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181章 炼化金丹
    第181章 炼化金丹

    方言的计划不仅仅是法宝自爆,他知道,就算几件宝器自爆,也比不上一颗破灭丹的威力,所以在扔出容沧海肉身的时候,还留了一手。

    就在周玉祭出那件法宝将自己和丈夫肉身都护住,并没有在几件法宝自爆下受到多大伤害的同时,一缕红烟悄悄从容沧海身上冒出来。

    没错,这就是方言的后手,桃瘴毒,方言的计划就是利用容沧海接近对方,宝器自爆扰乱视听,最好能够将对方重伤,然后,桃瘴毒一击致命,可惜宝器自爆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自然这计划也就无法取得方言想要的结果了。

    原本打算控制桃瘴毒攻击周玉的方言,在这一刻改变了主意,桃瘴毒威力虽大,但是仅凭这一缕,绝难杀死对方,如果对方带伤离开,自己的速度也肯定追不上,无法痛打落水狗,今天想要永诀后患是不可能了。

    方言将攻击目标放到了那件法宝上,只要将这件法宝毁去,对方就算离开也绝难再追杀自己,方言已经做好一击之后立即血遁的准备。

    周玉并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样毫发无伤,两记功力反噬,几乎相当于自己攻击了两下自己,比这还要严重些,紧接着就是数件宝器自爆,虽然在那件法宝的防护下,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但是余波又将自己已经受伤的内腑重重震伤了,她知道自己必须找一处地方疗伤,至于方言,到了现在,周玉只是将他提升了一个台阶,还没有完全放到对手的位置上。

    除了法宝自爆外,方言并没有攻击到她一下,倒是方言的遁速让周玉高看一眼,也只是高看一眼,周玉不认为今天放过对方,下次遇到的时候,对方就能逃脱,只要那件法宝还在他身上,就一定逃不脱自己的追杀,竟敢在自己眼前盗取丈夫的金丹,周玉对于方言的仇恨已经不再灭杀丈夫凶手之下了。

    不过很快,周玉就觉察到了事情远没有结束,不知何物,竟然瞬间侵入自己的身体之中,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腐蚀到自己的神魂,虽然只有小小的一丝,但周玉一点不敢大意。立即发动功法,朝远方遁去:“小贼,下次见面就是你的死期。”

    遁出数千里的周玉突然惊觉到,自己的法宝竟然没有跟随自己一块离开,连忙催动神识联系法宝,一查之下,大惊失色,自己和法宝之间的联系竟然在降低,就像有人在抹杀自己的祭练印记一般,难道对方真的还有帮手?

    周玉有心返回去,取回自己的法宝,但是神魂之内的那股力量已经到了不处理不行的地步了,周玉对于自己的法宝还是很有信心,其中的印记根本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抹杀掉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法宝中的器灵竟然没有听从自己的指挥,追随自己回来,她不知道的是,那件法宝中羸弱的器灵早已死在了方言的桃瘴毒之下,自然无法听从她的指挥了。

    方言只是姑且一试,想不到取得的效果竟是如此惊人,对方竟然将这件法宝留了下来,哪里还会客气,立即伸手一招,将这件法宝收入囊中,发现了其中的祭练印记,只要将这祭练印记抹杀掉,对方就再没有希望凭借这两只翅膀来确定自己的位置了。

    发现自己的那股桃瘴毒还在不停的侵蚀这道印记,方言一喜,立即催动桃瘴甲中的桃瘴毒,数十道红色烟线瞬间没入这只翅膀之中,以前方言都是用自己的法力抹杀别人的祭练印记,以后倒是多了一个方法,还很方便,在抹去对方印记之前,方言还不安全,只有不停朝远方遁去,当然血遁术这种自残法术,方言没有使用了,而是风遁术搭配飞云法兜,速度比原先快了很多。

    一天后,那件法宝中的神识印记终于被侵蚀干净了,方言这才稍稍放心,以后对方再也无法凭借法宝找到自己的位置,倒是留在对方身上的半缕桃瘴毒,以后说不定能凭借这半缕桃瘴毒击杀此人,桃瘴毒中的印记可不是这么容易除掉的。

    就在祭练印记消失的一霎那间,数万里之外的周玉终于忍不住了,喉咙一阵汹涌,一口鲜血涌出,自己祭练多年才祭练成功的法宝,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就被对方抹去了印记,还没有恢复的伤势,在这次神魂损伤下,又加重了几分,那缕被她稍加控制的桃瘴毒又开始蠢蠢欲动,周玉大惊之下,连忙紧守心神,重新运转功法,对付这缕桃瘴毒,但是周玉想尽办法,不要说炼化了,就连逼出体外都无法办到。

    周玉还从未见过如此霸道的剧毒,现在她的实力大损,受伤损失法宝不说,本身实力倒要一半以上时时注意这小小的一缕桃瘴毒,可以发挥的实力,不超过原先的三成,可惜方言不知道这个情况,要不然,肯定会直接杀来,永绝后患,不过金丹大修士哪个都有些保命手段,方言来了倒也不一定肯定占到便宜。

    此刻的方言距离当日和周玉斗法的地方已经十几万里了,正在一处小岛上仔细探查手上的两件飞鸟翅膀状的法宝,这处小岛,方言可是仔细探查清楚了,方言朝地下钻入数十丈后确认肯定不会是一头高阶妖兽伪装出来的,这才开辟出一个洞穴容身,然后便开始研究手上这两件相似的法宝。

    其中一件自己已经琢磨过很久了,方言将神识探入刚刚得来的这一件中,和另一件没有什么区别,方言来回扫视了数道后,终于发现了些许不同,在这件法宝的最深处,有一个地方自己的神识探查不进去,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但是却没有一点动静,方言试探了几次都没有成功,随即就放弃了探查,想要探查清楚究竟,需要自己将它祭练了才行。

    探查完后,方言将两件法宝放到一起,并排在一起的两只翅膀,契合处天衣无缝,这根本就应该是一件法宝才对,只是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它们合二为一,估计也需要祭练才行,偏偏祭练是方言现在做不到的事情。

    收起这两只翅膀后,方言一抖手,将五爪章鱼的尸身取了出来,从上面取下几块血肉留做蜂王兽的血食后,方言仅仅盯着这只妖兽,仔细思考着什么。

    过了好久,方言还是没有动作,重新将这只妖兽收入乾坤壶中,然后手一翻,一枚金光灿灿的圆球出现在了方言手上,正是从容沧海身体内盗取的金丹,方言有过数枚破灭丹,也拥有过虚丹,但是正儿八经的金丹,这还是第一次,和自己在筑基四层的时候想法不同,现在方言接受了老头的建议,金丹还是自己炼化,提升了实力比较实用,就算炼制成破灭丹,也只是一次的消耗品,无法应付将来的种种危险。

    取出金丹后,方言嘴一张,这枚金光灿灿的金丹便入了方言的腹中。

    周玉的到来,让方言觉察到了危机,虽然周玉的威胁解除了,但是前路漫漫,此去郁洲岛,不定有多少危险,就算在这东海中,方言也见识了许多五阶海妖兽,要不是当时自己身后有无数的四阶妖兽追杀,也难以躲开这些五阶海妖兽的猎杀,随着自己不断深入东海深处,遇到的妖兽只有越来越高阶,以自己现在的修为绝难一路顺利。

    依靠一味修炼,自己到筑基大圆满还不知道要多久,但是如果炼化了这枚金丹,自己即使到不了筑基大圆满,修为也可以提升一大截,如果自己能在短期内结丹,那才是最大的依仗。

    方言就在这荒僻小岛上又待了下来,以防万一,不仅设置了示警阵法,防护阵法,方言还将数十只信虫放到了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