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当铺小二要成仙 > 第89章 激烈斗法
    第89章 激烈斗法

    方言立即确认对方手上的攻击法宝至少是中品宝器,甚至更高,方言自己用依云剑试过噬魂阵,远没有对方这么轻松破开。

    思索至此,方言立即放弃噬魂阵,将千灵网祭起,无论何时,方言都以防守为上,在没有摸清对方情况下,从不贸然出击。

    “小子,一件破烂灵甲就想挡住我的太阿剑吗。”

    方言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刚刚将千灵网祭起,对面嗖的一声,一道比刚才亮许多的光芒闪起,朝着方言射来。

    方言将千灵网催动到最大威力,同时将离火布在胸前,将要害部位护住,接连甩出数张灵符,一层层的护甲凭空而成。

    “再多乌龟壳也没有用,老子这是上品宝器太阿剑,给我破破破。”

    上品宝器?方言闻言一惊,来不及后悔没有提前将灵宠放出去,此刻想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只有撑过这次攻击,才能再做打算。

    上品宝器的威力,远不是中品下品宝器可比,方言一向引以为傲的防护灵甲,一层层的被破开,就连千灵网也不过阻挡了一丝,将将缓了一下,方言只来得及稍稍侧身,那道剑光已经穿胸而过,方言感觉到这道剑光顺着自己心脏一侧穿过,幸好有千灵网阻了一下,如若不然,此刻的方言已经被洞穿了心脏。

    “小子,身上竟然有宝器级别的灵甲?比我都富裕,不过那也是徒劳,再给我破。”

    方言刹那间将自己的伤口封住,收起千灵网,运起了风遁术,对方法宝如此犀利,只有暂避锋芒。

    还是修为不够,方言现在只能催动一件宝器,如果祭起千灵网,就无法祭起攻击法宝,而且想要使用其他耗费法力的法术也必须将宝器收起,不得已的事情。

    “想逃,哪那么容易,万剑术。”

    方言还风遁术还没有使出,便看到四面八方密密麻麻都是剑光,虽说威势比不上刚才那道,但是想要安全逃出却是万万不能,这是剑诀?

    方言发现这种情况,却是一喜,刚才那道剑光太过强大,方言不得已才打算避开,现在对方却用了一招剑诀,虽然看起来威力更大,笼罩范围更广,但是方言可以明显感觉到每道剑光的威力其实小了很多。

    方言立即停下还没有发动的风遁术,再度祭起千灵网,同时大喊一声:“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一招。”

    方言手中红光一闪,一声嘹亮的鸣叫声忽然响起,方言将赤蝉甩了出去,此刻再有留手那方言就是二百五了,要不是正被对方剑诀攻击,方言都想将傀儡人放出去一击致命。

    容浩没料到方言防守之中还能抽出功夫来攻击自己,只看到一道火红朝自己飞来,以为是幻化出的火系法术,没怎么在意,手中控制着万剑术朝方言聚拢,同时甩出一片纸张模样的东西,迎向飞来的赤蝉。

    容浩也看出方言身上法宝的不凡,知道想要一下将方言击杀有些不现实,要是被对方逃脱,想要再追上也十分困难,因此他的打算是将方言困在万剑之中,生生用万道剑光斩杀,依靠的就是手上的太阿剑。

    说起来很久,其实只是在片刻间,方言刚刚祭起千灵网,周围的剑光便聚拢了。

    顿时,方言感觉到自己身体像筛子一样,处处冒血,千灵网还是没有完全挡下这些剑光,足有数百道击中了方言的身体,不过有了千灵网的阻挡,剑光被磨淡了许多,才没有将方言入上次般击穿,只是深深扎入血肉中,也幸亏了方言的身体用太息土改造过。

    方言这边不好受,那边的容浩也发现了不对劲,自己心血相连的下品宝器玉溪页竟然没有挡住对方的法术攻击,几乎被击穿了,连带着神识也受到了伤害:“这不是法术?灵宠?四阶赤蝉?”很快容浩便反应过来。

    容浩比方言修为高些不假,但是想要同时催动两件宝器,其中一件还是上品宝器,也不是那么的容易,其实这件太阿剑并不是他自己的法宝,而是他爹临时交给他,以防不测的,容浩为了摆场面这才强力祭出,却没想到连续两招都没有将方言杀死。

    更令容浩没想到的是,对方不仅法宝不低于自己多少,还有一只四阶灵宠,如此一来,局面变成了缠斗局面,想要尽快斩杀对方变的很难,容浩还没有觉得自己会失败,上品宝器的威力还远没有发挥出来。

    方言此刻就是一个血人,从远处看浑身冒着血剑,也顾不得将伤口封住,只将几处要害护住不再出血,方言一个纵跳,到了容浩近身处,相比斗法,方言还是喜欢近战,对方手上拥有上品宝器,再让他来两次剑诀,自己可就真成了血葫芦了。

    容浩见到方言突然近身却是吃了一惊,没有几个修士斗法会采用近身攻击,无论是法宝还是法术都是远攻为主,只有极少数体修士才喜欢近身攻击,但眼前的方言明显不是体修士,却为何会选择近身攻击,难道他身上有近距离攻击法宝?

    电光火石间,容浩闪过了许多念头,此刻却容不得他多想,方言手一伸,一道火炎诀冒出,夹杂着离火在其中,威势不比万剑术剑光小多少。

    “这是什么法术?”

    很快容浩就觉察到这道火焰的不凡,比赤蝉也不差多少,再顾不得催动太阿剑了,连忙收起,全力催动玉溪页。

    方言看到容浩身前的书页光芒大盛,一篇文字闪烁,将容浩团团围住,自己的火炎诀竟被吸了进去,没有一丝波澜。除了王陵那件五彩盾外,这是第二件挡下自己离火攻击的法宝了,不过五彩盾是生生挡下,而眼前这件法宝却是将自己的攻击吸入,然后传导到身后去了,方言已经看到自己的火炎诀在容浩的身后不远处爆开了。

    方言哪敢怠慢,要是被对方缓过劲来,就是自己遭殃了,何况此时方言已经有些神情恍惚,方言知道自己失血过多了,必须速战速决,然后找地方恢复,要是再拖下去,就算赢了也难逃毙命的厄运,这里可不是什么安全地方。

    双手连连排出火炎诀,道道离火夹杂在其中。

    “我就不信,你这件法宝没有限制,能够将所有攻击都引导到身后。”

    方言猜的没错,容浩手中这件法宝并不能将所有的法术攻击都引导走,还是有三分之一的攻击在他身前爆开。

    受到攻击的容浩顿时发现了令他骇然的情景,自己的护身灵甲眨眼就被烧毁了,眼看就要烧到身体了,容浩明白自己的身体可比不得灵甲,连灵甲都支撑不了片刻,难道自己要陨落于此。

    方言也觉得应该到此为止了,突然容浩身上冒出一道碧绿光芒,将所有攻击挡下,同时传来一阵威压,似乎有一个人在说话。

    “胆量不小,竟敢伤我儿。”

    “父亲。”

    方言一惊,难道容沧海一直在附近?自己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随即感觉到一道威压朝自己的身体重重压下,刚刚止血的伤口崩崩崩又裂开了,比之前还要猛烈的血剑飞射而出,方言只有死死顶住这股压力,想要退也无法动弹。

    随即又听到了一声:“浩儿,速回宗门。”

    方言顿时感觉到那股威压消失了,一道绿光同时闪回容浩腰间,方言清晰的看到了那是一块玉佩。

    容浩也明白了就算有上品宝器,自己似乎也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虽然心中大恨,但是不得不接受父亲的建议,嘴里喊了一句:“小子,今天饶过你,不过你身上有我父亲的追魂符,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难逃一死。”

    随即脚下太阿剑闪起,想要升空。

    “追魂符?容浩,这么就想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给我爆。”方言哪里容得对方将自己击成重伤,然后从容离开。

    运转全身法力,一下扔出两件下品宝器,要不是中品宝器都被姬瑶光月玲珑挑走,此刻方言肯定扔出去的是中品宝器。

    “啊,你竟然。”话还没说完,两件下品宝器就在容浩身边爆开了,这颗不是方言的火炎诀,容浩身上拿到绿光又闪起,还是没有挡下两件宝器的自爆。

    “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方言听到耳边传来容浩那凄厉的声音,同时看到一道绿光包裹着太阿剑破空而去。