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367章 白石宗的请求
    第367章 白石宗的请求

    对于白石宗内的事情,方言虽然不得见,但是心中也可以猜测出几分来,关注了几天头顶的这处分院外,发现没有任何异动后,方言也返回洞府去了,只是在那八极幻阵中留下了几只信虫,若是真来了元婴修士,自己更可以早些知道。

    地面果翠岭一群白石宗低阶入门弟子在此修炼,地底的方言则在洞府中安心提升修为,倒是相安无事。

    转眼便是数年时间,那道惹人关注的悬赏令依旧,但是热心的人已经少了很多,不是不想要那奖励,而是修真界实在太大,一个能够轻易灭杀同阶的金丹修士,如果真要找地方躲避起来,就算是穷极所有修士搜探也不是那么容易搜出来的,更有可能早已被什么魂兽灭杀掉了,先前是被那奖励激励的热血沸腾,时间久了以后,人们便知道这奖励不是那么容易得的了。

    这一日,正在果翠岭修炼的一众白石宗弟子,突然觉察到似乎有一道震动从地底深处传出,只是一瞬间后,便消失无踪,幻觉?地震了?过了一会儿,再没有动静后,便又恢复了修炼。

    驻守在这里的五长老却知道这肯定不是幻觉,更不是地震,那位前辈出关了?他心中立即冒出了这个想法,想要下去探查一下,却是想起了当初方言的留言,没有贸然行动,想了想,拿起一道玉符输入一道法力,一道讯息传了出去。

    半刻钟后,白石宗掌教齐云山御使着飞剑到了果翠岭分院之中,众位低阶弟子突然见到了本门掌教师祖,连连施礼问好。

    齐云山摆摆手,让他们都退下,自己一个闪身便进入了一处楼阁之中。

    “五师弟,你说那位前辈出关了?”刚刚进入其中,还没有坐定,齐云山便急急问道。

    “掌教师兄,我也不能肯定,不过有一道波动从地底传来,方向应该就是前辈闭关的地方。”五师弟说道。

    两人神色之中都有一丝紧张,一丝期待。

    由不得他俩不急,宗门内包括他二人在内的几位金丹长老,修炼方言赠与的梵诀锻体术,不到一年工夫,便大见成效,身体强度提升效果比预想的还要高不少,虽然需要消耗许多高阶土系灵物,但是相对于它的威能,一切都是值得的。

    只是两年之后,速度便缓了许多,他们都知道,这是功法问题了,只有从那位前辈那里得到完整修炼功法,才能更进一步了。

    在那之后,几位长老便轮流在果翠岭分院驻守,就希望第一时间得知前辈出关的消息,以便求得后续功法。

    如果方言知道他们仅仅是将身体提升到了下品宝器便如此欣喜的话,估计会摇摇头,方言还在黑魔界时候,不过筑基修为,便将身体修炼到了下品宝器甚至中品宝器的层别。

    后来在东海领悟到星辰之力淬炼身体,将梵诀锻体术晋升到三层后,便是上品宝器也比不过方言身体的强度。

    只是那之后方言遇到的敌人都是催动的都是极品宝器甚至灵器法宝,这才让方言的身体没有太过显露霸道之处,但是相比于法宝,这部功法更加可靠,毕竟法宝是外物,而这功法是实实在在提升了自身身体强度,尤其是上次在那虚空乱流的时候,若不是梵诀锻体术,能不能通过还是两说。

    齐云山和五师弟盘腿坐在分院楼阁中,如今经过数年的等待,终于感应到了地下的波动,哪里不期待万分,只是经过那一下之后,地底深处再没有传出一道波动。

    等待了数日,仍旧没有等到再一次波动传出,就在二人均有些失望的时候,又一道波动从地底传出,二人对视一眼,欣喜异常,虽然仍旧只有一道轻微波动,但这次二人一直关注,可以肯定,波动就是从地底深处那前辈闭关方向传来,如此动静肯定不是闭关了,或许是在修炼某种功法?

    二人没有立即潜入地底探查,仍旧待在这处分院中等待,生怕自己下去惹到前辈不高兴。

    只是又连续几天,地底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终于在第三次波动之后,白石宗两位金丹修士忍不住心中的想法,催动起了法宝朝着地底深处遁去,又一次来到了方言洞府门前。

    没有敢去破阵,只是将一道法力打入阵中,静静的等着前辈的回应。

    “终究还是惹到别人注意了。”洞府之中的方言从地底钻了出来,一脸的灰头土脑,连续数次剧烈震动,便是想要瞒过别人也瞒不住。

    方言神识探出去,果然是白石宗的修士,这几年来,方言对于白石宗很是满意,自从有了上面那座白石宗分院后,基本没有修士再来骚扰自己修炼,终于让自己在流光翼中安静修炼了十几年。

    外界几年,流光翼中便是十多年,灰头土脸的方言此时的修为已然是金丹大圆满,不经意间便会露出丝丝大圆满气息,只是这也不是外面那二人心中的预想,金丹大圆满还镇不住外面的两个金丹修士。

    方言没有出去,仍旧是一道神识传了出去:“齐掌教,不知来此所为何事?”其实方言是明知故问了,对于外面二人的来意清楚的很,自己一部残缺的梵诀锻体术,以他们的修为,早就修炼成功了,不用说,是想要后续的功法了。

    齐云山心中腹诽,但嘴上还是说道:“前辈,只是今日觉察到前辈这里有几道波动传出,特来查看一番,若有鄙宗能够效劳的地方,请前辈直言吩咐,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方言说道:“只是我修炼几道小法术,倒是惊扰到你们了,无妨,不需担心。”

    小法术?小法术能够从地底深处近千丈的地方传出去波动,还是透过重重阵法?齐云山二人心中不信,却也没有再打探,前辈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自己今天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要帮忙效力。

    “前辈,是我们冒昧了。”齐云山稍稍一顿后说道:“还有一事,上次前辈说的功法?”

    方言没有多言,一枚玉简穿过阵法射了出去:“拿去,这是其余部分,我还要闭关一段时间,估计还会有少许波动,你们无需担心。”

    结果玉简的齐云山立即施礼道:“我们就不打扰前辈修炼了,外面的事情自有我等处理,请前辈放心就是。”

    说完又施了一礼,催动法宝从地底返了回去,急急探查玉简中的后续功法不提。

    却说方言将玉简送出后,感应到白石宗二人离去,自己却看着手中的几枚灵石,连连苦笑。

    流光翼中的十几年,方言将修为提升到了金丹大圆满,让方言有些意想不到的是,对自己帮助极大的不是那神秘空间中的灵气,也不是自己体内的乾坤壶,而是自己不计成本喂养的两只石珦精,早些年它们便开始吞吐出石珦灵液,不过当时方言拥有海量的灵气,并没有太看重这两只石珦精。

    却没想到两只灵兽在自己的乾坤壶中一直成长,尤其跟着自己在流光翼中待了十几年,成长到一个方言预料之外的程度,吐出的灵液浓稠之极,就算对于方言这样的金丹后期修士,也有极大好处,若不是这两只石珦精,方言估计自己想要达到如今的金丹大圆满,至少还要七八年功夫。

    提升修为的同时,方言也将自己身上的几件法宝祭练成功,不仅仅是那无暇玉棋子,还有一整套的大戊剑阵。

    虽说一百零八柄惊雷剑组成的大戊剑阵仍旧是极其耗费法力,但是其杀伤力也是巨大,组成剑阵之后,全力一击可比中品灵器,就算是方言的桃瘴甲也难以抵挡,方言自然是喜不自胜,平素自然还是催动十八柄三十六柄,这全套大戊剑阵便是是自己的一道杀手锏。

    那无暇玉棋子也终于显现出了它的威能,两枚棋子催动后,变回出现一黑一白两道灵光,单独催动俱是威力无比,中品灵器之威名不虚传,更为强悍的是,二道灵气可以用聚合后可以形成一道棋阵,可攻可防,和方言的噬魂阵有些类似,不过却要高阶的多,这才是鲁南子嘴中的可比上品灵器的威能。

    噬魂阵中只是些低阶魂鬼,棋阵之中却是封印着百只烈煞魂,品阶还都不低,就算是元婴修士估计也敌不过这么多的烈煞魂连续冲杀,只是如方言所料,这件法宝自己还是只能催动数息,甚至无法完全展开,自己催动的旗阵还不到十分之一,不过十只烈煞魂。

    即使这样,也没有数息法力便会告罄,因此只能当做奇兵,想要像峦石阵盘一样日常催动,还需要提升修为,发方言估计自己结婴之后,就可以勉强催动了。

    这些都是可喜可贺的事情,让方言苦笑的自然不是这些,方言苦笑的是自己想要从下面灵脉之上挖取极品灵石的过程。

    早在刚刚进入这处洞府,方言便打上这些灵石的主意,只是当时修为不足,根本接近不了灵脉便被猛烈的威压挡住了,之后,随着修为不断提升,方言不止一次的遁入地底想要收取灵石,只是没有一次成功得手。

    随着修为一步步提高,光是神识探查到的就有不下数百块,只是这极品灵石极其牢固,想要隔空摄物却是想也不要想,或许如仓道与鲁南子那样的人物可以做到,但是他们早已不屑于去找极品灵石这种东西了,想当初,仓道与洞府中铺地用的都是极品灵石。

    直到方言修为到了金丹大圆满,方言又一次催动梵诀锻体术,数件防御法宝,以及土遁术,试着努力接近灵脉,掏取极品灵石,却没曾想到过,随着越来越接近灵脉,其上的威压越来越盛,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堂堂正正,没有一丝通融之意。

    好在灵脉威压并不是针对某个人,只是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只要及时退开便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其实最好的选择是等结婴之后,再去收取,到时候,这灵脉威压虽然仍旧巨大,但是以元婴修为足以抵御,实际上,修真界的极品灵石大多都是元婴修士这么得来的。

    只是即便到了金丹大圆满,距离结婴仿佛只有一线之隔,其实却是天堑一般,想要结婴还需要机缘,还需要沉淀,急不来的,就算花费几十年上百年也不稀奇,就算方言身上有寒山令沟通的那处神秘空间,体内还有一直神奇的乾坤壶,方言也不敢肯定自己能够结婴成功,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始结婴。

    不信邪的方言,连续失败了数次之后,终于催动了刚刚祭练成功的无暇玉棋子,用其中的防御阵法将自身护住,硬生生挤入灵脉威压之中,终于拿到了一块极品灵石,却也因为法力不足,法宝防御消散后被灵脉威压生生崩了出去,这便是第一次白石宗果翠岭分院众人觉察到的波动来。

    仅仅一块极品灵石,便让方言狼狈不堪,虽然没有受到重伤,但是一道冲击仍旧伤及内腑,足足花了数天时间才恢复过来,紧接着便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成功三次一共取到四块几瓶灵石,方言却是受了七次或轻或重的伤。

    这几块还都是在灵脉表面的,若是要将灵脉之中自己探查到的数百块极品灵石全部收取到手,那岂不是要受伤数百上千次?

    刚刚这次波动动静又比较大,这才将地面之上的白石宗两名金丹修士引了下来。

    这才是方言灰头土脸看着手中灵石苦笑的真正原因,多来几次,自己受伤不说,难免会引到旁人注意,要是白石宗的修士还好说,如果引起其他人注意,那可就有些麻烦了,想来那悬赏通缉令还有不少人惦记着,自己还要不要收取这些灵石呢?

    只是略略犹豫,方言便坚定了自己的决心,难道自己还被一条灵脉难住不成,自己的敌人可是比这条固定不动的灵脉难对付多了,自己正好用这条灵脉支脉来锤炼自己的意志,提升自己的法力运转,对于法宝的运用,虽然相对于猎杀魂兽效果要有所不如,但是堂堂正正的气势威压,好处也不会差多少,何况成功之后,还有极品灵石可拿,收入可是比猎杀魂兽要高多了。

    从这天开始,隔三差五,果翠岭分院中的修士便能感应到一股波动从地底传出,连续多次,任谁也不会再以为是幻觉,若不是长老早有交代,这些后辈弟子恐怕早已恐慌起来了,如今却是坚定的认为是一位本门前辈在地底深处修炼一门高阶功法,让一众后辈弟子向往不已。

    随着时间推移,地底的震动越来越少,直到半年之后,众多白石宗门人弟子便再也没有感应到来自地底的波动了,逐渐的也就忘了这件事情。

    地底的方言经过半年的不断尝试,一套无暇玉棋子仍旧只能催动十几息,却是比先前纯熟多了,虽然还是无法轻松遁入灵脉之上,收取灵石,但是方言可以护住自身,在法宝被击散之前返回安全地方,后来倒是极少受伤了。

    极品灵石也收取了有二十颗,数次遁入灵脉之上,方言感应到了灵脉深处更多的极品灵石,只是想要收取难度更大的多,方言甚至隐约觉察到了灵脉之心的存在,想要确认位置却是飘忽不定,如果能够收取到灵脉之心,那足以抵得上数千极品灵石不止,不过方言也只是想想,想当初郁洲岛上的元丰道人以元婴修为,尚且花了数百年才取得一道灵脉之心。

    这一日,方言刚刚恢复了法力,又准备催动法宝深入地底灵脉之上锤炼自身,顺便收取灵石的时候,突然觉察到洞府之外的阵法中又传来波动,方言神识探入阵中,便看到了一脸焦急的齐云山,莫非又有什么事情不成?

    “齐掌教?不知你来为何事,那部功法出了问题?”方言一道神识传去去。

    收到方言的神识传讯,齐云山连忙回道:“前辈,不是功法出了问题,晚辈另有事情相求。”

    “恩?”方言语气略有不喜,自己和白石宗不过是一道交易关系,说起来,白石宗还应该是占了很大的便宜,如今居然还要求到自己头上?

    齐云山看不到方言的犹豫,顿了一下又急急说道:“前辈,不是我要打扰您修炼,而是我们发现了一支四阶魂兽。”

    四阶魂兽?听到齐云山的话语,方言却是明白了对方的来意,原来是发现了对付不了的魂兽,又不想请万天宗修士出手,想要让自己出手猎杀四阶魂兽,论修为,四阶魂兽相当于元婴修为,比起白石宗的数位金丹修士,要高几筹,自然比方言也要高,只是白石宗众人一直将方言当做元婴前辈来看,并不知道方言是金丹修士。

    原本,像白石宗大机宗这种小宗门,发现了四阶以上的魂兽,自己对付不了,禀告万天宗是最佳选择,那样万天宗还会有一笔奖励,只是如果自己请到帮手灭杀的话,没有谁会主动禀报的,毕竟,那奖励比起魂兽本身来说,要少的多。

    白石宗众人显然也是打着这个主意,即便方言要分走大半,剩余的小半也要比万天宗的奖励多数倍,以前遇到这种情况,白石宗是没有元婴修士帮手,只能领取那奖励,如今却是有了方言。

    方言并不想答应这件事情,对于四阶魂兽,方言倒是不惧,凭着法宝,自己以往便斗过元婴级别的妖兽,如今修为更长,便是敌不过,逃离应该没有问题,方言是担心自己的行迹被万天宗或者那萧恨水夫妇发觉。

    不过齐云山的又一句话,便让方言犹豫了一下:“前辈,那魂兽守护着一株八叶子甘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