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386章 四阶魂兽
    第386章 四阶魂兽

    百思不得其解的萧恨水夫妇二人心中不忿,却也无奈,两位师父动用绺天月影镜推断出来的定位玉符,经过这一次后,早已没有了效果。

    不说那道定位玉符,就是有了玉符,如今想要再去追杀方言也没有办法了,空云钟已经无法完全***虚空,对于拥有虚空飞遁法宝的方言,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威胁。

    想要再次找到方言并且为儿子报仇,至少还要再回宗门请师父二人动用一次绺天月影镜才行,上次捕获的那道辟邪雷光气息早已消散大半,如果这次方言遁出距离太远的话,恐怕也难以推断出来了,而且空云钟也需要重新炼制修补一番。

    总之,这次可以说是事事不顺,愤懑不已的二人四下探查一番后,催动法宝朝着宗门方向往回飞遁而去,原本信心满满而来,现在却是说不出的失落,杀子之仇未报,而这个仇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去报。

    不过对于方言,二人愤懑之余,却是生出了欣赏之意,就算依靠法宝,能够在两大元婴修士手下逃生,也是了不得的成就,换一个人,看到两个元婴中期修士,说不定立时就会心志崩溃,更不要说催动法宝阵法了。

    萧恨水二人返回宗门的同时,大魂星的另一面,魂一大陆大魂宗,大魂秘境时空深处,也有一名修士正在暗暗嘀咕,正是一直闭关的仓道与,片刻前,他感应到了自己的一道意志波动,回到大魂星后,只有方言身上有他留下的一枚玉符之中有他的意志,此刻感应到了,无疑是方言无疑。

    整个大魂宗搜寻了很久,几乎将整个魂一大陆都翻遍了,仍旧没有找到方言的消息,一直没有玉符的波动,就连仓道与也以为方言被人灭杀了,而来不及催动玉符了,隔了这么久,却是感应到了玉符波动。

    仓道与立即感应波动位置,当初这枚玉符是仓道与为方言所炼制,除了方言,除非对方修为超过仓道与,没有人能够催动,如今出现了波动,则方言肯定还活着,对于自己的玉符,仓道与有着无比的信心,只是片刻后,他神色出现了变化。

    “恩?方言小子竟然会出现在天魂大陆?几年前,石小妮子曾说过,当初有几个小子动用过禁空之阵还有虚无之气符箓,当初还没有结论,现在却是可以肯定和这小子有关无疑了,这小子有这等运道,竟然真的在虚空乱流之中存活了下来,还能在天魂大陆修炼至今,不过已经动用了我的戮龙剑气符,不知道能不能闯过去了,罢了,当初答应了要救那两个女娃娃,倒是不能失信与他。”

    想到此处的仓道与一道神念传了出去,时空深处另外几处,几名大魂大尊同时收到了仓道与的讯息,只是想要再细问的时候,仓道与早已飞遁了出去,直破天罡之气,遁入外空之中。

    不久之后,方言刚刚离开没多久的洞府之中,来了一位大能修士,只不过他只待了片刻便又消失不见,很快,天魂宗秘境之中突然起了波动,闭关良久的两位分神大修士突然都出关,让他们如此动作的,只有同时分神修士的通道了,正是远道而来的仓道与。

    不知道三位分神大修士说了些什么,仓道与又在天魂大陆上尤其是通往通天谷的道路上搜寻了几日便自离去了。

    没有几天后,萧恨水夫妇将挂在万天聚集地的那道悬赏令撤了回去,他二人也在宗门秘境中待了下来,不再去万天聚集地镇守了。

    方言不知道自己的通缉令就这么被撤销,也不知道催动玉符后仓道与这么快便能从另一个大陆赶到,否则他绝对不会那么急着催动流光翼深入蛮荒之地。

    不清楚萧恨水是如何锁定自己的气息,方言只有深入蛮荒,有了高阶魂兽的牵制,想来,萧恨水想要追杀自己也要顾及很多。

    只是这一次,方言不知该说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了,没有遇到那轰击虚空的攻击算是运气,但是刚刚踏出虚空便碰到了危险。

    之前流光翼将要催动的最后时刻被空云钟无形音波击中后,有了损伤,方言又急着赶路,连续催动了几十息,遁出足有数千万里远,等到踏出虚空后,方言发现了眼前的危险,但是想要再催动流光翼却发现这件法宝出现了问题。

    终于碰到了方言很久之前就思虑到的情况,在不知名的地方飞遁,直接遁入了高阶魂兽的地盘之中,这次更惨的是直接遁入了一处灵气浓郁的山谷,一处山洞口出逸散出更加浓郁的灵气,可以肯定,山洞之中另有天地,如果平素发现了这样一处地方,自然是再好不过,偏偏现在这里不止方言一个人。

    这儿已经有两只高阶魂兽了,值得庆幸的是,两只魂兽已经开始了争斗,没有分出胜负之前还顾不上突然出现的方言。

    对于这种情况,方言早就设想了许多遍,最佳的办法自然是立即催动流光翼离开,但是现在流光翼有了问题,方言也只能催动法宝护身,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两只魂兽争斗了。

    不到五百丈外,一只两丈大小的红毛巨蟹对着一只长有数丈的百足虫兽,两者俱是四阶魂兽,论修为,就算比不得萧恨水夫妇的元婴中期,也相差不远,比方言当初死揍过的路远要高得多,比方言自然更要高得多。

    两只交战正酣的魂兽对于刚刚出现的方言,只是稍稍神识扫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威胁之后便不再理会,根本没有停歇争斗。

    两只魂兽斗法,惨烈异常,四阶魂兽,除了刚刚到达大魂星时候,见过仓道与曾经灭杀过一头六阶魂兽外,这两只就是方言见到过修为最高的两只魂兽了。

    面对二兽的争斗,方言只是略略探查,发现二兽没有关注自己之后,心中略略安心,神识立即朝四周探去,想要找到一条离开的通路。

    稍稍一探查,方言骇然发现,自己的身前居然还有一只魂兽暗暗藏身,一只比自己还要高大些的螳螂,隐藏在一道诡秘幻阵之后,根本没有露出一丝痕迹,若不是方言运转破幻目扫过,也发现不了这只魂兽。

    暗夜螳螂兽,鼎鼎有名的魂兽,最擅长越级猎杀,就算是初来大魂星没有几年的方言也听闻过这种魂兽的威名,只是平素喜欢黑夜的暗夜螳螂兽居然出现在这里,让方言稍稍觉得有些奇异。

    只是扫了一下,从那冰冷的眼神中,方言可以感受到没有一丝感情的冷酷,这只魂兽修为没有那边那两只高,但是却让方言感觉到了更大的危险,似乎蕴含着一股巨大的杀意,只要释放出来,便威力无比。

    方言发现了这只魂兽,这只魂兽自然也发现了方言,只是它并没有觉察到方言发现了自己,只是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便重新潜伏下去。

    虽然对方动作轻微,但其中的意味方言还是明确感受到了,这轻微的调整,分明是针对自己而来,想来它潜伏在此时间已经不短了,只是争斗的两只魂兽修为远高于它,这才一直没有动作,不过眼下两只高阶魂兽已经起了争斗,却是这只刺客螳螂兽的机会来了。

    却不料潜伏中突然来了方言这个不速之客,让这只暗夜螳螂兽的行动受到威胁,如果方言的动作引起那两只高阶魂兽的注意,它们停止争斗转而过来,以如今还没有损耗多少的身体,暗夜螳螂兽没有一击必杀的可能,尤其是只要显露身形,便会招来另一只魂兽的注意。

    转瞬间,方言便猜测了事情的大概,四阶魂兽,智慧已开,种种谋略虽比不得修士,却也懂得趋利避害,方言可以确认,只要自己稍有动作,惊动了前面争斗的两只魂兽,这一只潜伏的刺客一定会在那两只魂兽赶来之前给自己致命一击,将自己当做猎物击杀后,立即离开这里。

    对于这只魂兽的动作方言没有特别在意,论修为,刚刚踏入化形期的魂兽比自己不过高出些许,凭借自己的诸多法宝以及手段,尤其是还有风奴,足以抹平这些差距,而且暗夜螳螂兽最为擅长的便是潜伏,只要发现了它的踪迹,杀伤力便会减少一半,不过发现了这只刺客般的魂兽,方言却是心中一动,这未免不是自己的机会。

    定下心来的方言立即收敛住气息,吞服了一颗蕴灵丹,关注起前面那场惊天动地的争斗来,更大的精神却是紧紧放在自己身前数丈远的这只螳螂刺客魂兽身上。

    方言相信,只要自己没有异动,那两只高阶魂兽在争出胜负之前绝对不会到这边来,而最终他们中无论是哪只想要到自己身前,一定会经过那只暗夜螳螂兽,那时候才是自己的机会。

    方言并不是突发奇想冒出这个念头,流光翼毁了之后,方言急需一个地方闭关修炼,能够被三只四阶魂兽争夺的地方,若说没有古怪绝不可能,至少也是一个灵气浓郁的所在。

    方言到现在也不清楚萧恨水夫妇是通过什么方法发现自己的行踪,但是他们能够找到自己一次,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找到第二次,这里深入蛮荒七八千万里,早已踏入了高阶魂兽的区域,眼前这几只魂兽都不下四阶便可见一斑,这也正是方言一直想要找的地方。

    如果能在这里安身,就算那萧恨水夫妇再来,自己也尽可将高阶魂兽招来,有了四阶以上的魂兽牵制,就算两个元婴中期修士,也无法轻易对付自己。

    至于引诱魂兽方言一点都不担心,别的方言或许缺少,但是魂兽觊觎的高阶灵草,方言可是一点都不缺,哪怕是四阶魂兽。

    那边两只魂兽仍旧在激烈争斗当中,这边一人一兽却是各自潜藏下来,当然,那只暗夜螳螂兽是潜藏在幻阵之后,方言只是将气息收敛,催动了灵甲护住己身而已,不过风奴以及两只灵宠甚至傀儡人早已整装待发。

    那边争斗结束,便是另一场生死搏杀开始,这可不是斗法赌斗,只要出手便绝不会有丝毫客气,受伤都是轻的,极有可能便是陨落在此,方言却是兴起了丝丝兴奋之情。

    连续被元婴大修士追杀压制,心中早就憋闷了一口气,甚至让方言对于自己的修炼产生了些许焦虑,如今面对两只全力争斗的高阶魂兽,又有一只伺机偷袭的暗夜螳螂兽在一侧,却是方言将这股戾气释放的极佳机会。

    方言体内蕴灵丹早已完全炼化,虽然没有恢复到最圆满状态,只有五成出头的法力,借助积显木也足以发挥几十息元婴修为,等下争斗将起,即使不敌魂兽,想要逃离也有余力,只是到那时候,如果出去再碰到一只四阶以上魂兽,就麻烦大了。

    方言想事情向来简单直接,认定了的事情便不再多想其他,将自己心情完全平复下来,只是一味恢复法力,等待着不久之后的惨烈斗法,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

    那边激战正酣,两只四阶高级魂兽也都使出了看家的法术神通。

    红毛巨蟹本是水生魂兽,却不知为何一身火系神通,数道火光比方言体内真火还要强盛许多,环绕在周围,一副火甲钩刺,可攻可防。

    百足虫兽却是一身土系神通,似乎先前争斗之中受了损伤,此刻只是死死防御,却极少有反击手段,数百只脚足中冒出丝丝土系灵力,在身体周围交织成网,其上有道道玄奥符文,道道法力流转其中,将红毛巨蟹的道道攻击都挡在网外。

    眼看自己攻击没有多大效果,红毛巨蟹突然全身泛出火红光芒,体外灵甲一时灵光四射。

    百多丈外的方言都觉察到了一股巨大的火系波动突然从远处喷涌出来,肉眼直接望去只有一片火光,催动破幻目后,方言便看到了令自己震惊的一幕。

    突然间从红毛巨蟹的火甲之中,冒出了无数的火光,瞬间便形成了一个个小小的巨蟹,每一只都蕴含着极其暴烈的火性气息,便是和方言的丙火雷也不相上下,如同一颗颗灵雷般,疯狂的冲向那边已然落入下风的百足虫兽。

    自己的丙火雷何种威力,方言很是清楚,一颗两颗,自己凭着桃瘴甲,梵诀锻体术或许能够接下,但是只要再多出几颗来,仅凭自己的手段绝难硬抗下来,但是眼前那只红毛巨蟹,竟然从身体中凝聚出数不清的火系灵雷,居然都不下于自己的丙火雷,这是什么手段,这是何等威能,如果这些灵雷通通都朝自己涌来,恐怕一个瞬间,便会将自己轰的灰灰都不剩一丝。

    更让方言吃惊的是那只百足虫兽,面对蜂拥而来的小巨蟹,不慌不忙,催动周身灵甲,各式符文也冒出了炫目光彩,一层层无止尽的光幕不断的从灵甲之中散出,将一只只的小巨蟹自杀式的轰杀通通挡在了身前。

    战况很快便到了最惨烈的搏杀阶段,红毛巨蟹挥出无数火系灵力幻化的小巨蟹后,根本没有停歇,头顶双钳又忽的一下张开,两条颜色赤白的光芒忽现,如同利刃一般,掩在虫群之后便朝着百足虫兽斩杀过去。

    那只百足虫兽也觉察到了危险,体外灵力流转越发迅速起来,符文中的光芒冲天而起,它的头顶处突然出现了一只小鼎的幻影,朝着对面的红毛巨蟹罩了过去,一直防御的百足虫兽,再最后关头竟然动用了反击手段。

    灵力碰撞发出的剧烈响声炸雷一般传向四周,暴烈轰炸余波扫向四周,数百丈外的一人一兽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方言甚至觉察到了自己前面的那只暗夜螳螂的丝丝震动,锁向自己的气息突然有了一丝松懈,似乎也有些诧异于红毛巨蟹和百足虫兽显示出来的实力。

    此刻正是出逃好时机,方言稳住身形后,却只是动了一下念头,没有动作,而是又将注意力锁定在了暗夜螳螂兽身上,只留下一丝神识放在那边的争斗之上。

    方言在赌,他知道,这只潜伏已久的刺客无论是战是逃,行动就在顷刻间了。

    那边轰炸之声还未停歇,暗夜螳螂兽便动了,一道微不可察的的暗光射向了争斗之中的两只高阶魂兽。

    方言见状,心中一喜,暗夜螳螂兽如此行动,肯定那边的争斗有了结果,无论谁胜谁败,这只刺客魂兽绝对不会是去帮忙的,唯一的可能就是灭杀实力尚存的一只。

    没有丝毫犹豫,方言立即催动功法,跟了上去,便看到了惊鸿一现的暗芒穿过正欲休整的红毛巨蟹的胸前,从背部传了出来,火红的外壳上,出现了一个尺许长一道口子,蕴含着魂兽精华的精血从中汩汩流出。

    再看闪现出身影的暗夜螳螂兽,正在吞噬着一只金色的小巨蟹,居然只是一瞬间,这只暗夜螳螂兽便取走红毛巨蟹的元婴之形。

    而地面上是被斩杀成三段却仍旧还在挣扎的百足虫兽,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凡虫尚且如此,何况这种修炼有成的魂兽,方言只一眼,便知道这只魂兽距离陨落已经不远了。

    那只暗夜螳螂兽似乎没有想到方言居然会跟着自己过来,看向方言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无情杀气,金色小蟹还未完全吞噬,它便一个闪身,一道利刃便斩向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