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380章 元婴追杀
    第380章 元婴追杀

    离开修士聚集地之后,需要步步小心,随时都有可能遭遇高阶魂兽,不到万不得已,方言不敢催动流光翼遁飞,只有催动飞剑甚至风遁术缓缓的朝着通天谷方向遁飞。

    几个时辰后,距离修士聚集地有十几万里的地方,方言四下探查,找了一处没有魂兽聚集的安全之地停了下来。

    身在蛮荒,方言可不会等法力消耗一空才去补充,只要碰到合适地方,方言就会停了下来恢复法力,让自己的身体随时都处于最佳状态,不过几个时辰,不到二十万里路,这已经是第三次停下来了。

    不敢有一丝大意的方言,布置出一道幻阵,将风奴鱼奴还有两只灵宠放在周围护卫后,自己盘腿开始恢复。

    还没有半刻钟,方言心头出现一道警兆,还未发现警兆从何而来,便发现自己布置的幻阵呲啦一声散开了去。

    首先反应过来的是风奴,幻阵刚刚遭到攻击的时候,风奴便催动手中法宝迎上了那道攻击气息,只是风奴手中的秋风扇不是杀伐法宝,面对这道凌厉攻击却是没有挡下,只是将将将阵中的方言护住。

    只是一瞬间,方言便知道来犯者绝对不是魂兽,而是修士,修为远高过自己的高阶修士,不是萧恨水夫妇便是万天宗的元婴修士,除了他们方言想不出还有其他人会来追杀自己,对于对方为何没有在修士聚集地击杀自己,而要选择等待自己离开之后才出手,方言不清楚,天魂宗的规矩,远不是大机宗白石宗这样的宗门能够了解的。

    此刻也不是细究这些的时候,无论是萧恨水夫妇还是万天宗的元婴修士,此刻既然已经出手,断不会和方言解释这些,看刚刚这道攻击,凌厉非常,若不是方言有风奴守卫,只此一招,便要受伤。

    出来时候,方言早已对这种情况思索了千百遍,没有一丝慌张,心念一动,方言立即将桃瘴甲祭起,将自己牢牢护住,同时将风奴之外的三个手下通通收起,面对如此人物,鱼奴赤蝉还有蜂王兽都当不得大用,虽然两只灵宠有些不情愿,却也还是被方言收了回去。

    所有事情不过一霎那,严阵以待的方言看到了自己前面空中浮着的一名黑衣修士,正目光阴冷的看着自己,隔着数百丈,方言也能感受到那目光之中毫不掩饰的杀意。

    来人正是追踪方言多时的萧恨水:“今日便为我儿偿命来吧。”一声平淡声音从萧恨水嘴中传出,传入方言的耳中。

    果真是元婴大修士,没有一句废话,只有一个目的,便是为死去的萧然报仇,至于之前萧然和方言之间的种种事情,究竟谁是谁非,他没有一句提及,根本不在意,只是一击之下,居然没有伤及方言,让萧恨水稍稍有些意外,这才多说了一句。

    只此一句话,方言便知道,今天的事情绝难善了,眼前此人便是自己灭杀那萧然的父亲,这处修士聚集地真正的掌控者,天魂宗核心弟子萧恨水,元婴中期修士。

    方言心中一紧,元婴中期的萧恨水可不是元婴初期的风奴可比,当初九幻老哥,星无意星大哥都是元婴中期修为,被困数千年,威能仍旧那般不凡,何况眼前的萧恨水可是实力十分,没有一丝损耗。

    即使萧恨水是元婴中期,方言也没有丝毫畏惧,方言早在遁离修士聚集地之前,早已对这种情况前后思量过多次,现在碰到了萧恨水,只是证明了一件事情,就是自己身上绝对有对方布置的印记,否则,就算是元婴修士,也不可能如此准确的找到自己的藏身之处,等到此间事了,一定要将这道暗记清除才好。

    而且还有一个好消息,方言发现萧恨水的同时,便四下扫探了一番,没有发现其他任何人,这也不奇怪,对付自己一个金丹后期修士,如果元婴修士还要联手的话,恐怕他们自己也不屑。

    方言却是以至少二人追杀设想过无数遍,此刻只有萧恨水一人,虽然依旧不是方言所能抗衡的,但是比起同时被数名元婴大修士追杀,已经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了。

    百转千思不过一瞬间,萧恨水没有给方言留下任何机会,话语出口的同时,他的攻击也同时放了出来。

    在萧然的描述中,萧恨水早已知道了方言身上的几道手段,元婴级别的傀儡奴正是其中之一,另外还有可以抗衡甚至击散自己法宝皇翎伞的法宝,对于这些法宝,萧恨水都没有太在意,皇翎伞在萧然手中,和在他的手中完全是两个概念。

    碰到方言之前,也只有元婴级别的傀儡奴让萧恨水稍稍在意几分,等见到后,也不再担心了,不过是一具刚刚结婴的修士,不知什么元婴被祭练成了傀儡,修为相差巨大,根本不可能对自己造成实质性的威胁,方言萧恨水肯定要轰杀,至于风奴,却已经被萧恨水当做自己的战利品了,这种级别的傀儡奴,就算是萧恨水也不会不屑一顾,有了一个元婴级别的傀儡奴,和同阶斗法之时便会多出两分把握,不过,萧恨水却不是为自己准备的,而是为自己的道侣冰无双准备的。

    萧恨水甚至没有催动法宝,只是两道法力波动,其中一道将四周笼罩,防止方言遁逃,另一道却是一道法术攻击,幻化出的一道藤条,朝着方言以及风奴卷来,看样子倒是和方言曾经修炼过的荆棘术有些相像,只是其上的幽幽黑刺,显示出这道藤条的不凡之处,其中蕴含的丝丝寒气,似乎其中还有剧毒气息,远远的方言便觉察到了,这种法术远不是方言自己修习的荆棘术可比。

    难道他想将自己生擒?发现了萧恨水的动作的方言,心中冒出了一个疑问,如果萧恨水想要灭杀自己,根本不该用这种攻击才对,自己能够击散皇翎伞将萧然灭杀,萧恨水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高阶法宝,现如今却是用出这种略显温柔的攻击手段,瞬息间,方言便猜出了萧恨水的用意。

    原本准备着拼命的方言,发现萧恨水并没有立即强力击杀自己,却是心中稍稍一松,本来按照方言的计划,如果真被元婴修士追杀,自己便准备自爆自己的高阶法宝,以期获得催动流光翼的时间,就算损失桃瘴甲,大戊剑阵也在所不惜。

    如今却是用不到了,自己的流光翼在这片大陆上根本没有催动过几回,没有哪个修士真的见到过,萧恨水也肯定不知道,要是他知道自己有一件灵器级别的飞遁法宝,肯定不会如此动作。

    方言瞬息间便知道自己最佳的选择就是立即催动流光翼遁离此处,就算在虚空之中遇到高阶魂兽轰击,也不会比面对一个元婴修士追杀更加可怕多少,何况,如果真被萧恨水擒住,方言不认为自己还有希望再逃出来。

    方言立即将鱼奴扔了出去挡在自己和风奴的身前,自己却是悄然催动流光翼。

    发现方言又扔出一具金丹级别的傀儡奴,萧恨水对方言的看法却是低了一级,竟然想要靠金丹傀儡抵御元婴修士的轰杀?要是方言祭出当初击散皇翎伞的法宝来,萧恨水还准备多费一点点功夫,现在却是什么都省了,对于金丹级别的傀儡奴,萧恨水却是一点都看不上,没有丝毫客气,布满倒刺的藤条便将方言身前的鱼奴卷了起来,不到半息时间,鱼奴不过奋力挣扎了几下,便没有了一丝气息。

    方言心中一痛,自己在鱼奴身上刻画的符文瞬间便被毁去,原本心神相连的傀儡奴,瞬间便没有了丝毫联系,方言知道鱼奴这只陪伴了自己很久的傀儡奴也被毁灭了。

    顾不得心痛,又一具傀儡奴扔了出去挡在风奴之前,却是只有筑基修为的百奴,方言手中丝毫不停,一道道手诀打出。

    百奴比起鱼奴还要差的多,藤条刚刚及身便被轰散成粉末,没有一点残留存下。

    方言连续的动作,却是让萧恨水发觉到了不对劲,扔出金丹傀儡尚且可以认为是想挣扎一下,而后居然扔出一具筑基傀儡,筑基元婴相差万倍,便是自己吹口气,也可以将这具筑基傀儡击杀。

    能够修炼到金丹后期,将自己儿子击杀的修士,萧恨水绝对不会低估对方的智慧,明知无用仍旧施法,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在拖延时间,金丹级别的傀儡也罢,筑基级别的傀儡也罢,通通都是对方的牺牲品,扔出来的时候,就是要消耗自己的攻击时间而已。

    难道他有虚空飞遁的法宝?萧恨水已经是元婴中期,瞬息间,便猜出了方言的用意,在大魂星之上,甚少有人催动虚空飞遁法宝,萧恨水自己也多年不用,却是有些忘了这种法宝的功效。

    想到方言有可能要催动一件虚空飞遁法宝,萧恨水不再管那卷向风奴的藤条,而是右手一翻,终于祭出了自己的法宝,一出手便是高阶法宝,正是方言见识过的皇翎伞,只听萧恨水一声暗喝;“皇翎伞封。”

    一股禁锢气息便朝方言涌去,就在这股禁锢之力尚未及身之时,萧恨水便看到一道遁光亮起,再看时,原本被自己困住的方言和那具元婴傀儡奴早已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