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372章 棋阵之威
    第372章 棋阵之威

    召出风奴几个之后,除非能够将这二人灭杀于此,否则方言是无法回到果翠岭那处洞府去了,方言倒不是非要在那里修炼,毕竟他还有一处洞府,就算没有,也自可以找一处灵气浓郁的地方开辟洞府,而且就算灵气不足,对于方言也不是什么大事,方言只是有些不舍那些极品灵石,数百块啊。

    能够不暴露身份还是不暴露的好,做好准备后的方言,还想再搏一回,除了几个帮手外,方言也还有手段未用。

    发现灵雷被破之后,方言立即催动身法朝后闪去,右掌又一次张开,全力催动乌黑印记,刚才虽然没有探查到,但是这道肃杀之气对于元婴修士同样奏效是毋庸置疑的,要不是这道肃杀之气,第一次的庚金雷也难以将对方击中。

    一道凛冽的肃杀之气涌向对面扑过来的五道神魂,同时数道雷光从方言身侧激射了出去,辟邪雷光对于神魂虽然没有对付邪祟魔物那般管用,但是杀伤力也不可小觑。

    果然,那五道神魂对于方言的辟邪雷光也不敢硬抗,而是纷纷使出手段将雷光挡在了身前,只听得刺啦啦的声音仿佛爆竹一般响个不停。

    对于乌黑印记射出的肃杀之气,这些神魂虽然戒备,却远不如担心辟邪雷光那样谨慎。

    方言一招之下便发现了自己十八柄大戊剑阵威力还是弱了少许,只是催动再多的话,法力消耗不提,效果有多大却是难说,而且对面的五灵道人肯定不会给自己布阵的时间。

    方言知道必须要动用杀招才行,否则就算耗费再多法力,不召出风奴几个自己也只能落荒而逃了。

    方言心中一狠,今天就在你身上试试这套法宝吧。

    方言迅速催动乌黑印记,更浓烈的肃杀之气喷涌过去,数道雷光也在刹那间激射出去,方言一翻手将惊雷剑收回体内。

    手掌一翻,一黑一白两枚棋子出现在方言手上。

    方言没有直接动用威力更大的棋阵,而是催发出一黑一白两道虚影斩向已经距离自己不足十余丈的一道神魂虚影。

    “呜啊”一只虚影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一击之***影淡了许多,远处的五灵道人扑的一下喷出一口鲜血,眼中闪过一道狠色:“竟然能伤我一灵,我一定要将你神魂拘出,饲我五灵,只要再有一灵晋升元婴,我便可以准备晋级中期了,五灵拘魂大阵,困。”

    方言突然觉察到一股古怪力量朝自己压来,肉身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危险,反而是神魂有一种被撕扯的感觉,似乎这股力量要将自己神魂扯出识海一般。

    方言大惊,神魂出体,那还能有好?这是什么功法,顾不得再斩杀对方,方言立即催动功法稳固神魂,却发现这股撕扯之力越来越强。

    不知何时,五道神魂分列五个方位将方言围在当中,每个虚影身前都有一枚古怪的符文闪现,随着符文越来越亮,中央的方言压力越来越大。

    远处的五灵道人却是一喜,舌尖一咬,一口精血喷射到了自己胸前的一道印记之上。

    精血刚渗入印记之中,围在方言身侧的五只神魂,如同吃了大补之物般,气势又是一增,五道符文也更明亮起来。

    方言心中大惊,如果再来一次,方言肯定不会因为萧恨水夫妇的缘故,自陷如此绝地,对付这种神魂攻击,风奴最不担心,他根本就没有神魂可言了,如今,方言也明白,这位五灵道人修炼的就是炼魂功法,自己以往听说过许多次魂修士,八成这五灵道人就是那令人胆战心惊的魂修士之一。

    只是此刻不是后悔的时候,现在招出风奴也不起多大作用了,方言唯一的想法就是迅速脱离这道阵法,然后找一处密地恢复神魂,仅仅数息,方言便觉察到自己神魂在不停撕扯之下受到了不小伤害,此刻那股力量更大了几分,恐怕再不想办法,也就不用想什么办法了。

    方言竭尽全力稳固住神魂,手中数枚破灭丹嗖的一下朝四面扔了出去,此刻不是节省的时候,虽然破灭丹难得,但比起自己的性命来说,不值一提。

    方言也清楚,即便是这么多的破灭丹,也难将周围这道诡异阵法破开,破灭丹刚刚离手,方言便一道法力涌入身前的两枚棋子之中,此刻顾不得浪费法力了,方言终于将棋阵催发出来,唯有将这道阵法破开,借着破灭丹之威,方言便可以催动流光翼逃离这里,便是虚空之中有可能受到些许攻击,也不再方言考虑之内了。

    一股惊天气势突然从方言身前冒出,刹那间,周围环境突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刚刚还是山谷中山洞前,突然出现了一片杀戮之地,道道烈煞之气充斥周围,数只烈煞魂瞬息间出现在了方言的身侧。

    只一瞬间,这几只烈煞魂便朝着困入阵中的五只神魂分别击杀过去。

    远处的五灵道人却是被惊骇住了,刚刚方言的破灭丹也罢,辟邪雷光也罢,五行灵雷也罢,最多让他觉得方言颇有手段,但是几招交手之后,让他也看出了,方言的修为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高,最多只是刚刚结婴。

    五灵道人虽然也结婴没有多久,不过几十年,但是他凭着这套功法,同阶几乎无敌,就算数次和元婴中期修士对阵,也没有落多少下风,方言的数种手段,都没有让五灵道人感到真正的威胁。

    但是这套棋阵一出,五灵道人瞬间觉察到了一股发自心底的胆寒,其中蕴含的威能就是不在阵中的他也能够清晰的感应到,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认出了方言催动的法宝来历:“天魂棋阵?他怎么会有天魂棋阵?难道是天魂宗的弟子?”

    只是迟疑了一瞬间,方言早已在棋阵之中发动了凌厉一击,方言自然清楚,自己只能催动这棋阵数息,刚刚早已耗费了不少法力,现在最多只有五息时间,刚刚催动棋阵将五道神魂组成的阵法一下包裹进来,方言便将桃瘴甲中的桃瘴毒也朝着五道虚影射出。

    一切都在瞬息间,五灵道人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痛从心底传出,比刚才那道更加猛烈的多:“啊,我的五灵之体。”

    他感觉到自己的五灵拘魂大阵瞬间被迫,五道神魂也都受到轻重不同的伤害,这五道神魂本就是五灵道人以自身精血饲喂,如今它们受伤,五灵道人又能好受到哪儿去,甚至比那五灵还要严重些。

    只是方言哪里会管他这些,此刻便是探查也不探查五灵道人的情况了,发现自己神魂被拘的力量消失后,方言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趁着自己法力尚存的两三息内,灭杀两只神魂,方言自己倒是不贪图这些神魂力量,他自己身上还有不少从锁妖塔收取的蕴灵石,其中的神魂比这几只一点都不差,还没有这股杀戮戾气,比这些要好炼化的多,方言只是要让五灵道人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否则自己就算今天离开,日后五灵道人也肯定会到白石宗找自己的麻烦。

    只是方言的算盘没有打响,自己数管齐下,只一息功夫,数只神魂都受到了极大的削弱,尤其是几只烈煞魂,比方言自己在黑魔界遇到的还要嗜杀很多,也强大很多,瞬息间,便将对面神魂虚影咬下一块,就那么当场吞噬下去。

    如果时间能再长一些,便是将这些神魂完全吞噬,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就在方言的一波攻击之后,那五道虚影突然如镜片般碎裂开,散成星点从阵中逸出去。

    此刻方言的法力也快要见底,立即将棋阵收起。

    只是当方言正欲催动最后剩余法力,借助流光翼飞遁的时候,突然发现,对面的五灵道人的气息突然弱了许多,比自己还要不如。

    如此情况,方言哪里还不知道该如何做,只是五灵道人没有给方言任何机会,还没有等方言动手,便卷了身旁早已被惊呆的童道人,飞遁了出去,只留下淡淡的气息,看那法宝,竟也是一件破空飞遁法宝。

    方言也没有什么沮丧,能够从元婴修士手下顺利逃出,便是莫大的胜利,虽然最后时刻,如果早做打算,极有可能灭杀掉对方,但是自己都有压箱底的手段,对方一个元婴修士,又岂能没有,八成还是对方顾忌自己元婴身份,如果再过片刻,让对方发觉自己的金丹修为,说不定是什么结果呢,再打探一番,确定五灵道人早已没有了踪影,方言也祭出飞剑朝着远处飞遁出去,当务之急,便是找一个地方立即恢复法力神魂,这一刻,方言又一次感觉到了琉元丹的重要。

    方言寻找修炼地方的时候,玉灵宗内,虚空突然划开一道口子,疲累的五灵道人带着童道人从中间落了下去。

    “五灵前辈,就这么算了?”童道人不知趣的问道。

    “闭嘴,滚。”五灵道人一声喝骂,脸上铁青一片,一挥手便将童道人摔了出去,咣啷一声,石门紧闭。

    “五灵,怎么会如此?”一声惊呼之声响起,一个女子听到动静从内室出来,正是玉灵宗的金丹女修士,武五灵道人的双修道侣霞飞道人。

    “霞飞,先不要管这些了,此事以后再说,我需要闭关数年,这段时间让他们不要去招惹是非,尤其是童道人。”五灵道人摆摆手,没有解释,径直打开一处秘境空间跨入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