充了一半还多,原先能够恢复五六分的蕴灵丹,如今不过能恢复三四分,结婴之前,方言体内法力还不足全身之时的六成。

    光论法力的话,方言的六成也不弱于其他金丹大圆满修士,但是现在是结婴,金丹却越强,结婴需要耗费的法力便越多,积累越厚,结婴越难便是这个道理。

    如果方言没有将金丹用无上灵气淬炼,以如今的法力也足以凝出元婴,只是没有那无上灵气淬炼,也不可能有实力将十几只魂兽那样迅速的赶走,说来说去,变成了一个死结。

    这一切,现在的方言早已顾不上思虑了,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该怎么办。

    体内法力所剩无几,便是再吞服一颗蕴灵丹,前一刻蕴灵丹丹力尚未过去,第二颗能补充一成就不错了。

    燃眉之急也要先解,方言立即又往嘴里扔了一颗蕴灵丹,只是这也是能起作用的最后一颗了,再放一颗连一丝法力也不会增加。

    如果无法一鼓作气结出元婴,原本出现的婴种还会散去,那才是真正的碎丹散功,即使能够重新化为金丹,也会比先前的金丹要差很多很多,以后也不一定有突破的机缘,更多的人则是经受不住真正散功之痛,肉身也会直接陨落了去。

    方言自信自己可以经受那般折磨,但是也不愿意跌落修为。

    只是现如今又能有什么办法,眼看自己法力将尽,体内雾气还仅仅是一个朦胧虚影,只要法力一段,这道朦胧虚影立时便会散去。

    瞬息间,方言觉察到头顶处,刚刚散去的乌云又一次凝结起来,比起蜂王兽化形之时,威势不知大了多少,还没有散发雷霆,便有巨大的威能铺天而下。

    啪的一声,实力最低的赤蝉一下被压趴在地上,就连刚刚化形的蜂王兽都需要催动妖力才能抵御这股威压,它望着天空那阴沉的乌云,眼中露出丝丝坚定情绪。

    该来的总会来,方言也没有更多的办法,自己准备还是少了些,这几年一直东躲西藏,除了偶然得到八叶子甘草炼制出甘灵芝元丹外,其余众多东西,都是灭杀别人之后搜刮而来,虽然能用,终究比不上自己精心准备的。

    而有了蕴灵丹之后,便没有再去寻找更合适的补充法力之物,只是这种补充法力的东西,想要比蕴灵丹更加高阶的,也不是自己偷偷摸摸能够得来的。

    到了此刻,这些事情再计较也没有用了,若不是刚刚耗费法力太过,以自己的准备也足以结婴成功,但是对于为蜂王兽护法,方言并没有一丝后悔,哪怕知道了结果,重新来一遍,方言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在最后希望丧失以前,终究还是要多做些努力的,无论如何也要再拼一把,方言觉察到体内刚刚炼化蕴灵丹增长的些许法力飞速的消逝中,立时将乾坤壶五道门户大开,使命的催动星云诀,希望能够补充些许法力。

    炼化灵气变成法力,又怎么能够赶得上结婴的需求,要是这样也行,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为结婴而担心了,补充速度不及消耗速度的百分之一。

    方言却是露出了一丝惊异神色,自己乾坤壶中五道门户,五系灵气,奥妙异常,不止一次救过自己,直到现在,方言也没有搞清楚自己的乾坤壶是什么品阶的法宝,越是修为增长,对于这件法宝的疑惑似乎越多,但是绝对没有过这种功效。

    五道灵气从门户之中涌出,扭成一条五色灵线,直接涌入丹田雾气之中,像织布一样在雾气之中穿梭几遭后,方言突然觉察到自己的丹田雾气已经凝聚了很多,而自己的法力消耗不过点点。

    虽然不知情由,但是方言哪里还不知道这是天大的好事,原本已经有些渺茫的事情,忽然间出现了天大的转机,如果还不能抓住,就不是方言了。

    更多的五系灵气从乾坤壶中涌入丹田之中,丹田之中的雾气越来越浓稠,其中的婴种也受到了某种刺激,动作猛然间加快了许多,原本模糊的身形不过几十息便清晰了许多。

    方言心中仍旧有些许紧张,现在结婴速度加快了许多,但是自己的法力所剩不多,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结婴成功,心中有所思虑,动作却是没有一丝停顿,无论如何,自己只能做到最大努力,能不能成功,结果很快便知道。

    彻底放开之后的方言,不再考虑成功与否,只是一味催动所剩无几的法力,控制着乾坤壶中涌出的灵气进入自己丹田之中,然后在雾气之中穿梭。

    静心之后的方言,才觉察到,这道灵线并不止止是五道门户中的灵气所聚,五系灵气的中间还有一道灵气,无上灵气。

    再将神识探入乾坤壶中,便发现那颗指头大小的翠绿玉石,自己连续汲取了两个多月,不过消耗了一圈,刚刚不到百息时间,已经有一半多消失了。

    探查良久之后,方言心中冒出了一个疑问,难道这些无上灵气都融入自己那还未凝出的元婴之中了?

    无上灵气在此之前,不要说方言,便是他的几位元婴老大哥也没有一个人见识过,更不要说结婴之时汲取炼化,融入元婴了,或许有些大宗门中会有这种灵物,但也不会将这种灵气用于金丹修士身上。

    方言不知此事意味着什么,总归不会是坏事,何况只要现在能够结婴成功,对于自己便是极大的福缘。

    最后时刻,天空之中的雷霆终于有了反应,此时的方言早已没有多余法力再催动任何功法,感应到将要动作的蜂王兽,方言放出一道神识制止了它的动作。

    方言盯着头顶天空中那翻腾涌动的乌云,听着其中闷响不停的滚滚雷霆,眼神中露出了丝丝疯狂的表情,猛然间,方言猛然站起身,迎向劈头落下的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