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340章 六味散
    第340章 六味散

    年轻人气势一变,不再猛烈进攻,而是捏出一个奇特的手诀,一道无形波动从他身上散出,如同平静湖面忽起的涟漪,向四周发散开来,竟是针对神魂的攻击,比方言的诛神刺可是高明了不少,没有那么大的杀伐之气,像春雨润物一般细无声息。

    仓道与见状,神色更欣喜一分,手中却是仍旧没有多大动作,只有他身旁的方言觉察到一股力量将自己包裹起来,知道是仓道与暗中护着自己。

    正在催动功法的年轻人突然发现自己的攻击对象如同游鱼入水一般,在自己的攻击波动之中游弋,眼睛之中能够看到二人就站在那里,但是神识之中却是感应到他们随波逐流般的飘逸,这种奇怪的事情只有面对自己的师父时候才遇到过,那是因为师父神魂远远强过自己,可以将她的神魂完全融入到这股波动之中。

    眼前这人不过元婴修为,怎么可能也做到这一点,大魂宗以神魂修炼最为强悍,便是整个星域之中,也只有寥寥几个宗门能够比得上大魂宗的神魂修炼功法,自己元婴中期修为论神魂比之其他宗门元婴后期也不差,眼前这人神魂怎么可能比自己还强。

    眼睛里看到仓道与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让年轻人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辱,他竟然在嘲笑自己?立即催动功法,大喝一声:“接我魂灭八方。”

    不再如先前一般春雨润物,一道强烈的波动,如同夏日惊雷般闪现,杀伐之意尽显,霹雳一道便朝仓道与袭来,如果被这样一道神魂攻击击中,神魂绝对会被震出重伤,便是有灵丹妙药也需要很久才能恢复,相比起来,方言的诛神刺更要逊色很多了。

    “小娃子,够狠辣,只是有些过了。”仓道与嘴中一边说着话,手中打出一道手诀,一道波动迎向年轻人的攻击,让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仓道与挥出的不过一条小泥鳅般的波动,愣是将那股巨蟒一般的波动消弭于无形。

    此招一出,年轻人却是不再攻击,睁大了眼睛看着仓道与:“这,这,这是大魂湮灭诀?你到底是谁?”

    “小娃子,实力不错,元婴中期便能催动大魂八式到第四式,你师父是彩魂吧,去叫她来见我就说道与师兄回来了。”仓道与夸了年轻人两句,只是以他现在流露出来的气势,说出这样长辈教训晚辈的话,让人觉得十分的滑稽。

    年轻人却是不敢有丝毫滑稽想法,他早已被仓道与表现出来的实力震惊了,只是两个照面便看出了自己的真实实力,能够认出大魂八式并不稀奇,但是只凭自己催动第二式魂灭八方便断定自己能够催动到四式,只有对大魂宗功法极其熟悉的人才能办到,要知道,自己能够催动第四式不过是半个月前的事情,除了师父之外还没有一个人知道。

    而仓道与嘴中轻飘飘的说出彩魂二字,如果在往常,他一定认为对方是在亵渎自己的师尊彩魂大尊,但是见识了仓道与的实力,他再也不认为对方是挑衅了,听语气似乎是师父的熟识,只是刚刚才斗法过,再没有勇气询问对方姓名,掏出传讯玉符便向自己师父传讯过去,眼睛却是惊疑的看着眼前的仓道与方言二人。

    年轻人的玉符传出不过数息,整座大魂楼中人都觉察到一股威压,瞬间之后又消失不见,仿佛只是一道错觉。

    站在大魂楼五楼入口处的方言却是眼睛一花,便看到了眼前出现了一名女子,身材略显丰腴,身披一袭紫衫。

    “师父。”刚刚与仓道与斗法的年轻人喊道:“这人?”

    没等说完,丰腴女子便朝他摆摆手制止了,眼睛却是盯着仓道与,探查几遍后一脸紧张激动:“道与师兄?真的是你?你真的回来了?”

    丰腴女子的出现,早已震惊了周围众人,这可是大魂宗大尊彩魂仙子,有许多人在大魂宗修炼了上千年也不见得能见大尊一面,如今却是近在眼前,但是这些人哪里见过圣人一般的大尊如此失态,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珠。

    仓道与咳了一声:“彩魂,难道还真有人冒充本门大尊不成?”说着一抖手,一道护罩将他和丰腴女子罩了起来,留下一众惊讶的大魂宗弟子。

    没有多时,护罩消散,露出了其中仓道与和丰腴女子。

    “你们都散了吧。”一道神识传入周围众多大魂宗门人弟子神识之中,彩魂仙子又对方才和仓道与斗法的年轻人说道“落珊,过来见过你道与师伯。”

    真是自己的师伯?师父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师兄,自己怎么从没有听说过,叫做落珊的年轻人仍旧一脸疑惑,但是对于师父的话,没有丝毫迟疑,立即走上前来:“落珊见过道与师伯。”

    “落珊是吧,师伯刚回来,这个就给你算个见面礼吧。”仓道与随手拿出一个乾坤袋递给名叫落珊的年轻人,接着又说道:“落珊,你带着这小子去买几瓶六味散,方言小子,跟着我这个小师侄去吧,完事之后可以出去转转,看看真正的修真集市,等我出来后我替你医治那两个小姑娘,对了,拿着这个,有什么危险便捏破它。”

    “落珊,带这位方小道友去吧,道与师兄,走我们回宗门,百魂师兄和愤天师兄已经知道师兄归来的讯息,马上就要出关了。”

    两道遁光闪过,方言觉察到仓道与的气息在楼上闪过,随即便消失不见。

    “你叫方言?跟我来吧,需要六味散?”自己的师父带着师伯离开了,听消息还是去见另外两位师伯,对于仓道与的身份,落珊已经没有丝毫怀疑,肯定是师伯无疑。

    本打算也跟着回去,却不料被师伯安排了这么一个任务,而且师父也同意了,心中纵有千般不愿,也得先做完再说,好在不过是去买灵药六味散,就在大魂楼四楼便有,也浪费不了多长时间。

    方言拱手道:“方言见过前辈。”随即跟在落珊身后朝四楼大厅中走去。

    整座大厅一眼望去只有几十丈,但是方言运转破幻目可以看到数百个空间阵法排列其中,不时有人进出空间之中,真正交易都是在空间之中进行。

    如此倒也正常,能来四楼的都是修为到达一定程度的修士,光是方言刚刚扫过,就看到两名元婴修士,其他金丹修士也都是金丹中后期以上,这些人买卖东西,自然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有这些密室自然是最好。

    “见过石执事。”

    “见过石执事。”

    方言很快便知道眼前这位元婴修士身份很不简单,一路遇到的大魂宗修士纷纷朝他行礼问好,就连一些明显是客人的修士见到他,也会打个招呼,先前听到他嘴里说过的大尊令,不知道仓道与这个大尊又是什么身份。

    “王师侄,过来招呼一下这位方道友,他要六味散。”走到一排柜台前,石落珊找来一名金丹初期修士吩咐道。

    正在此刻,远传急冲冲走来一人:“石师叔,那边有位元婴修士要见您,说是您的旧识,他手里有件宝物非要见到您才肯出让。”

    “哦,还有这事?方道友,我过去看一下,你先在这边看看,王师侄,好好招待啊。”说完,石落珊带着那人迈步朝另一侧走去。

    方言也不在意,有一个元婴修士在一侧自己还感觉有些不自在,走了更好些:“王道友,有劳了。”

    对于石落珊带来的客人,虽然没有仔细交代,这位王姓修士也不敢怠慢:“方道友,这边请。”

    挥手扔出一枚令牌,在柜台侧方出现了一道门户,王姓修士虚手一抬,邀请方言进内详谈。

    进入门户之中,方言发现身前张方桌之上,早已备好灵茶,香气四溢,略息一口,便觉得心神安定,光这一杯茶,算成灵石也不下数千,方言对这大魂楼,对大魂宗,对仓道与都有了更深的认识。

    “方道友,这是六味散,不知道道友需要几瓶。”王姓修士很快便拿出一只玉瓶来摆在桌上。

    方言伸手将玉瓶拿起,发现这封印也不简单,如果不是破幻目,自己还打不开这玉瓶封印,连出数道手诀,将玉瓶打开后,神识朝里探去。

    方言随手便打开玉瓶,却是将方桌对面的王姓修士惊住了,愣愣的看着方言打开玉瓶探查。

    其实方言也不认识六味散,只是从其气息上分辨,瓶中丹药很是高阶,比自己以往见识过的都要高阶,有仓道与话语在前,方言知道这就是六味散无疑。

    “王道友,不知这六味散价值多少啊?”方言将玉瓶盖上,放回桌面后开口问道。

    王姓修士比之前更为恭敬的说道:“方道友,六品六味散,一千二百灵石一瓶,道友是石师叔介绍过来的可以打九折。”

    王姓修士一句话,让方言摸不着头脑了,明明是八品的灵药,他说是六品,而价值竟然只要一千二百灵石,简直比三阶灵草大白菜还要便宜了。

    “王道友,你说是一千二百灵石?”

    “当然,道友也可以用元丹结算,元丹的话,十颗就够了。”

    元丹?这又是什么东西,方言更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