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387章 收获大了
    第387章 收获大了

    看到眼前情景,方言心中一紧。

    按照方言的探查,它不过刚刚结婴,实力也就和当初自己痛扁的路远类似,远不如全盛之时的风奴,但是一个瞬间就将红毛巨蟹斩杀,哪怕对方在争斗之中早已消耗过大,也不该如此轻松才是,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只暗夜螳螂兽并不像先前探查到的那般实力。

    倒不是修为有多少隐匿,最大的可能还是那道暗光,方言的破幻目都没有看清刚刚暗夜螳螂兽动用的是什么招数,又或是法宝,速度实在太快,只是觉察到一道波动,再看时,便只有奄奄一息的红毛巨蟹了。

    眼下,这只将实力尚存高阶魂兽灭杀的刺客,不复先前的潜藏,发现了没有逃走反而跟上来的方言,没有丝毫犹豫,便是一道凌厉利刃斩杀过来,不是什么法宝,却是它灵力所化。

    虽然吃惊于这只暗夜螳螂兽的实力,方言仍旧没有放松一丝警惕,发现了暗夜螳螂兽的动作,方言也没有丝毫意外,原本就是各具心思,各施手段,想要收获,没有付出又怎么能行,暗夜螳螂兽隐藏了手段,方言又何尝显露过什么。

    暗夜螳螂兽是善于潜藏,才躲过二者探查,方言则纯粹是对方不屑于他低微实力。对于这种轻视,方言自然没有半分怨言,巴不得总是如此呢,否则又怎么会有如此局面。

    此刻红毛巨蟹根本已失,不出片刻便要陨落,那只百足虫兽已然重伤,剩余的不过是暗夜螳螂兽和方言一人一兽,此刻也都不再掩饰自己的修为。

    看到对方斩杀过来的利刃,方言立即催动体内积显木,气势一涨,瞬间,方言的威势便不再对手之下。

    就在暗夜螳螂还在震惊于方言突然高涨的气势之时,方言身前出现了两枚棋子,方言早已发现了暗夜螳螂兽十分之强大,尤其是其速度,远超过自己,想要将其击杀,光靠自己又或风奴,恐怕很难成功,唯有将其困住才有机会。

    元婴修为的方言施法速度陡然增了很多,一黑一白两道气息瞬息间在方言身前形成一道棋阵,将周围所有包括地上还在苟延残喘的红毛巨蟹,百足虫兽,当然还有暗夜螳螂兽和它放出的攻击,一起笼入棋阵之中。

    看到暗夜螳螂兽被棋阵所笼,方言心中稍定,手上动作不断,数只烈煞魂幻化而出,万千煞气朝暗夜螳螂兽铺天盖地而去。

    狮子搏兔,亦须全力,何况方言还算不得狮子,那只暗夜螳螂兽也绝不是兔子,催动无暇玉棋子棋阵的同时,方言也没有将风奴忘掉,立时,暗夜螳螂兽的身侧又一道元婴气息散出,阵阵萧索之气朝它袭去,不是秋风扇又是何物。

    暗光闪现,此刻方言也终于看清楚了暗夜螳螂兽的那道暗光,居然是一件法宝,不知从何处得来的一柄刀,无柄无把,只有一道利刃,没有丝毫光亮,从暗夜螳螂兽的嘴中喷出。

    祭练法宝的妖兽不是没有,但是祭练如此高阶法宝的妖兽方言还是初次得见,这柄刃刀,只一个闪现,方言便觉察出其中蕴含的锐利杀伐之气,丝毫不比自己身上的法宝差,就算是比大戊剑阵凝出的剑光,也不差多少,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大戊剑阵的基体惊雷剑品阶不高,自己还无法全力催动大戊剑阵的结果。

    灵器,不下中品的灵器,刚刚安定少许的心情又紧了起来。

    发现那道暗光没有丝毫阻挡便穿过两只烈煞魂的身体,朝自己斩来,方言立即催动黑白两道灵气在自己身前凝出一面盾牌,同时催动火灵甲桃瘴甲,梵诀锻体术更是早早就催动到了极致。

    只一招,方言便觉察到了,那只暗夜螳螂兽并没有真正祭练这件法宝刃刀,不过是经过精血祭练,而催发起来更是只凭法宝本身的锋利,论精妙处,比自己的大戊剑阵远远不如。

    只是这道锋利,便足以灭杀高阶存在,想到刚刚的红毛巨蟹,那道伤口,分明就是这件法宝留下的,以红毛巨蟹那般修为,尚且被一道击穿,修为远低于它的方言虽然借助法宝也不敢说肯定能接下。

    好在这里是自己的地盘,棋阵之中,元气尽为自己所控,若不是对方速度太快,再等片刻,只是利用棋阵,方言便有信心将那暗夜螳螂兽灭杀,只是此刻,必须先要接下这道攻击才行了。

    那边风奴早已缠上没有了法宝的暗夜螳螂兽,修为相差不大,风奴手中还有灵器助力,周围更是还有十只烈煞魂围杀。

    后退中的方言,神识却早已将周围情势探查的一清二楚,只要自己将这柄法宝击退,二人合力,不用多大功夫便可以将它击败击杀。

    但是这柄不知名刃刀的威能超过了方言的估计,黑白灵气仓促中还未凝出盾牌实体,便被利刃穿过,而它的速度不过缓了几分,紧接着只听得刺啦一声便穿过了数层灵甲,直到桃瘴甲处才略有阻隔,但是仍旧不能将其挡下。

    这柄刃刀做到了方言做不到的事情,就算方言催动十八柄大戊剑阵,也绝难连续破开自己的黑白灵气盾,更不要说之后还有数层灵甲,已经晋升灵器的桃瘴甲。

    刺穿桃瘴甲后的刃刀,速度终于缓了下来,但是仍旧击中了方言的肉身,飞速急退中的方言,只来得及稍稍避开自己的要害,让这柄刃刀刺入自己的肩胛之中。

    顿时一股灰白之气窜入方言的身体经脉之中,所到之处,经脉立即感觉到被腐蚀一般,就连自己的法力流经那里,也会沾染到一丝灰败之气,虽然和邪祟之力本性不同,效果却是异曲同工。

    不过这也是最后的片刻了,刺入肩胛的刃刀再无余力穿透方言的身躯,方言的身体本就不下极品宝器,梵诀锻体术催动到极致后,方言的身体比之灵器也只差一线。

    身体经过原土灵液的无数次淬炼,恢复程度早已强到令人咋舌的地步,只要不是要害被上,只是皮肉止损,不用多久,便能恢复如初。

    这也是方言敢于用身体硬抗这件刃刀法宝的底气所在,方言不信,连续穿过数道防御的刃刀还能将自己重伤,如今却是赌赢了。

    觉察到灰败之气还要蔓延,方言立即将自己一段经脉截断,也不去管那灰败之力在其中乱窜。

    截断经脉之后,方言又觉察到夹在自己肩胛之中的刃刀似乎要退回去。

    “还想要收回去?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方言心中冷哼一声,哪里会容它如此放肆,立即催动功法,一道强横的力量一下涌到右侧肩胛位置,将蠢蠢欲动的刃刀牢牢夹住,不能动弹分毫。

    说起来一大篇,当时不过一瞬间,从暗夜螳螂兽射出刃刀,到方言后退中祭出防御,再到刃刀穿破重重灵甲盾牌刺入方言身体,总共也不到五息时间。

    还不是收取刃刀的时刻,方言催动积显木后,不过有百息元婴,如今法力根本没有恢复到全盛,只能维持几十息,加上催动了如此多的高阶法宝,能够坚持十五息便不错了,现在已经过去五息,剩余的十息中,必须将那暗夜螳螂兽斩杀,之后才是考虑收取战利品的时刻。

    任凭那道刃刀逸散出的灰败之力,在自己的体内不停的肆意破坏,方言一个闪身便窜到了之前的位置。

    看到方言过来的暗夜螳螂兽,眼中第一次出现了惊慌之色,它身前数道灵力幻化出的刃刀,都如方言肩胛中的那柄一般模样,此刻动作突然缭乱起来。

    刃刀乱舞,暗夜螳螂兽却是一个击退,同时一道比身前刃刀强出数倍的刀气朝身后斩去,竟是萌生了退意,看来发现了被两大元婴威胁后,这只刺客魂兽也觉察到了危险,要说它也是杀伐果断之辈了,发现不对,连自己休戚相关的法宝也舍弃不要,立即便向后方遁去。

    只是这里是方言的棋阵之中,那边是前,那边是后,可不是它说了算的。

    “给我留下吧。”

    方言神识稍动,暗夜螳螂兽便发现自己退去的方向早已不是之前选定的方向,那道刀气虽然斩杀了数只烈煞魂,却是没有将棋阵空间破开,似乎它也觉察到了末路来临,眼神中的慌乱之色尽去,取而代之的却是一道冷厉之色。

    方言顿时觉察到了这股阴冷气息,心中顿时明白,这只刺客魂兽生出了拼命之心了。

    “想要拼命?除非你舍得自爆元婴,否则还是给我留下吧。”早已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方言哪里还会容得让它拼命,心中暗暗想到,唯有全力击杀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自己的法力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暗夜螳螂兽停下的一霎那,方言早已催动棋阵中的烈煞魂掩杀过去,烈煞魂虽然不及元婴修为,但是悍不畏死,又恢复迅速的它们轮番轰杀,其威力并不在风奴之下。

    风奴也加大了手中法宝功法的催动。

    方言更是没有一丝闲着,右手乌黑印记突然闪现,数道肃杀之气轰然而至,就算是四阶魂兽,也受到一丝影响,身影一顿。

    等它反应过来的片刻,周围的数十道攻击早已及身,方言可不会和它讲什么公平,唯有活下去的修士才有资格考虑其它。

    这是方言第一次有希望真正击杀元婴修为的存在,虽然是只魂兽,却也意义非凡,以往他也击杀过秋风子,也就是如今风奴的元神,但那时候秋风子早已重伤。

    而后来击败路远也算不得数,当初路远的元婴境界根本没有稳固,而且当时路远极度轻视方言,轻易便让方言近到身前,凭借着强横无比的肉身,方言硬是没有让对方放出多余法术便将对方揍成了猪头,若是公平一战,方言虽不至于输,但要获胜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此刻略显兴奋的方言,双手上下翻飞,各式法力法术符文法宝通通闪现出来,方言才是真的拼命了,大喝一声:“杀。”

    五行灵雷,大戊剑阵凝出的剑光,七八只烈煞魂的轰杀,还有那萧索之气,肃杀之气瞬间便都击向了正欲拼命的暗夜螳螂兽。

    想方言第一次面对元婴修士太昊的时候,自爆剑胎才能逃脱,如今的方言早已不同往日,自身修为虽然还是金丹大圆满,在嵌蓝星的时候,实力便不下元婴初期修士,来到大魂星,修为又有增长,尤其是炼化了积显木后,百息内稳稳压过普通元婴初期修士。

    暗夜螳螂兽实力虽强,擅长击杀修为高过自己的存在,但那是得益于它的隐匿身法,却不是本身实力使然,这只更为特殊,仰仗一柄不知名刃刀法宝,更是可以越级灭杀。

    如果只论修为,正面拼杀,三个,四个它也难对付一个红毛巨蟹那样的存在,哪怕是对方已经经历过大战,这也是方言为何碰到萧恨水便要逃窜的缘故,越级灭杀不是那么容易的。

    如今情况却是暗夜螳螂兽放弃了自己一贯擅长的隐匿偷袭,却以正面轰杀的方式来斗法方言,原本它以为方言不过是一只小小蝼蚁,却不料这只蝼蚁隐藏了比它更多的底牌。

    不出数息,暗夜螳螂兽的气息便迅速萎靡了下去,方言却不为所动,仍旧运用残余法力催动阵法轰击前方,直到再也感应不到一丝生命气息。

    其实这个结果在暗夜螳螂兽发现方言身影,没有立即离开,选择轰杀方言的片刻便注定了,只是那个时候,暗夜螳螂兽面对一个气息威势都不如自己的小小修士,又怎么会选择放弃到手的收获。

    方言的法力也耗费到尽头,再有一息功夫,便是不散也不由他了,此刻却是还剩余了些许法力,没有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吞服了一颗蕴灵丹,前面一颗的丹力还未化尽,这一刻补充起来却是没有那么迅速了,将将能够赶上方言的消耗。

    方言没有管地上的三具魂兽肉身,甚至没有处理身上的伤势,直到现在那柄刃刀还在身体中肆虐,还在时刻消耗方言体内的法力。

    方言却是伸手拿出数面阵旗,朝四面闪动出去,片刻后,一道阵法布置出来,这道阵法没有丝毫防御能力,却是将此间的气息与外界隔绝开来。

    直到做完这些事情,方言才拖着疲累的身体盘坐下来,如此做法却是方言谨慎使然,如此荒僻之地引来三只高阶魂兽,肯定有奇异之处,说不得什么时候便又会引来其他魂兽,唯有将气息隔绝,才能将这种可能降到最低。

    最好的办法是立即布置出一道大阵来,只是方言自己的身体早已不允许再多做折腾,体内所余的法力已经有些压制不住那柄刃刀,若是将其主人灭杀后,自己却被一柄法宝灭杀,那才叫笑话。

    盘膝坐下的方言,将两只灵宠也招了出来,和风奴一起为自己护法,对阵四阶魂兽,赤蝉蜂王兽力有未逮,但是警戒起来,妖兽的感应自有其独到的地方,比方言自己还要可靠几分。

    有了两兽一奴的护卫,方言虽觉得还不够,却也没有再多做什么了,直接闭目沟通那寒山令空间,开始汲取灵力炼化起法力来。

    数个时辰后,方言法力恢复了七成,身上的那柄刃刀也早已取出,没用多加研究,只是飞出几道符文将其封印起来。

    周围一切无恙,站起身的方言摸摸两只灵宠的脑袋以示奖赏,随即将目光扫向了那边的三只四阶魂兽。

    赚大了,赚大了,方言的第一感觉便是,虽然大魂星上魂兽最为珍贵的并不是其肉身,而是其神魂,但是方言那里有机会猎取四阶魂兽神魂,何况方言自己并不缺妖兽神魂,至今乾坤壶内还有数块得自锁妖塔的蕴灵石。

    魂兽肉身不珍贵,那是针对于神魂而言,但不表示高阶魂兽的肉身真的没用,四阶魂兽肉身,就算拿到集市中,也要值数百极品灵石,足足相当于小半瓶六味散还要多些。

    方言看着三只四阶魂兽肉身,其中的红毛巨蟹体内化形元婴已被暗夜螳螂兽吞噬,但就凭这句肉身如果炼制成傀儡奴便不下风奴之威,何况自己还可以用这具肉身炼制出一套比桃瘴甲还要强横的灵甲。

    而百足虫兽体内的化形元婴在之前便被红毛巨蟹击散,早已化为精纯能量逸散到四周,不过方言却在三节冲身的附近看到了一只青色小鼎,模样正是之前方言见到的那道虚影,居然又是一只祭练了法宝的魂兽。

    大扫荡一般,方言迅速的将及眼处的魂兽肉身收取起来,自然不会忘记那件法宝小鼎,走到暗夜螳螂兽身前的时候,方言猛然发现,这只被自己无数法术法宝轰杀成几段的魂兽体内,居然还有一股精纯能量,不是那红毛巨蟹的化形元婴又是何物。

    今日惊喜已经够多,便是这种东西也只是让方言更欣喜几分,却也没有多激动,挥手将大半只金色小蟹摄出收起,又将暗夜螳螂兽的肉身也收起后,方言一个闪身来到逸散出灵气的山洞洞口。

    站到跟前,方言却是一惊,比之前所有收获更大的惊喜从心头冒起,难怪会引来如此众多魂兽,竟然是这等灵气。

    稍稍探查之后的方言,立即又行动起来,阵盘阵旗,噬魂阵,布置起比之前在前一洞府门口还要强横几分的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